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楼市

从外滩到东滩:上海,向自然而生

鲁怡

2020-03-30 09:28 

从加速一战终结的“西班牙大流感”到催生文艺复兴的黑死病,在疫情引发的灾害之外,人类亦会陷入思考:如何与自然共生?健康从何从来?城市向何处发展?
1882年中国第一盏电灯在外滩点亮,上海披着一身工业化的华彩登上了世界舞台。黄浦江边1.5公里弧线,成为城市现代化的原点。
2018年,《上海2035》将“令人向往的生态之城”写入城市宏图,在工业文明达到一定高度后,生态,成为未来的城市使命。
沿着母亲河奔流的方向,城市的格局涌入长江来到江海汇聚之处,城市发展前沿也由外滩转向世界级生态岛、亚太地区候鸟迁徙的必经之路——东滩。
从万灯如海到千鸟飞还,从繁华竞逐到万物生长。
这是一场从工业文明到生态文明的演进,上海,面朝自然生长。
从浦江时代到长江时代
外国作家笔下,上海被称作“泥滩上的城市”。从一百多年前的洋行林立,到如今的“三件套”、“金融带”、“智慧谷”,以外滩为原点,开启了风起云涌的浦江时代。
2018年,长三角区域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上海2035》提出主动融入长三角区域协同发展。在“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的指引之下,上海将未来锁定在长江入海口的崇明岛,面朝太平洋连通世界的风潮,城市的格局拓展到世界生态岛,到达波澜壮阔的“长江时代”。
作为长江经济带的“门户”,崇明岛是上海的“绿肺”与“净土”。2015年,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峰会正式通过了《变革我们的世界—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1年之后,上海市政府公布《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发展“十三五”规划》,成为城市对整个世界向生态文明演进的积极响应。
岛屿最东端的河口滨海湿地,便是国际重要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东滩。作为整个亚太地区候鸟迁徙中的“加油站”,这里可记录鸟类290余种,不乏白头鹤、小天鹅等国家珍稀保护鸟类。2021年,第十届中国花卉博览会将在崇明举办,首次在岛屿上、乡村中、森林里举办的花博盛会,注定成为继世博会、进博会之后,一张“鸟语花香”的上海名片。
与此同时,一条以“生态、功能、环保”为理念的城市门户景观大道将辐射整个崇明岛,其中,崇明生态大道(城桥镇-陈家镇)计划今年内基本建成,与去年底开工建设的上海轨道交通崇明线一道,引领城市奔向风驰电掣的“长江时代”。
从长岛到东滩
城市与岛屿,似乎是世界的两极,前者注定被人群簇拥,后者则因四面环水的环境与喧嚣隔绝。
事实上,在世界一线都市的发展历程中,城市与岛屿始终存齿相依。塞纳河中的西岱岛,被称作巴黎开始的地方,岛上巴黎圣母院入口,镶嵌着一块巴黎原点(Point Zéro)的铜牌,足见西岱岛作为巴黎乃至法国中心的地位。
大西洋对岸,另一座世界中心城市则将中心区放到曼哈顿岛,岛的东面,向北大西洋探入的长岛成为纽约富人区。海洋性气候赋予长岛温润的气候,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适于人类居住的地区之一,《了不起的盖茨比》里夜夜笙歌的盖茨比庄园的原型,据说是位于长岛北岸的Hampsted House。
当工业文明达到一定高度,全世界不约而同向着低碳、可持续的生活演进,越是高度发达的城市,越能懂得清新空气、清澈流水的珍稀。岛屿成为居住乐土,被流水圈起的都市“桃源”,成为人们在都市便利与自然宜居之间的一种两全之策。
“不符合崇明生态岛建设定位的产业坚决拒之门外”、“长江沿线要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在太平洋西岸的崇明岛,东滩成为上海精英阶层大家的“诗与自然”。陈家镇-东滩地区定位为以生态示范、休闲运动、国际教育为主的门户景观区,其中入列上海“1小时生活圈”的陈家镇,借助轨道交通,5站抵达浦东金桥、1小时到达人民广场,规划为崇明九大新市镇之一、海岛花园式的生态城镇。
1条高铁、1条轨交、4条隧桥、3大轨交,伴随交通升级,崇明将成为上海连接长三角北翼的重要枢纽。北沿江高铁打破区域的界限,从浦东机场出发,10分钟到达崇明。
与世界和中心城区的“亲密关系”,让这个世界级生态岛真正同长岛比肩,融入到CBD的通勤体系。岛屿栖居、CBD上班,在都市繁华与绿色宜居中切换自如,尽享城市美好的A面与B面。
海上云墅,城市分寸感的优雅回归
上海实验学校(附属东滩学校)与上海外国语大学(贤达经济人文学院)撑起精英级的教育资源,规划中的华山医院分院带来健康的安心保障,名岛生活广场与喜来登酒店、金茂凯悦酒店涌动着五星级的商业浪潮,3700亩36杆国际高尔夫度假区,舒展着绿意盎然的国际化休闲生活。
被东湖游览区、东滩湿地公园、东滩鸟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环绕的东滩-陈家镇板块,伴随风驰电掣的立体化交通建设,成为上海人民向绿色、低碳、健康型居住方式升级的乐土,与此同时,也成为各大地产商秀实力的必争之地。
2019年,这片生态文明的应许之地迎来了地产界史诗级的一场牵手——招商蛇口、碧桂园、仁恒置地,三个中国房地产百强榜上赫赫有名的地产商,分别携带着百年央企的“招商”基因、世界500强的雄厚实力、“善待土地,用心造好房”高端产品力,在陈家镇10.84万平米的滨江地块,分别以运营输出、物业输出、产品输出联手打造纯别墅项目东滩云墅,以片区城市扛鼎者的品质重塑区域别墅新标准。
上海是一座由大师打造的城市,从邬达克到葛雷高第、安藤忠雄,100多年来,大师级的目光统领着这座城市的审美。崇明,陈家镇,地产三强联手请来了三位大师,共同奉上区域首部由大师操刀的作品。邱德光+宋照清+金宇澄,文化大学室内设计专题讲师、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客座教授与矛盾文学奖获得者分别从各自的专业出发,打造具有独特文化价值的高端墅区典范。
“头伸出老虎窗,啊夜,层层叠叠屋顶”。金宇澄在《繁花》中描绘了1960年代的上海弄堂,时间若是向前追溯几十年,综合了西式联排与中式合院结构的石库门里弄、花园里弄尚未被“七十二家房客”分割,2-4层的联排建筑以里弄的形制构成了上海最早的高端住区,四件套的浴室、亭子间作为储藏室或是供佣人居住,低密空间赋予上海人特有的分寸感和体面。
牺牲利润空间,东滩云墅以0.8的超低容积率引领上海优雅居住方式的回归,将被人口增长挤压掉的空间与海派优雅重新安放回上海人的日常,以叠加+联排+合院的多风格多功能模式,打造适配型低密别墅住区。
距离产生美,经历了近一个月禁足宅家的人们最能懂得即使亲密家人之间,也需要足够的空间来确保生活和谐。低密、别墅,成为疫情之下许多人心中升起的小目标,东滩云墅有天有地、超高附赠的规划让这一目标超额兑现,让家中的老的小的有足够的空间安放、遛弯、撒野,从居家庭院、社区景观到外部生态湿地,360度无处不在的生态与自然,真正做到黄发垂髫、三生三适。
正如工业文明的终点是生态文明,东滩云墅置身生态中的低密设计,则是人类居住文明的更高级别。意大利封城之后,威尼斯的河水变清了,许久不见的鱼群与天鹅又回来了,海豚在撒丁岛港口肆意嬉闹。人们骤然发现工业与人类对于自然的破坏,以及注定要承担破坏自然的所有代价。
家门口一条清澈的江水、跑步时一阵清新的风、下厨时一捧清新无公害的蔬菜,这些看似庸常的小确幸成为城市中真正的奢侈,也注定成为人们现在乃至未来孜孜以求的高端生活方式。
那是地球与人类的互相尊重,是王维与陶渊明们回归山水的千年梦境,也是李子柒们追求的生活本质;
那是招商蛇口、碧桂园、仁恒置地在世界级生态岛上联手奉上的人居典范,更是《上海2035》的雄心所向。
世界未来向自然而生,城市未来向自然而生,生活未来向自然而生。人类的未来,写在自然之中。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蒋雯琦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