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中国政库

武汉十二时辰·午时|等候多时的一碗热干面

澎湃新闻记者 高宇婷

2020-04-08 07:06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
4月8日,武汉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从1月23日“封城”76天至今日“解封,在武汉的人们在十二时辰的不同生存状态,构成了这段抗疫史的历史切片。
午时,即11时至13时,是十二时辰中的第七个时辰,又称日中或正午,形容万物壮盛。
4月7日午时,吕艳菊在店里为顾客打包热干面。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武汉的四月,天气渐暖,疫情防控态势稳定,吕艳菊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吕艳菊是武汉热干面老字号连锁店蔡林记的一家分店店长。前不久的3月25日,吃过午饭后的她到离家不远的店里,和4名武汉本地员工一道把店里收拾干净并彻底消毒,为第二天恢复营业做准备。
往年过年,店里休假到大年初三便开门营业。新年后初次见面,同事间会相互问候“新年好”。如今,农历新年过去两个月了,3月25日下午,许久未见的同事们第一句问候依旧是“新年好”。提起这件事,吕艳菊笑了起来,“经过疫情不一样了,人与人之间特别亲切。”
热干面开卖,对武汉人来说是一件不小的事情。在美食点评网站,不少武汉市民近日的留言里除去表达买到热干面的激动,还会加上一两句“武汉加油”“武汉人的快乐回来了”……热干面是武汉人太熟悉的一部分,也是武汉人对日常生活的一份执念。
“封城”之后到出门上班,整整61日
虽然两个多月前的事情,“封城”那天却恍如隔日。
1月22日夜里,吕艳菊还为店里配了货,准备过年营业的原材料。没过几个小时,“封城”的消息就到了。好在公司反应快,第一时间通知所有武汉以外的员工尽快回家,武汉本地员工则负责打扫卫生,做好闭店工作。
吕艳菊既是店长又是武汉本地人,要负责五家店面的闭店工作。1月23日早晨6点,她乘地铁出发,并在地铁10点停运前赶到第五家店面,依次检查水、电、天然气,门窗等是否关好。收拾停当后,想起来还没过早(吃早饭),索性早饭、午饭合为一碗热干面。
回想起那天早晨,地铁里的人实在不少,都是大包小包赶着回家的。因为心里惦记着闭店的事情,吕艳菊没想太多,等到回家时,发现街道上已看不见公交车,又得知有的员工想方设法才包车赶着出了城,才意识到武汉疫情已经十分严重,这时她才有些后怕。
这天之后至3月25日首次出门上班,足不出户的61天里,吕艳菊的心情也会随着新冠肺炎确诊人数的变化而起伏,看到数字升高,会感到焦虑,数字下降,整个人也轻松许多。
她曾在朋友圈里写道:每一次的过年加班,总想着休息;每一次的春节联欢晚会,总想着从头看到尾,今年全部实现了,但是心情很沉重,祝愿武汉早日解除疫情,祝愿伙伴们早日走上工作岗位,武汉加油!
疫情期间,吕艳菊在家里做的玫瑰花样的面点。
上班的时候吕艳菊在家里几乎没有时间做饭,主要是让店里的顾客吃好。疫情期间,她才真正有时间认认真真在家里准备每一顿午饭。她会在朋友圈“晒”出自己做的玫瑰花样的面点、包子、饺子等,也会在家里做热干面,用挂面当主要原料,家里有芝麻酱,放点香油、榨菜、小葱、辣椒油。“那个味道也是非常好吃的。”吕艳菊说。
到了2月,面对武汉很多市民“要吃热干面”的诉求,吕艳菊所在的公司组织起热干面团购活动。这时她开始在线上班,每天联系各小区团购负责人,尽可能整理出公司库存,让更多武汉居民吃上热干面。
不过在家呆久了,吕艳菊还是想着去店里上班。她喜欢餐饮这个行业,终于,在疫情防控态势逐渐向好的时候,接到了复工通知。
在店里一天走1.5万步,小腿疼了两天
蔡林记是武汉市最早恢复经营的老字号之一。第一家店面于3月23日恢复除堂食外的线上外卖和门店自提服务,热干面外卖上线的消息也第一时间便登上了本地媒体。
那时武汉尚未解封,店面恢复营业不取决于地段,而是多少员工能正常到岗。吕艳菊管理的店在武汉市烽胜路,加上她,共有5名员工在武汉居住、身体健康,可正常复工。
从3月20日起陆续办理各种复工手续,所有手续办好后,吕艳菊和同事相约3月25日下午去店里打扫卫生。
没想到,同事见面后的第一句问候是“新年好!”每年都是大年初三开业,见面同事间互相拜年,这一次虽然过了两个月,但还是新年后第一次见面,也还是要拜年。“店员还跟我开玩笑,说店长换发型了。我已经留了十年短发,现在长到几乎可以扎起来了。”她感觉,经过疫情不一样了,人与人之间特别亲切。
3月26日,吕艳菊所在的店面正式恢复营业。据她介绍,疫情前,店里每天6点开门,营业到晚9点,两班倒。如今就一个班,早6点半开门,下午5点关门。
虽然满心期待复工,但复工后仅做外卖和自提服务的工作量也比以前翻了几倍。原本店里有14名员工各司其职,现在一共只有5人。这5名员工要所有活都做,相比疫情前还增加了每日3次的店内彻底消毒工作。从恢复营业起,他们已经连续两周没有休息。
“上班前三天很累很累。特别是第一天班,腿都不是自己的,每天要走一万五六千步,第二天小腿开始痛,第三天更痛。现在上班已经十几天了,适应过来了从来没有哪个员工说累。同事们一起上班,都互相关心,没有哪个时候比现在更团结一心。像打仗一样,配合非常默契。”吕艳菊说。
不时地,吕艳菊还会把店门口处发餐的那名员工穿着防护服、全副武装的样子拍照发在微信群里。外地的员工看到很羡慕,他们都想尽快回到武汉上班。
4月7日午时,店外保持距离排队买面的顾客。
武汉人的热干面执念
有的武汉居民是刷外卖平台看到了热干面可以点单了,还有居民是看新闻知道老字号热干面恢复营业了,更有一些居民,是终于可以走出小区,散步时发现可以微信点单或到店自提热干面了。
热干面在武汉人心中有不可替代的地位。有网友在吃到热干面后留言“武汉人的快乐又回来了”,微博上甚至形成了阅读量7.2亿的热点话题#热干面醒了#。
因顾虑疫情影响,吕艳菊起初比较谨慎,3月26日第一天营业时只进了200斤面 。原本没抱什么希望,没想到早晨九、十点才开线上外卖,到下午就全部卖光。
恢复营业第二天吕艳菊多做了计划,依旧是很快卖光。慢慢地,店里的订单量从每日100单增加到400单,销量也从200斤面增加到最高1000斤面。在没有堂食的情况下,热干面生意已非常接近疫情前的销量。
过早热干面、午饭热干面、晚饭热干面……在武汉,一日三餐都可以吃热干面。每天卖热干面,也能看到很多感动的事情。
有的居民告诉吕艳菊:终于盼到你们开门了,终于可以吃热干面了。还有一位志愿者说:每天从你们门口过,想吃热干面就看看你们的招牌。“说的好可怜,我们第一天开店,他就马上买一碗热干面,在店门口吃完,又带两份走,给家里人打包。”吕艳菊回忆。
吕艳菊原本以为外卖会更多,没想到,一大半的人都是走着走着看到店开了,当即买一碗,站在门口就吃光,吃完了再打电话问家里人,要不要带几碗回去。电话那一边,基本都不会拒绝。
还有很多老年人不会用手机点单,旁边有素不相识的年轻人帮他们下单买好。
吕艳菊说,1月份“封城”之前,很多顾客来店里会说,不要葱、不要萝卜……提很多要求。现在每天卖400单,没有顾客提出不要这个、不要那个的要求,大家都是高兴的、激动的,当然也有人生怕自己买不到去插队。
“看到这些顾客,很有成就感的,感觉武汉变得越来越好了,人人都能吃到热干面。”吕艳菊说,4月8日武汉“解封”,预计销量还会有小增长,准备调货量继续增加,员工们也会陆续回来。到时候店里的小吃品种也增加一些,开店时间看能不能延长,尽量满足更多顾客的需求。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蒋子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