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中国政库

武汉解封|治愈者:出院后一度复阳,计划复工又担心遇歧视

澎湃新闻记者 吴怡 实习生 岑慧敏

2020-04-07 19:17  来源:澎湃新闻

“武汉解封后,希望可以尽快让生活走上正轨,也希望能在春天的尾巴去看看花。”4月6日,郑晓恬(化名)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说道。从疑似感染新冠肺炎到治愈出院、解除隔离,历经55天,她终于回到家了。
郑晓恬是湖北省荆州人,在武汉工作。2月11日,她疑似感染新冠肺炎,于荆州入院观察,2月15日确诊,3月4日治愈出院后,由于核酸检测出现复阳,她又在定点酒店隔离了32天。
一家人里,爷爷、妈妈也相继感染住院,爸爸和奶奶分别住进了隔离点观察。这个家庭曾经差点因为病魔而被拆散。所幸,各地医疗队陆续支援湖北省荆州,后期当地的医疗资源压力得到缓解,医院应收尽收,郑晓恬一家人得以逃过这一劫。
“我刚刚确诊时其实挺忐忑的,不过早发现早治疗。这期间,全家人包括其他亲属和朋友都很乐观,所以我也是在非常融洽和愉快的环境中度过的。”郑晓恬说道。
如今,她的爷爷和妈妈早已出院并且解除隔离,爸爸和奶奶也没有感染。一家人又重新团聚了。她说,希望解除封禁了,安全了,能拍一张全家福。总觉得好多事情,不趁早,可能就会没有机会了。
现在摆在她面前的是复工的问题。4月8日武汉即将解封,她计划居家隔离期满之后,四月中下旬回武汉复工。这是她去年10月才刚应聘上的新工作,她担心住院休息比较久,重新工作会不会有点不适应,也担心到公司后同事会有所避让,甚至出现歧视问题。
“经历疫情以后,觉得健康真的比什么都重要,珍惜当下所拥有的一切吧。”郑晓恬说,如果还有需要,回武汉后也想去捐血浆抗体,去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以下是郑晓恬的口述:
住院期间:医护做到了能做的一切

2月11日,因为爷爷确诊了,所以我去医院做了检查。当天查了肺部CT和血液,CT显示肺部有磨玻璃状病症,所以我入院观察了。2月15日,得到核酸检测结果——确诊(感染新冠肺炎)。我属于轻症,肺部感染不算严重,3月4日治愈出院,一共住院23天。
在院期间,前期10天左右每日需要打点滴、吃西药。后面停掉点滴以后,就开始吃从广州那边送来的中药冲剂以及熬好的袋装中药。我们大概每隔一天会做一次核酸检测,鼻咽拭子都会做,每隔一至两天会抽血检测,每七天做一次CT。
在医院生活会很规律。早上四点至六点会有护士来抽血,七点左右开始配送早餐,吃完早餐后开始吃药,然后打半天点滴,中午午睡,下午可能会去做CT检查。天气好的时候会坐在医院阳台晒太阳,看看远方。每天会抽空在阳台走走或者慢跑一下,也会跟家人一起视频聊天。病友之间都非常和谐,每天会一起打气加油,一起聊天。我们是四个人住六人间,轻症床位并不算紧张。期间,我妈妈也感染住院了,我跟她不在一个病房,但每天我们会各自用手机视频聊天。
医院每天变换花样供餐。图为2月17日,医院准备的爱心早餐。本文均为受访者供图
记忆比较深刻的是一位防护服上写着“易烊千玺”名字的护士姐姐,听她声音感觉年纪不算大。因为穿着防护服,戴着两三层手套,加上医院病床的高度不高,她给我妈妈抽血时几乎是半跪在床前找血管。可能因为工作时间长,防护服不透气,也不能喝水、吃东西。工作到一半,她实在喘不过气,就说了声抱歉,自己站在阳台,打开窗户,站了几秒钟,马上又回来继续工作。隔着厚厚的防护服,他们做了能做的一切。这还是我们这边医院人手不算太缺的情况,武汉估计更难。
隔着厚厚的防护服,医护人员们做了他们能做的一切。
挺感动的是,家人和朋友一直都特别暖心,大家都特别积极乐观。我跟妈妈入院后,爸爸跟奶奶情况一直比较好,万幸没被感染。家人群里有医生,会帮助我们分析病情。刚刚入院的时候,爸爸和奶奶在隔离点,我跟妈妈每天会各自用手机,和姑妈一家一起“云吃饭”,聊聊天,分享自己今天吃了什么,也很开心。朋友们知道我确诊后,都很关心,会在群里给我打气,拉我一起玩剧本杀游戏,给我发电影资源,尽他们所能,让我不去想病情,并且过得更有趣。
我刚刚确诊时其实挺忐忑的,还好在微博遇见了一位病友,好多怕家人担心不敢说的,都能跟他一起聊。因为他入院比我早,好多流程他也更熟悉,当时感觉病友之间都跟明灯一样,互相支持,互相打气。我们的害怕和担心,也只敢让病友知道。因为怕家人会担心,只能报喜不报忧。不过还好,病情一直不算很严重,大家互相鼓励,心态也都很阳光。
全城封锁之下,2月14日情人节,男朋友来医院做检测,虽然没能见面,但是收到了爱心巧克力。
出院后“复阳”,隔离32天
治愈出院是3月4日。知道可以出院的时候特别开心。说实在话,那时候的感觉是,春暖花开。坐在社区派来的城管巡逻小敞篷车上,晒着太阳,吹着不冷的风。看见路上花开了,树绿了。感觉一切都要好起来了。因为住院不能淋浴,所以去到隔离点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赶紧洗头洗澡。出院以后,仿若新生。
医院的桃花已经慢慢绽放。冬天过去了,春天还会远吗?
我从出院开始就在统一隔离的定点酒店进行隔离,一共隔离了32天。
正常来说出院后在酒店隔离14天,去医院做CT检测、核酸检测和血液检测后,16天再复查核酸,没有问题就可以回家,继续居家隔离14天,然后再去医院进行以上三项检查后可以解除隔离。
但是我14天的核酸检查是阴性,第16天的是阳性,所以在隔离点又多隔离了5天之后再去检查。第一次是阴性,隔天又是阳性,就又隔离了7天。4月2日,检查结果是阴性。4月4日,也是阴性。所以4月5日,我就可以回家了。
我的爷爷和妈妈之前已经出院了,他们都挺好,因为没有反复,已经解除隔离了。爷爷当时治疗时候其实相对危险,但是因为他很乐观,所以恢复也很快,现在每天在家还能原地跑跑步,打打八段锦。
离开家人快两个月了,家人准备做一桌好菜,收拾好房间等我回家。目前身体除了偶尔会体温偏高一点,没有其他太大问题。可能肺活量不算很大,但是正常活动不会气喘。生活饮食方面我觉得没太大变化,不过我会更加注意自己的健康,也会更多运动,锻炼肺部功能,运动也会适当。
相比较而言,我觉得轻症患者后遗症应该不会太大,因为治疗过程中,用药并不多,而且多是连花清瘟一类抗病毒的药,偏重中药治疗。我有认识的病友说他们感觉心脏不太舒服,心跳过快,以及治愈后仍然有咳嗽一类的现象。也有人说自己会时不时肌肉酸痛和轻微抽搐。遇到这些情况,他们一般都是会先问社区,已经解除隔离的病友会自行去医院看病,没有解除隔离的需要在社区安排下去医院。已经解除隔离的人员,如果再次在检查中出现复阳,也会继续来隔离点隔离。
回家隔离:出房门就戴口罩,担心复工歧视
4月5日,在连续两次核酸检测阴性后,社区的居委会到隔离点办理相关手续,接我回家。
回家后,我继续在自己的房间隔离。出房门就戴上口罩,跟家人保持一米远的距离。共用洗手间,隔天消毒一次,洗手间也准备了消毒喷雾,自己用过后会喷洒一遍。吃饭是分餐,我们家是单独准备碗筷,用一个小盒子装好,然后用公筷夹菜到房间吃。碗筷餐具单独洗、单独放。喝上了排骨莲藕汤,回家可以喝汤超级棒!
当时确诊我就在想,早发现早治疗。这期间,全家人包括其他亲属和朋友都很乐观,所以我也是在非常融洽和愉快的环境中度过的。也很感恩,因为生病时属于比较后期,医院应收尽收,没有为就医而担心。特别感谢政府和医院,感觉自己身后有个强大的祖国。如果还有需要,回武汉后,我也想去捐血浆抗体,去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我之前是在武汉从事会计工作,公司大概在3月20日左右复工。生病期间,公司一直比较关心,也让我好好休息,好好恢复。复工应该需要社区帮忙转码,有绿码就可以,预计会在四月中下旬复工。我最大的困扰是住院休息了这么久,重新工作会不会有点不适应,以及有点担心歧视问题。今年内,我应该都会主动拒绝聚会,不过也有点担心去到公司以后同事会有所避让。
经历疫情以后,觉得健康真的比什么都重要,以后要养成好习惯,多多锻炼身体。珍惜当下所拥有的一切吧。武汉解封后,希望可以尽快让生活走上正轨,也希望能在春天的尾巴去看看花。
还有一个愿望是,希望解除封禁了,安全了,能拍一张全家福。家里好多年没拍全家福了。生病了才觉得,好担心家里老人会离开。总觉得好多事情,不趁早,可能就会没有机会了。所以该打的电话要多打,想见的人要立马去见。想说的话,千万别说不出口。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蒋子文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