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直击现场

湖北重启|直击麻城解封首日:抢票的复工者天天盼着能走

澎湃新闻记者 朱莹 实习生 刘昱秀

2020-03-26 10:29  来源:澎湃新闻

麻城站开通首日,不少乘客办理退票、改签业务。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朱莹 图
封闭60余天的湖北省,3月25日零时开始解封,武汉市以外地区解除离鄂通道管控,铁路客站恢复办理到达和出发业务。
零点刚过,家住湖北黄冈麻城市的杨利打开手机购票App,想看看有没有放票。“一个月前就想走,现在有票了,第一时间抢,吃苦受罪也要走。”
零点没能买到票,杨利早上6点再次抢票,发现麻城到广州只剩高铁商务座,“太贵了买不起”,最后买了4张到南昌中转到广州的硬座票,要坐整整18个小时。但他觉得值,“没走,心一直是悬着的。”
当天,麻城市30余趟火车开通,售票厅排起长队,不少已经取票的旅客过来退票,还有一些咨询购票事宜。工作人员被问得最多的是需要什么证件才能通行、到目的地后是否要隔离。
火车站退票、咨询乘客多
25日,封闭60余天的麻城火车站开启。尽管下着雨,车站仍迎来不少旅客。上午11时许,售票大厅里,6个窗口均排起了队,大多是来退票改签的。
麻城火车站值班站长李俊良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一些已经取了纸质车票的乘客之前出不来,今天特意过来办理退票,3月25日之前买票的,退票不收手续费;25日开始正常运营之后购买的车票,退票正常收费。
进站大厅门口,2名医护身穿白大褂,为旅客测量体温,低于37.3摄氏度方能进站,“超过37.3摄氏度的话,就用水银体温计再量一次,还是超过,就要上报指挥部。”测量体温的护士介绍。
测量体温后,乘客在自助验票机上刷身份证、车票,安检人员查看健康码绿码后,才能进站候车。
医护人员为进站旅客测量体温。
安检处,不时有乘客前来询问:“我明天走,需要带什么证件?”“从九江中转到深圳可以吗?到九江了不会不让我们下车吧?”“会让我们隔离吗?”……
李俊良介绍,旅客只要能买到票,并且有绿码,就能进站乘车;到站后会怎么样,要咨询到达的车站,“每个省通行政策不一样。”
“我就怕下了火车,南昌那边有什么事,不知道有什么情况。”旅客虞珍珍带着三个孩子回广东河源市龙川县,没买到直达车,她只能从南昌中转回龙川。
虞珍珍这段时间每天早上睁眼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晚上12点过了才睡,就怕错过出行通知。“能走的话肯定赶紧走,哪个晓得待会儿又有什么情况留住了呢?”
李俊良25日发现,麻城站首日客流量比平时少很多,每趟车上下车平均几个人,“今天很多人还没反应过来,估计明天开始会变多。”
麻城站平时有58趟车通行,25日仅开通17趟,主要到广东深圳、福建厦门、山东济南、广西南宁等地,其他车次也将陆续开通,具体时间要等调度命令。目前,车站工作人员24小时轮班,3班倒,每个班组21人。每天早晚对整个片区进行2次消毒。
3月25日14时40分,江苏无锡到麻城“点对点”返岗复工专列,载着728名务工人员驶向无锡。
返岗复工专列最早是在3月20日开通。当天,983名务工人员乘坐专列回到深圳。之后,有至少3趟返回深圳、东莞的复工专列。李俊良告诉澎湃新闻,目前接到通知,专列一直开到3月29日。
“旅客一天比一天少。”离鄂通道开启后,麻城市客运站工作人员王继锋感觉,客运旅客变少了。
3月15日,112名麻城务工人员登上直达东莞的大巴。之后,市人社局、各社区、乡镇等,组织务工人员“点对点”包车返岗,也可以个人自发组织。40座的车,人数达50%,有20人,就能申请包车。刚开始只能去深圳,目前除北京、上海外,其他地区都能去,每天有几百人包车走。
“武汉也可以去,必须公司发函到高速路口接人,或者公司派车到麻城客运站来接。”王继锋介绍,包车离鄂的乘客,必须有绿码、复岗证明,提前上交给防控指挥部审批,一般两三个小时就能通过。乘客上下车车辆都会消毒,要间隔着乘坐。
不过,目前麻城客运站还未正式开通,“个人必须组团才能出去。”
“天天盼着能走”
25日早上抢到票后,杨利心急火燎地收拾行李,匆匆吃过午饭,一家四口提前2个多小时到车站等候,担心车站人多,误了点。
46岁的杨利在广州一家电子厂上班,儿子和女儿也在广州上学。他们1月20日回麻城过年,原定2月1日返程,未料遇上封城,走不了。
“我要晓得要封城,打死也不回来。”杨利懊悔不已,家里两个孩子读书,挣钱全靠他一人,一两个月没收入,“压力好大,头急大了,下一年都不敢回家(过年)了。”
杨利家在乡里,两个孩子上网课,得买流量上网,信号不好,经常掉线、登不上。公司2月就复工了,一直催他回去,还让他第一时间关注返岗信息,买不到票的话,从临近的安徽金寨县坐车回广州。
“从麻城新增病例降为0开始,天天盯着,盼着能走。”杨利尝试了各种办法,返岗证明、复工证明、健康证等,全都办了,“就是没有车”。他进了好几个拼车群,一家四口,跟人拼一辆车,坐不了;拼两辆车,时间不好凑。
广州人社局、麻城人社局,他全登记了,由于没有直达广州的大巴,坐不了,“去深圳的人都坐不上去,我们去广州的更坐不上。”
“之前一直想走,到九江的车少,人也少,包不了车,走不了。”坐在候车室,张跃红心情忐忑。她和丈夫、儿子准备回江西九江婆家。
麻城站开通首日,乘客在候车。
儿子在九江读小学二年级,那边的学生已经开始用网络电视上课,教材、辅导资料都发下来了。儿子是班上唯一在湖北的学生,只能用手机上网课,没有教材,她就找人借湖北版的,但课后作业没法做,只能回去后再补。
更让她担心的是,九江管控较严,村委会一直让她别回去。
张跃红在九江一家手机配件厂上班。3月3日,她找公司开复工证明,公司说湖北籍员工暂未复工。3月8日,她找九江家所在的村委会开接收证明,被告知现在还不能回去,再等等;18日又问了一次,村干部说必须有湖北的健康证明和通行证才能开,“我说只有他们那边提供接收证明,湖北这边才开得了健康证明和通行证,他们还是不给我开。”
3月21号,九江市政府发文,湖北低风险地区人员回九江,只要持湖北绿码和江西绿码就不用隔离。
张跃红看到了希望,3月25日一早买了回九江的票。上车前,她和村干部报备,村干部说还没接到新通知,按照3月18日的文件,必须当地政府审批手续后才能回去,“我都到路上了,他还是说不要我们回去,回去就要送到县医院强制隔离。我现在也不知道回去后会是什么情况。”
说到这儿,张跃红眼中含泪,“如果不让我们回乡,只能到九江其他地方想办法了。这个时候找亲戚也不方便。”
好在,3月25日回九江后,村委会只让她登记了信息。“刚开始可能是想阻止我回来,现在回来了,也只能作罢。”张跃红终于松了口气,“相信情况会慢慢变好。”
据麻城发布报道,截至3月35日,麻城采取点对点包车、专列等方式,输出务工人员9万人。麻城人社部门将继续统计外出务工人员信息,积极与各地人社部门联系,派出更多“点对点”复工专车,精准施策,跑出复工复产加速度。
除麻城外,湖北鄂州、孝感等地也开通了赴粤返岗复工“点对点”直达专列。4月8日零时起,武汉将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复对外交通。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杨利、张跃红为化名)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徐笛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