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这个“都市寻虫”四人组,想要在大城市找小虫子
钱成熙
2020-06-01 22:44  来源:澎湃新闻
四个有着专业背景、热爱自然的年轻人于2020年初在上海成立了“大城小虫”工作室。
这是个有着丰富野调经验的四人组:宋晓彬是上海师范大学动物学专业硕士,业余时间坚持进行中国前角隐翅虫及棒角甲亚科昆虫分类研究;余之舟有丰富的采集、记录和标本制作的经验,参加过不少科普项目;汤亮是上海昆虫学会理事,也是自然发烧友,研究方向为昆虫分类学,主要研究鞘翅目隐翅甲科和觅葬甲科昆虫。另一位科学顾问周德尧从事蔬菜植保相关工作,业余仍忙于昆虫分类及自然科普相关工作。
他们结识于数年前的网络论坛,都喜爱观察自然,致力于以多元化的方式记录中国野生动植物。美丽灵巧的叶足扇蟌

美丽灵巧的叶足扇蟌

工作室的成立,是他们把目光重新投向大都市的一步。他们想要用寻觅、观察、记录、科普的方式,守护好上海这座大城市中的一方小天地,同时告诉人们,人类不是城市中唯一的住客,还有许多小生灵和我们共享同一片天地。
澎湃新闻-私家地理栏目对话“大城小虫”工作室,一起了解这个都市“玩虫小组”如何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观察生物多样性,以及怎样在我们身边进行着童心十足并具有公民意识的科普行动。
私家地理:在你们工作室自我介绍中,写到你们四个人“一直坚持着相同的理想”,可以说说看你们共同的理想是什么吗?
大城小虫:我们希望能够将我们在采集、观察和研究过程中所积累的成果分阶段的进行总结,陆续以各种不同的形式转化成针对公众的科普知识内容。用尽量多元的形式转化为可以让公众了解的科普信息,使他们感兴趣、也乐于参与。同时,我们也期待能吸引更多的人去关注自然,尤其是青少年们,让他们得到专业的指引,他们是未来,会把这个观念传播下去。成员宋晓彬正在使用筛子寻找躲藏在落叶层里的小虫子

成员宋晓彬正在使用筛子寻找躲藏在落叶层里的小虫子

私家地理:虫对你们有着怎样的吸引力?
余之舟:我自己有很多爱好,大量占据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对我来说如果分配是个问题。但如果逼迫我做个选择,只能选择一个陪伴终生那就是玩点虫子。我自己有一枚闲章,图案是一种昆虫,文字是“玩玩虫子”。
周德尧: 虫首先吸引我的是它们多样的外观,这些无脊椎动物拥有动物界最高的多样性,它们的长相五花八门,可以说,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们长不出来。它们几乎适应了地球上所有的环境,哪里都能找到它们。其次,这样一类成功的动物,其中每一个物种背后都有着纷繁复杂的演化故事,蕴含着地球千百万年来沧海桑田的伟大历史,这是驱动我一直深入研究这个类群的核心动力。
汤亮: 是从小的兴趣爱好。它们无论是外形、行为、生活环境等,都美丽而神奇。所以我把研究和科普推广昆虫当成是毕生的任务。
宋晓彬: 从小时候我和朋友在公园到处寻找它们,大学期间以研究它们作为课题,再到现在以向公众科普虫子作为工作,虫子算得上是从小陪伴着我长大的玩伴。我相信它们会继续吸引着我继续探索,伴随我的一生。汤亮和女儿正在荒地翻找躲藏在石块下越冬的虫子

汤亮和女儿正在荒地翻找躲藏在石块下越冬的虫子

私家地理:你们四个⼈各自在团队中担任怎样的⻆色?怎样分工和合作?
大城小虫:我们四个人很多工作内容都是重叠的,这是因为四个人一起做都远远做不完。这其中包括采集素材:大量拍照、整理照片、饲养活体和制作标本素材,文献检索、物种鉴定及解答爱好者的问题等。干这些活的时候我们希望自己有三头六臂。
当然,我们根据各自的性格、能力特点以及每个人时间精力的不同,在一些工作上是有些许分工的。余之舟学的是工业设计,也跟大家同时期一起玩虫到现在,工作室产品的设计和内容展示中的创意部分,基本由他负责。周德尧性格严谨,做事一丝不苟,平时专注于文献查阅、鉴定以及拍摄,是团队中的技术核心。汤亮是我们四人中学历最高,从事专业研究时间最久的一员,团队中所有的科学把关都由他负责。宋晓彬有多年自然教育经验,在协助团队完成基本工作的同时,也承担着工作室对外合作接洽的任务。
私家地理:你们都有着非常丰富的野调经验,是什么让你们把眼光放在大都市之中呢?
大城小虫:世界太大了,我们几个人几辈子也调查不完。而城市是人口最密集的地方,虽然不如大森林里的物种多样性高,但是只要有些许小小的生存空间,比如一棵树,一从草,很多小型动物也能找到自己的家。
而且,不要说森林里的物种,即使是城市和周边地区的动物种类,也远没有调查清楚。从家门口入手,是最方便也是最优化的选择。更重要的是,目前没有人或者机构完成这件事。偌大的上海,除了脊椎动物外的其他动物多样性调查的数据,还是非常薄弱的。
我们作为这个城市的一份子,在达成自己的一笔笔物种记录时,也想为这里的生物多样性尽一份力。同时,城市里像昆虫这样的小动物,是人们最容易接触到并产生兴趣和提出问题的,所以先调查清楚城市里的昆虫,对于促进大众尤其是青少年对自然的兴趣大有益处。褐三刺角蝉

褐三刺角蝉

私家地理:虫类在城市中的生活状况如何?
大城小虫: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有些虫生活得还不错,例如蚊子、蟑螂、蚂蚁、幽灵蛛、灰巴蜗牛、嗜黏液蛞蝓等这些与人类密切相关的虫。它们得益于城市的发展,甚至需要我们使用药剂进行控制。但也有非常多种类的虫子,因为各种原因正逐渐在减少,甚至在这个城市里濒临灭绝。这是生态环境变糟的征兆,是值得所有人警惕的。
私家地理:在普通⼈的认知里,虫类是比较讨厌的存在,在城市生活中尤其如此,你们想怎样扭转这样的观念呢?
大城小虫:人、其他动物包括昆虫、植物,所有的生命都是自然界生态系统的一环。对虫的讨厌和恐惧,其实是因为人在幼年时期对于自然接触的匮乏以及人在成长过程中对虫的无知导致的。
人天性对万物好奇,更不排斥色彩斑斓、形式多样、会动的昆虫,所以我们往往能看到很多孩子开心地玩虫,家长们却不敢触碰。相较于我们小时候,现在青年及青少年对于自然的认知要好得多,这可能得益于国家对于公民科学素养的重视以及网络的普及。现在很多年轻父母不会看到孩子接触昆虫就制止,父母也接受过较全面的教育,知道大部分昆虫无害,是孩子们接触自然的良好媒介。等这些孩子再为人父母,情况就会更好。科普工作效果,就是通过一代代改善累积,最终通过多代的努力,才可能实现扭转。
私家地理:我们如何从⽣活的都市环境中发现不常⻅的虫类踪迹?
大城小虫:多出去走,多出去看是最重要的。多去还没去过的地方,多在不常去的时间去,多尝试不同的采集方法。说白了就是要不怕麻烦多尝试。
在生活中,要始终保持好奇心并培养自己的观察力。很多时候,有趣的虫子不一定要在深山老林里才能找到,它们可能就在我们身边。此外,不断积累自身对这些小生命的知识也是很重要的。我们工作室未来工作的重心之一,就是希望能够打造多套能够帮助公众自主认识自然探索自然的系列手册。在居民的院落外拍摄虫子

在居民的院落外拍摄虫子

私家地理:你们⽬前的活动范围主要在上海吗?上海的虫类资源怎么样?有什么⽐较好的观察虫子的地方吗?
大城小虫:因为我们自身兴趣和科研需要,我们每年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国内的各个省份中到处采集。现阶段,我们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上海,立足上海,面向全国。
上海的虫类资源相较于全国其他省份肯定是较少的,但即使这样,本土物种资源的调查工作也可能是我们团队花上一辈子时间都没办法完全调查清楚的。
上海的生境类型相对单一,主要就是城市社区、绿地、有一定历史的公园、郊野公园、湿地以及低矮丘陵。
像上海植物园、动物园、世纪公园、共青森林公园、佘山、崇明东滩等地,都是非常适合寻虫的好地方。但即使是在植被多样性较差的市中心,例如某栋楼常年阴暗的角落里,有时也会有令我们惊讶的发现。所以,保持好的观察习惯和好奇心才是最重要的。
私家地理:在⼤都市观察⾍类,需要什么和野外不同的技巧和经验吗?可以分享⼀些故事吗?
大城小虫:在上海这样的城市,野外的危险因素较少:致命毒蛇,大型野兽,捕兽夹,自然灾害。上海陆地严格意义上的毒蛇只有一种,比较少见,野外考察总体很安全。上海交通方便,开车随停随找,比起在原始保护区考察,简直像是在后花园闲庭信步,就差带一台咖啡机在车上,泡泡咖啡拍拍照了。
结合上海自身的环境特点,我们自己总结发现,在白色或者黄色的墙面上,经常会有昆虫停留,夜晚的路灯也能吸引到不少的夜行性虫子。此外,公园里的围栏以及荒地的石块以及朽木下都是寻找虫子的好地方。如果大家不介意偶遇的人兽粪便和腐烂物,翻翻下面也有腐食性昆虫。
记得我们有一次在野外开会(因为散会后可以方便考察),重要的内容大家讨论到一半,宋晓彬突然说:“不好意思,打断一下。”大家看着他都以为有什么重要指示。“容我几秒钟去抓个疑步甲。”然后他就几步走到路边,捡起那只刚准备过路的疑步甲。一个采考察举动就在紧张的会议讨论中行云流水地完成了。
私家地理:观测昆⾍有什么必要的流程、仪器和工具吗?
大城小虫:观测虫子其实没有大家想象的这么复杂和困难,拥有一双发现有趣事物的眼睛最重要。当然,如果你想要寻找一些特定种类的虫子就需要准备一些工具了。
比如,你想要去观察记录蜻蜓、蝴蝶这些比较善于飞行的虫子,那么捕虫网、长焦镜头或望远镜是会很有帮助的。
许多虫子具有假死的习性,可以带上一把浅色的雨伞,将它撑开倒置在树下,然后用力敲打树丛,那么树上的小虫子便会装死掉落在里面了。这是一种效率很高的寻找小虫子的方法,一般人我们是不会告诉他的。
如果想寻找水里的虫子,那么就需要提前准备好下水裤和水网,如果去到河道的话最好也准备好救生衣。
当然,观察虫子的方法还有很多很多,比如灯光诱集、埋罐陷阱、筛落叶法等。雨伞找虫法

雨伞找虫法


私家地理:有没有什么你们偏爱的,想要在城市中发现的虫⼦呢?
大城小虫:我们正在尝试寻找那些生活在城市中但还未曾被记载过的小虫子,尤其是新物种。
别小看上海,单在过去的5年时间里,就有至少4种新的小虫子被发现。注意哦,这是全世界都未知的新种,而不只是上海新记录到的物种。
此外,我们也同时在加紧寻找那些曾经记录在上海生活过,但是多年来却未曾再在此处报道过的动物,我们想要知道,它们是否还生活在这里,现状如何,我们是否还有机会为它们做些什么。简而言之,只要是还未曾记录过的,和我们以为在上海不会有的虫子,都是我们想要找的。
私家地理:你们的观察、研究、记录,对未来的生态保护,有怎样的意义?
大城小虫:2020年有望成为全球生物多样性治理、环境决策及最终地球上所有生命的“超级年”,是唤起公众环境保护意识的一个最佳契机。我们相信只有先做好生物多样性本地的调查和研究,才能更好地保护这些生物及其栖息的环境。我们希望通过团队十多年来坚持不懈地对上海本土物种的观察、记录以及研究,完成对上海本土虫类的基础摸底调查,为后续如何保护好上海的生态环境和物种多样性提供数据支持。
此外,我们也希望能够通过打造精品科普内容以及让公众参与调查的形式,让更多致力于保护身边环境的个人、家庭及社会机构能够共同加入到保护地球家园的行列中来。

责任编辑:徐颖

校对:丁晓

132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