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私家历史

疫情之下︱一位美国历史学教授的新冠遭遇

Jordan Davidson/文 朱婷婷/译 马淑钦/校

2020-04-06 09:33  来源:澎湃新闻

事实证明,许多确诊病例没有出现所谓的诊断标准症状。
3月10日,Craig Hollander被一阵寒意惊醒,接下来的一整天都被一种奇怪的嗜睡感困扰。这位38岁的历史学教授育有两个女儿,分别是六岁和三岁。他一向身体健康,但三岁女儿患有幼年特发性关节炎,目前正在接受免疫抑制剂治疗。
Craig Hollander 

“她正在服用一些核心药物。”这位住在新泽西州韦斯特菲尔德的父亲说道,携带任何疾病回家都有可能会危及她的生命。
第二天,Hollander出现了更严重的症状:发烧加重,疼痛使他严重不适。每次试图站起来时,他都感到头晕目眩。
但他表示:“我的身体状况不佳,但我不认为我感染了新冠肺炎。我一直遵循防疫条例,不认识任何确诊患者,近期没有外出旅行,也不到60岁,而且我没有咳嗽。”他的家庭医生对这个论断表示同意,并给他做了流感测试,结果呈阴性。她告诉他这些症状将会自愈,叮嘱他多喝水、好好休息。
紧接着,他的食欲完全消失,转而开始腹泻。他依然没有咳嗽,也没有怀疑自己是否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
Hollander继续与妻子共眠,跟孩子们互动。他照常在家活动——穿过厨房,使用冰箱,收拾散落的玩具,冲厕所,开关水龙头。
不知不觉,他污染了所触摸的一切。而他本人的情况也越来越糟,伴随着发烧或发冷,他整日昏睡。3月13日,他的妻子Jennifer致电医生说她丈夫的病情可能有误,出于对免疫力不足的女儿的担忧,她希望能对Hollander进行新冠肺炎测试。医生随即将他们送去急诊处。

“急诊医生听诊了我的肺部,觉得状态还不错,只是诊断出一种普通病毒。我不会责备他。毕竟我没有表现出任何已知的冠状病毒症状,而他也已经尽力了。并且,每天面对大量要求做核酸测试而不得的病人,他一定感到非常沮丧,因为这些测试盒是预备用来应对最可怕的状况的。”Hollander说道。
当晚,Hollander浏览推特时发现自己的老朋友Brennan Spiegel推了一项新研究,这项研究说明即使呼吸系统没有问题,长时间发烧和腹泻也是新冠肺炎的症状。
他于是拿起手机,给Spiegel打了电话,这位好友是《美国胃肠病学杂志》的主编,他最近专心研究武汉的疫情情况,并发现了新冠肺炎的多种症状。他还在推特上发起了#不只是咳嗽#的话题,以提高人们对新冠病毒症状广泛性的认识。Hollander回忆说,“他几乎认为我100%感染了新冠病毒,但是他无法来到这里为我做测试。”
《美国胃肠病学杂志》在网上发布的这项新研究追踪了204名来自武汉市三家不同医院的新冠肺炎患者。有将近一半的患者去医院就诊都是因为出现了食欲不振和长期腹泻等消化系统的主诉症状,而非呼吸疾病症状。
Spiegel指出:“当这些病人被问到是因为什么来医院时,常常回答‘我没胃口一个星期了,一直吃不下饭,感觉身体很糟。'他们不单是咳嗽,不单是呼吸急促,也不单是出现我们被告知要注意的那些典型症状。”
“他所描述的跟我的情况完全吻合。”说着,Hollander轻轻咳嗽了一下。
鉴于此种情况,其妻子立刻联系了市长,她引用了关于新冠症状的新证据并解释了他们女儿的情况,希望市长能够帮忙让Hollander接受核酸检测。
新泽西州韦斯特菲尔德市市长 Shelley Brindle于是表示:“他们的情况不允许我说不,而我也理解他们的窘境。我联系了地区卫生主管和州议员,但没有人能帮助他们,因为大家都没有试剂盒。”
韦斯特菲尔德的卫生部门主管在给Jennifer Hollander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最根本的问题在于缺少可用的试剂盒。试剂盒太少了,因此只能在最严峻的情况下使用。”
医生拒绝给他们做检测,政府给出的回应无济于事,Hollander一家只好转向网上求助。3月16日早上,一位纽约医生托人来到他家,为他做了鼻拭子检测。两天后,实验室通知他其新冠肺炎测试呈阳性,并祝他好运,嘱咐他如果出现呼吸困难的症状一定要去急诊室。
Spiegel说:“Hollander在美国人口最为密集的州。我们可以从他的故事中学到很多,也可以将他的症状放大很多来重视。”
Hollander现在正在居家办公,自主隔离。两周内他整日在书房睡觉,而他六岁的孩子还在家里到处奔跑,擦拭着门把手,对着满屋的病毒大喊宣战。Hollander仍然发烧腹泻,毫无食欲。到目前为止,他三岁的孩子似乎并未受到新冠病毒的影响,但风湿病医生让她在此期间不要服用免疫抑制剂。

Hollander说:“我们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要么让她感染新冠肺炎,要么让她忍受特发性关节炎。”
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被感染上了新冠肺炎,也不知道有没有传染别人。他为自己家人以及生病前一天遇到的所有学生和他们的家人担心。
他还担心许许多多与他有着相同症状却不知道自己已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人,他们无法进行检测,自然也不会进行自我隔离。Hollander还说,“我是一个隔离期间完全帮不上忙的父亲,不知道单亲家庭将如何应对这种情况。”
尽管类似研究以及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知识日渐丰富,但由于存量过少,试剂盒仍然仅被使用在有过疫区近期旅行史、与确诊者有过密切接触并发烧的人以及干咳气短的老人身上。
周日,由耳鼻喉专家组成的美国耳鼻咽喉学会提议对失去嗅觉或味觉的患者进行新冠肺炎筛查,并指出,一些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症状的患者已检测出阳性。Spiegel 说:“对这种病毒越了解,就越能发现我们当前限定的测试范围有多狭窄。”
本周末,参议院已出现新冠肺炎病例。在单位体育馆游泳后,参议员Rand Paul发现自己尽管没有任何症状,但核酸检测呈阳性——又或许他确实有食欲不振或嗅觉减弱等症状,只是不知道这些也是新冠肺炎的征兆罢了。
(本文英文原文2020年3月25日发布于VICE)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钟源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