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私家历史

军史拾忆|春天的怀念——李延培和战友们在四平战役中

褚银 谢浩

2020-04-06 10:55 

在松辽平原中部的辽宁、吉林和内蒙古的交界处,有一座名叫四平的古城。它是吉林、黑龙江及内蒙古东部通向长三角和京津冀必经之地,是东北地区重要的粮食产地。四平也是铁路、公路交通枢纽地,中长、四(平)洮(南)、四(平)梅(河口)铁路在此交会,公路向外辐射延伸,四通八达,战略地位十分重要。74年前,在这座古城发生了被外国记者称为“东方马德里”的四平保卫战。在此次战役中,时任东北民主联军第3师第10旅第29团第2营营长李延培随部英勇战斗,立下战功,被誉为“钢铁营长”。在他的自述中记录了当年震动东北乃至整个华夏的那场著名的四平保卫战。
时光回溯到1946年1月,国民党政府向东北大量增兵,至3月下旬,其正规军已进入东北6个军,加上地方保安部队,总兵力共31万余人,企图在苏联军队全部撤离后独占东北。
3月初,苏军从东北各地开始撤军。17日,东北民主联军第3师第10旅奉命与兄弟部队配合一举解放了战略要镇四平,从而阻断了国民党军沿长春铁路北进的道路,沉重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派抢占战略要点,进而夺占整个东北的嚣张气焰,为我军集结、阻敌北进赢得了时间,也为我军解放长春、哈尔滨、齐齐哈尔等城市及北满根据地工作的开展创造了有利条件。对此,蒋介石深感不安,急调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新1军和半美械化装备的第71军北犯,并限令在4月2日前攻占四平。
3月23日下午,国民党新1军第30师开始发动进攻。24日,东北民主联军按照中共中央指示迅速作出部署:集中主力,坚决扼守四平。第3师第10旅奉命进至昌图至铁岭地区组织运动防御,迟滞国民党军行动,掩护主力集结。李延培所在的第29团在铁岭以北、开原以南的平顶堡、中固、孙家台、二台子等地域连续阻击国民党新1军第50师的进攻,予敌重创,毙伤400多人。眼见进攻受挫,国民党军遂以第30师替换下第50师担任前卫,继续攻击。27日下午,国民党军占领开原车站,东北民主联军第10旅依托清河北岸顽强阻击。28日,第28团在清河桥附近及南十村与国民党军激战,第29团作为10旅第二梯队占领了清河桥东北角高地,保障第28团左翼和第30团右翼安全,防备国民党军迂回。30日,国民党军两个团的兵力逼近开原,战场形势异常严峻,情况对我军很不利。
李延培回忆,全团奉旅部命令对疯狂进攻之国民党军实施反击。全体指战员在团长王凤余的指挥下奋勇突入敌阵,一下子打乱了国民党军的战斗队形,将国民党军从清河北岸地区压缩回清河南岸地区。终因敌我力量悬殊,第29团奉命撤出清河北岸阵地,开原陷入国民党军之手。这场突击战,第1营营长曹子平负伤、第2营第6连连长杜仁义牺牲。
31日这天,下起了小雨。第29团在开原以北之马千总台、马仲河冒雨阻击国民党军的疯狂进攻,采用相互掩护、交替转移的战术,有效地迟滞了国民党军的行动。4月2日夜,在马千总台,第29团组织全团力量,利用有利地形,调整战斗部署,乘着夜色出其不意地进行反击,打死打伤国民党军400多人,随后迅速转移到马仲河有利地形继续进行阻击。
马仲河在昌图以南,是中长线上的一个小站,铁路两侧为东西走向的长形高地,地势比较险要,易守难攻。第29团转移到这里后立即部署防御,第1营、第3营在铁路东西两侧高地一线。其中1营第1、第3连占领铁路西侧高地支撑点;第3营第9、第10连占领铁路东侧高地支撑点;团重武器配置在第1营高地东端以支援前沿战斗;李延培率领的第2营在马仲河车站以北地域,为团第二梯队,随时准备支援前沿战斗。
4月3日,国民党军第50师沿铁路兵分两路向马仲河村及车站猛攻。当日下午,国民党军对第29团阵地发起猛烈攻击,企图一举突破我防御阵地。当国民党军进至我前沿阵地时,第29团指战员猛烈的火力倾泻而下,给予进攻之敌以重大杀伤,毙伤400余人。激战至黄昏,国民党军精疲力竭狼狈退缩。
4日凌晨,国民党军为迅速向北进犯,又以猛烈的炮火向我阵地轰击,掩护步兵发起攻击。第29团第1、第3营连续击退国民党军的数次冲击。特别是配置在第1营阵地上的重机枪,横扫正面之敌,支援第3营战斗,大大削弱了国民党军的攻击力量。但是,国民党军疯狂的进攻并没有停止,黄昏前,他们突破了第1营第1连的阵地。第1连在营教导员许乐夫率领下,与敌展开了肉搏战。在这危急关头,李延培率领第2营迅速加入战斗,进行反击,支援1连消灭了突入我阵地的敌人,夺回了阵地。这次战斗,全团先后打退敌人10多次猛烈进攻,击毙击伤国民党军500多人。战斗结束后,第29团奉命向四平西北方向转移。
6日至7日,第29团在魏河口、阎家烧锅一带阻击国民党军第38师,全团指战员顽强抗击,打退国民党军的一次次进攻。8日夜,团长王凤余指挥第29团在太平沟、安乐堡、申家窝棚等地歼敌两个排。至此,第29团与兄弟部队完成了铁岭至昌图之间的运动防御任务。
这次阻击战,历时18个日夜,顽强阻击了3个美械化装备师的轮番进攻,歼敌2500余人,有力地掩护了主力部队向四平地区集结,致使国民党军占领四平的计划变成泡影。对此,党中央予以充分肯定。
国民党军不甘于失败,决心夺回四平。先后以第71军、新1军、第52军、新6军分别从不同方向蜂拥逼近。4月9日,得知国民党军第71军第87师孤军冒进至金山堡、秦家窝棚一带时,东北民主联军集中14个团的兵力,选择于我极为有利的大漥、金山堡附近地区作为战场。14日,第29团奉命前出到四平西南之大洼地区,在大漥、金山堡一带,与兄弟部队布好伏击阵地。
次日拂晓,第3师独立旅第3团和第70团奉命沿公路节节后撤诱敌深入。17时许,国民党军第71军第87师进入我包围圈后,伏击战斗打响,第29团第3营迅速冲入敌群,奋勇冲杀,打乱了国民党军的战斗队形,敌军顿时乱作一团,毙伤国民党军一部,俘获甚多。第1营第2连在连长施凤基、指导员徐成安的带领下,猛冲猛杀,将国民党军两个连压制到一片洼地里,在我军迅猛攻击和政治瓦解下,国民党军被迫放下武器投降。第2营第5连冲锋迅猛推进,在接近一条大沟时,遭到国民党军的顽强抵抗。连长刘培珍果断组织轻重机枪火力实施猛烈压制,掩护连主力迅速迂回到国民党军侧后发起攻击,一举将国民党军歼灭。东北民主联军首长在前线指挥所,目睹了第29团指战员机动灵活、敢打硬拼、勇往直前、奋力拼杀的情景,称赞说“这是一支好部队!”
经过一个昼夜的激战,到16日晨,李延培所在的东北民主联军第3师在兄弟部队协同下,全歼国民党军第87师主力,并击溃国民党军援军第91师一部,共毙伤国民党军2400余人,俘虏2000余人,缴获汽车30余辆。其中第29团歼敌800多人。
这次战斗是我军进入东北初期,首次在敌强我弱、国民党军优势明显的情况下,集中局部优势兵力在运动中歼灭国民党军的一役。经此一战,给国民党军嚣张的气焰以沉重打击,削弱了国民党军进攻四平的力量。
我军在围歼金山堡之国民党军时,国民党军后续部队从昌图方向继续向我军进逼,即进至金山堡以南附近地域。第29团奉命担负掩护主力撤离战场向北转移的任务。当时指战员经过激烈战斗已饥饿疲劳交加,国民党军又步步进逼。形势非常急迫。在这种异常艰苦的情况下,第29团干部战士发扬英勇顽强、连续战斗的传统作风,边打边撤,交替掩护,梯次设防,顽强阻击国民党军攻击,圆满完成了掩护任务。
为集中兵力尽快打通中长路,5月上旬,蒋介石又从关内抽调第60、第93军增援东北战场。将新6军第14师、第22师及第71军第88师由辽阳、本溪等地调出北上,使进攻四平之兵力达到10个整师。15日,国民党军分三路向四平街发起全面进攻。东北民主联军总部鉴于战场形势不利,人员伤亡较多的情况,为摆脱被动局面,保存实力,即令各部队撤出四平地区,向北转移,第3师第10旅奉命担任后卫,掩护全军后撤。18日,我军主力撤出四平,第10旅沿中长路节节抗击进攻之敌,把国民党军新6军第14师阻挡在四平东南之火石岭子、穿心店、老虎沟地区。
国民党军占领四平后继续北犯,对我军实施跟踪追击。19日,第29团继续担任掩护任务,以保证我军主力和各级党政机关安全顺利转移。当日晚,国民党军进抵四平东30公里处赫尔苏以北之神仙洞、石厂山一带,钟伟旅长急令第29团不惜代价一定要坚守到20日黄昏。
第29团受领任务后,吴国璋团长当即决定以第1、第3营为第一梯队,第3营控制神仙洞及其以东高地;第1营控制石厂山一带高地;李延培率领的第2营为团第二梯队,位于神仙洞以北地区,随时担负增强第一梯队营防御和对突入之国民党军进行反击的任务;团指挥所率警卫连位于神仙洞以北1公里的无名高地。
神仙洞位于四平东北30多公里处,由三座山峰组成,呈品字形,山峰间隔约500米;南面山脊坡度较缓,山腰上部坡度较陡,主峰最高海拔374.9米,两侧较为开阔,辽河经此从北向南流去,是临近公路和中长铁路东侧南北交通的重要制高点,是第29团前沿阵地重要支撑点,也是国民党军进攻的重要目标。
5月20日9时至11时,国民党军新6军2个师在大量炮兵掩护和坦克支援下对第29团第1营、第3营阻击阵地进行轮番进攻,重点直指神仙洞高地。第1营营长王扶之、教导员许乐夫带领全营坚守阵地顽强抗击,连续击退国民党军数次进攻,予国民党军以重大杀伤,战斗中教导员许乐夫负伤。第11连第1排、第3排先后打退国民党军七八次攻击。死伤惨重的国民党军随即调整部署,重新组织再次进攻,先以猛烈的炮兵火力对我军进行密集打击。下午1时许,以步兵向第3营阵地再次发起猛烈攻击。第三营将全营的重机枪部署在主峰及其两侧高地,同时将1挺14.5毫米口径的高射机枪调往主峰,连同第一梯队的轻机枪,组成浓密的火力网,再次打退进攻之国民党军。尔后,国民党军再次调整部署准备新的进攻。此次国民党军炮火密度明显加大,持续时间也较长,投入的兵力更多。国民党军在猛烈的炮火和坦克火力的掩护下,向主峰连续发起攻击,国民党军1个多排的兵力突然冲上主峰。刘春来连长果断决定使用连预备队2排予以反击,第2排副排长单长胜带领10余名战士以刺刀、手榴弹、冲锋枪与进攻之敌展开白刃格斗,英勇拼杀,打死打伤30余名国民党军,数次打退敌人的进攻。在与国民党军的反复争夺中,连长刘春来、指导员穆占奎先后负伤。虽不能射击投弹,但仍坚持不下火线,继续指挥全连战斗。全连伤亡较大,但士气高昂,战斗意志十分旺盛。以勇猛顽强的精神,击退国民党军一次又一次的猛烈进攻,胜利地完成了任务,保证了主力部队转移和100多名伤员的安全后运。第29团顽强阻击绝对优势之国民党军,连续猛烈进攻的战绩受到上级高度评价。战后,单长胜、苗继荣分别被第3师授予“战斗英雄”“战斗模范”称号。
23日晚,第29团从神仙洞地区安全撤出后进至农安以西的太平山、伏龙泉地区。这时,师指挥部接到辽西军区邓华司令员“坚决抗击国民党军之进攻,迟滞其行动”的指示,吴国璋团长根据邓华司令指示和师部命令,立即令第29团停止转移,以第1营和李延培率领的第2营为第一梯队,迅速占领有利地形,突击抢修工事,准备抗击国民党军之进攻;以第3营为第二梯队,在纵深占领有利地形,随时准备支援第1、第2营战斗。
东北局和东北民主联军机关及后方梯队安全顺利转移后,第10旅奉令撤至大赉地区休整。为防止国民党军后援部队到达后继续向北进犯,第29团奉命留在前郭旗、新庙以南至王府一线担任掩护任务,并由南向北逐段破坏哈拉海至卡拉木、前郭旗、新庙等地铁路、公路及沿线桥梁、通信、给水、灯光信号等设施,以防国民党军继续北犯。
1946年7月28日,东北民主联军总部给第3师第10旅发来嘉奖电:“十旅首长并转全体指战员、工作人员:顽军恃其美械装备,破坏停战协定,沿长春路进犯,幸赖十旅全体指战员英勇抗击,顽强守备,挫国民党军凶焰,确保重地,特电嘉奖。”
四平保卫战是中共中央从全国战略出发,在特定情况下进行的一次大规模的城市防御战。此战历时月余,毙伤俘国民党军1万余人,打击了国民党军的嚣张气焰,配合了同国民党的谈判斗争,使国民党军在占领长春、吉林后,无力进攻哈尔滨,赢得了东北地区4个月的休战局面,为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赢得了宝贵时间。5月19日,中共中央致电指出:“四平我军坚守一个月,抗击敌军十个师,表现了人民军队高度顽强英勇精神,这一斗争是有历史意义的。”
四战四平在东北战场,乃至解放全中国的战场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在长春烈士陵园,长眠着许多血战四平,为解放黑土地而牺牲的革命战士。在四平战役中英勇作战立下战功的“钢铁营长”李延培1974年逝世后,他的骨灰安葬在长春烈士陵园。而四平战役纪念馆作为红色教育基地,每天的参观者更是络绎不绝。今天,300多万四平儿女发扬这座英雄城市的优良革命传统,努力打赢新时代四平高质量发展的“四大战役”和“三大攻坚战”,建设“美丽四平,幸福家园”。
(作者分别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员、研究生)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于淑娟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