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古代艺术

沉睡千年的魏晋“地下画廊”:走近许三湾古城遗址

曹志政

2020-04-01 18:55  来源:澎湃新闻

在河西走廊戈壁沙漠残存的一个个古城遗址中,甘肃省高台县许三湾古城遗址被专家称为河西半荒漠地区古城遗址的典型代表。据史料记载,许三湾古城始建于汉代,魏晋至唐代继续沿用,是汉唐时期重要的军事防御机构驻地。许三湾古城周围的三处墓群是目前国内公布最为密集、保存最完好的特大古墓群,而地下墓室中精美的画像砖堪称“地下画廊”。
河西走廊,这个汉代以来中原王朝经略西北的咽喉要地,在历史的滚滚长河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千年前的辉煌,虽然已经湮灭,但残存在戈壁沙漠中的一个个古城遗址,仿佛还在诉说那一段难以忘却的历史。
在今高台县城向西南方向约30公里处的高台县新坝乡许三湾村,留存着一座古城遗址——许三湾古城遗址。古城虽然在规模上远逊于骆驼城,但完好程度在同时代遗址中首屈一指,被专家称为河西半荒漠地区古城遗址的典型代表。
据史料记载,许三湾古城始建于汉代,魏晋至唐代继续沿用,是汉唐时期重要的军事防御机构驻地。许三湾古城周围有墓群三处,可见封土的古墓葬上万座,是目前国内公布最为密集、保存最完好的特大古墓群。而地下墓室中精美的画像砖堪称“地下画廊”。
在高台县博物馆业务部主任李成康和驻守的两位文保人员的陪同下,我们从骆驼城遗址出发,大约行进七八公里路,便来到了许三湾古城遗址,从这里我们尝试揭开古城神秘的面纱。
俯瞰现存许三湾古城全貌
许三湾古城瓮城出入口
戈壁土城雄姿犹存
千百年来,古城像一位忠诚的卫士屹立在荒漠之中,守护着高台的西大门。因为这里是一片不毛之地,坟堆遍布,所以很少有人光顾,许三湾古城也因此鲜为人知。1958年,政府号召大炼钢铁,有人去古城寻宝,获得大量铜箭头和铜钱币,古城才引起人们的关注。
这座古城在史书和地方志中都不见详细记载。为了揭开古城和坟堆的秘密,文物工作者在1975年、1984年和1987年对古城遗迹和古墓进行了调查。
调查结果表明,该城始建于汉代,魏晋至唐代继续沿用,是汉唐时期重要的军事防御机构驻地。清代亦曾利用,清乾隆后即废。
许三湾古城遗址有两处,一处是旧存汉、魏晋时期古城遗址残骸,方圆约三百米左右。另一处就是现存的许三湾古城。夏日晴空用无人机俯瞰许三湾古城,旧存汉、魏晋时期古城遗址残骸已不明显,现存建于明朝的土城清晰可见,棱角分明。
现存的许三湾古城是一座黄土版筑的土城,分为内城与外围二重结构,从建筑结构上看,这座古城的建筑风格,与明代长城、寨堡的建筑风格一致,当属于明代建筑。地面表层遗存有明初民窑青花瓷碎片和洪武挖足过肩磁碗底遗物。现存许三湾古城是明初洪武五年(公元1372年)高台站,明初洪武十二年(公元1379年)至明景泰七年(公元1456年)之间高台守御千户所的治所遗址。
清代前期,这座小小的城池又被利用起来,筑堡屯田。雍正时期“许三湾堡户三十九,口八十三”(《高台县志》),是当时高台最小的城堡之一,可见其开垦规模不大,并且到乾隆年间就再度荒弃了。
现存古城,内城基本完整,有瓮城,平面呈长方形,南北长110米,东西宽94米。在城的南垣正中壁门并筑有方形瓮城,在城的四角筑有高大的方形角墩,南北垣内筑有长20米,宽2米的斜坡马道,北垣处中部加筑一马道,马道在考古学上称为“马面”。整个城垣高8米,墙基宽6米,顶宽3米,部分墙段有女墙,人马可以在城墙上行走,整个古城城垣面积10600平方米。城外东北50米处有黄土夯筑的方形烽燧1座,底宽10米,高约七八米。
据李成康介绍,以前的许三湾古城城内城周地表就可以看到大量汉唐时期的红陶片、灰陶片、白陶片以及少许清代的瓷片、瓦片等遗物。而早在1958年,人们就曾在城内掘出成堆的五铢、大泉五十、货泉、开元通宝等古币以及铜箭族、铜带钩等,总量重达1吨多,可以想见,昔日许三湾古城经济之繁盛、军事地位之重要。
许三湾古城及墓群是汉晋十六国时期河西地区重要的历史遗址,对研究当地的历史、经济,以及十六国时期割据政权等具有重要的价值。同时对研究汉至唐代城市建设史、城建技术发展史等有重大价值。2001年这座古城及其周围的墓葬,被国务院批准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许三湾古城烽火台
许三湾古城南侧墓葬群
疑为骆驼城的前哨
近年来新编的《高台史话》中,对许三湾古城遗址的介绍是:“位居张掖酒泉盆地中部茫茫戈壁,南枕祁连,西望酒泉,北濒巴丹吉林沙漠南缘。整体为南部祁连山北麓洪积平原带……”从位置上可见,许三湾古城是建在河西走廊关键通道上的一座城池。
20世纪50年代,古城附近出土了“部曲督印”“赵猛印”“蔚多君印”铜印三颗及错银带钩一枚,从出土的文物来看,许三湾古城曾是一个军事要地。
从这座内外二重建筑的古城遗址上可见,在水源短缺或没有水源的地方筑城,用黄土夯筑外围墙,以期阻隔骑兵和攻城部队直接接近城下。明代的兵器除枪、刀、剑、戟、弓箭、弩机这些常用兵器外,在城防守御上又增加了一样新武器,那就是短距离火炮。从遗址的建筑结构上就能看到这一点,外围墙距古城墙在30-40米之间,外围墙的高度仅为内城高度的一半,从城上发射箭、弩、火炮,可以有效杀伤攻城部队的攻击能力,而这些技巧,在今天看来不足一提,但在古代大刀、长矛时代的战争中,却反映出高度的城防守御技术和智慧。
在前些年许三湾古城西南墓群出土的一件绢帛衣物上,有“建康郡表是县都乡口府里……”等字,与骆驼城南墓群出土的“建康郡表是县都乡下杨下里”木牍互为印证了汉晋时许三湾与骆驼城在行政建置上的关系。《资治通鉴》简略记载,义熙十三年(公元417年),沮渠蒙逊追击西凉李歆,战于解支涧,败,不得已乃“城建康,置戎而还”,据此,有专家推测许三湾古城可能是沮渠蒙逊所建,是为戍守建康郡而建的军事城池。
因此,有专家指出,许三湾古城可能是古代抵御异族骚扰,保障丝绸之路畅通,把守骆驼城的前哨阵地。
许三湾古城城墙
许三湾古城马面
国内最大最完整的古墓群
比许三湾古城遗址更为出名的是遗址周围的墓群。文物考古专家彭金章来过高台许三湾后笑言:高台的宝不在地上,而在地下。考古发现,在骆驼城、许三湾古城遗址周围,有封土墓葬近万座,墓群以其分布密集、数量众多、保存完好而闻名于世,是目前国内公布最为密集、保存最完好的特大古墓群。
拍摄拜谒完许三湾古城,我们的汽车沿戈壁滩朝古城西南方向古墓群进发,汽车行走大约几分钟时间,汽车两旁便出现大大小小的“土堆”,文保人员说,这算是真正进入古墓群密集区了。
古墓大小不一,大多数为圆形,高一米不足。墓群中也有一些较大的土墩墓,方形,底边长30多米,高4到5米,通常为墓主人生前身份显赫之故。时值正午,置身于古墓群中,人们的神情不由得变得肃穆和崇敬,或许这里长眠的正是为抵御外敌入侵的英勇将士或是达官显贵。
同行的李成康讲起了调查清点如此大规模古墓群的故事:当年为了详细调查许三湾古城边这些古墓的规模,文物工作者买了一大捆木卫生筷,每查一墓,在墓顶上放一根木筷,以防漏查。
清点结果显示,在许三湾古城外东、西、南、北四面,分布大量墓群,有墓葬1万余座。古城遗址北部还留存有大面积农耕遗址。1980年-1986年,甘肃省博物馆、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进行多次调查,古城内采集有汉代“五铢”“货泉”、王莽“大泉五十”、唐代“开元通宝”、清代“康熙通宝”等钱币和汉代铜箭镞。
专家从这星罗棋布的古墓群中寻找许三湾古城由来的答案,据史料记载,两汉曾在今天的高台县西设置表是县,根据许三湾古城附近密集型的汉墓群考证,有专家推测表是县最早的治所即在今许三湾遗址附近。后因该地区多地震才易治他处。
已发掘的古墓中发现了前秦建元十四年的纪年墓画像砖、魏晋画像砖、木牍、前秦木板画、牵马俑、汉晋钱币、铜晋等,以品位高、数量多填补了国内五凉时期史料空白,突出反映了该地区当时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民俗方面鲜为人知的真实情况。
墓砖播种图
墓砖伏羲女娲图
沉睡千年的魏晋“地下画廊”
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原地区战乱频繁,民不聊生,河西走廊却相对安定,堪称乱世里的一处安身乐土,中原人纷纷移居河西,此时河西与西域的交通也得到恢复,政治安定与经济文化交流频繁,使河西走廊成为当时北方最富庶的地区之一,史载当时“凉州之畜为天下饶”,“家家丰足,仓库盈溢”,高台及其周边地区的墓葬文化也在此时盛极。
上世纪80年代以来,考古工作者先后在许三湾城、骆驼城遗址抢救性发掘数座古墓,在墓砖上人们惊讶地发现了一些精美的画像,内容丰富,形式活泼,这样的画像砖共有400多块。
这些砖画都是一砖一画,砖面用白粉涂底,丹砂饰边,中间用墨色 、丹砂作画。白描则流畅自如,彩绘则鲜艳浓烈。画像砖上有伏羲女娲神人之相貌,也多农夫猎户凡夫之形状;有宽衣大袖的汉人,亦有髡发髭须的胡人,农耕牧猎、交通出行、歌舞宴乐之景,皆活灵活现,情趣盎然,自由浪漫,被称为“魏晋社会生活的连环画”。
高台农村至今还存在一种职业,他们能看风水、定吉日,能写会画,熟练一套婚丧嫁娶的风格规章,当地人称他们为“道士”。地方史志研究者认为,魏晋画像砖的作者可能就是这样一批人,他们受雇于当地望族,为其设计墓室,并将墓主人死后可能继续的生活场景绘制在墓砖上。与敦煌壁画一样,高台魏晋砖画的作者都没有留下名字,千年以后,这群无名艺人却以其作品惊艳了世界。
看到画像砖的人们无不惊叹于砖画的色彩,在那个时代,有什么秘诀让这些图画经历千年颜色不褪?考古专家说,和敦煌早期的壁画一样,绘制魏晋画像砖使用的都是矿物质颜料,画匠们从大自然中寻找原料,化草木土石为五彩,搦于笔端。
绘画艺术肇始于民间,此后职业绘画和民间绘画就一直两条线并行,相映生辉,然而民间画匠及其作品少见载于史册。魏晋时期开宗立派的大师如顾恺之、陆探微、张僧繇等的作品仅有著述中的描述,少量存世作品也多为唐宋摹本,且争议较多。高台魏晋画像砖的发现,为中国美术史的研究提供了新的史料。
(本文原标题为《许三湾古城遗址及墓群:地上地下皆是宝》, 原文发表于:《甘肃经济日报》2020年3月31日)
附:河西走廊的魏晋砖画赏析
魏晋墓砖壁画大部分为一砖一画,记录和反映了魏晋时期社会各阶层的现实生活。墓砖壁画以天然矿物质为颜料,红、黑为主色,这也和当时崇尚红、黑的社会习俗有关。
魏晋时期,河西养马业得到了大规模的发展,这在墓砖壁画中有充分反映。无论是嘉峪关魏晋墓砖壁画,还是高台魏晋墓砖画,大多是运用线描笔墨技法,运笔流畅自如,用色单纯热烈,构图简洁,形象生动,朴实自然。除部分古代神话宗教题材外,大多数砖画是农耕牧猎、交通出行、歌舞宴乐的社会生活场景,这些充满了生活情趣和自由浪漫精神的风俗画卷,是魏晋时代河西地区的真实写照。从这些绘画中的人物形象、服饰、生活习俗还能看出东西交流、胡汉杂居的情景。
嘉峪关及敦煌魏晋墓砖壁画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李梅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