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唐人街

全球战疫·连线|都灵窝居记:疫情让意大利人渐渐待在家里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谭秀慧

2020-03-25 17:54  来源:澎湃新闻

3月23日早上七点的时候接到一个从俄罗斯打来的陌生电话,非常诧异,原来是我的航班有一半被取消了。
这是我一月中旬的时候预订的回国机票,在意大利学习了两年多,已经到了告别的时间。原本计划4月底回国,从都灵到米兰搭飞机,在莫斯科转机回北京,也准备在最后的学习期间和导师同事同学们多多交流聚会。可是因为新冠肺炎的暴发,现在一切都慌张失措也遥不可及。
从“主动避险”到“被动隔离”
最近的一个月,我一直窝在意大利都灵的家里。
我的住所离物理学院很近,和房东约好了结束合同的时间也是我回国的时间。可是现在很多结束学习回国的手续都没有办法进行了,而意大利这边为我准备的培养基金也已用完。
自从2月21日开始,意大利北部伦巴第大区突然出现了三例病例,我就预感不妙。我身边所有的教授同事朋友以及街上的民众尽管对于中国的疫情严峻之势有所耳闻,但是他们基本没有忧虑过意大利会出现失控的情况。当时还一直讨论3月的哪个周末一起出去春游,或者去哪个城市参加学术会议。
那天我还特意与办公室的同事聊起了这三例突发确诊,他们认为应该没有大碍,肯定能够马上遏止传播。当时他们对我的担心感到多余甚至可笑,表示在意大利有非常好的医疗设施和医生护士,而且一直传言这个病只是对老年人攻击强烈。尽管我拿出国内的各种报告数据来解释,他们依然不以为意。在3月前的周末还邀请我去家里聚餐,我因为疫情的缘故拒绝了之后,意大利的朋友感叹我多虑了。
可是后来的发展态势甚至超过了我的想象。那个时候口罩已经开始涨价,市面上的一次性医用口罩已经卖到4欧元一只。我到网上还找到其他货源,下单了两次之后终于用36欧元买到了50个一次性医用口罩。收到口罩后,当时意大利已经确诊了3000多例了,我开始打算是不是应该提前回国。正当犹豫之际过两天意大利就“封国”了。
唯一让人宽慰的消息是国内的疫情开始降温,总体确诊数字开始趋于稳定。欧洲的其他国家的疫情也因为宽松的边境和方便的交通,慢慢地传染开来。我们学校发了好几封通知学校关闭的邮件,关闭的时间也一次次延长。娱乐场所也相继关闭,我从“主动避险”到“被动隔离”。
事情正在好转?
从疫情暴发开始,留学圈里就每天一直讨论这些事情。一开始很多人寻找可以邮寄口罩回国的方式,到现在反向咨询从国内如何寄口罩来意大利。还有很多人每天讨论安全回国的方式和路线,并且分享了不同的航班的情况以及回国隔离的细节。
可与此同时,也有个别想要回国却不遵纪守法的外籍华人或者留学生在回国隔离期间做了很多令人寒心的事情。在整个防疫期间各种工作在前线的人员牺牲了自己的时间精力甚至是健康和生命,一步步一天天控制疫情,才让我们能在遥远的异国他乡拥有安心,充满信心,才能让我们在风雨之中有一个温暖安全的庇护之所。由于个别人的行为,网上出现了一些排斥中国留学生回国的声音,但也有更多人表示“他们是我们的同胞,应该多一些理解,不能让他们寒心”。
每天傍晚六点是意大利公布每日新增确诊人数,死亡人数和治愈人数的时间,可是连续好几天新增人数超过3000而且呈上升状态,幸而看到祖国已经开始外派医疗团队和器械用品支援意大利。有时候甚至幻想,即如果自己不小心染病或许还能在医院有同胞的治疗陪伴。
终于在这样的情况下,办公室的其他欧洲国家的同事们也相继回到他们各自的国家,尽管每个国家有着或大或小的疫情。意大利本地人也压抑着骨子里喜爱热闹和聚会的个性,也渐渐待在家里办公。学校里的教授们也在网上教课,我现在所有的工作用电子邮件交流。
“自我声明”,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本人提供
如今根据规定个人出门需要携带一份“自我声明”,包括自己的个人信息、出门目的以及声明自己明白最新法律法规和没有感染新冠病毒,如若有作假则会有罚款甚至牢狱之灾。在窝居了一个月实在没有食材的情况下,我携带一份手抄声明,戴着两个口罩,在各种防护下出门去购买食物。
因为无法打印,被迫手写的“自我声明”
超市里面物品充足,可是顾客也不少!没有太多人戴口罩或做其他严格的防护,甚至人与人之间需要距离一米的规定也没有遵守。因此相比于国内的严格认真,这边民众的抗疫观念依然有所不同或者有些松懈。
采购的食材
我们这些留学生因为从国内的疫情中耳濡目染扎实可靠的防疫知识,并且觉得可以坚持熬过这段时间,本着不给国家再增加负担的心态,也避免在路途上面可能有更大感染几率的想法,坚守在自己的小小房间里。
我因为已经早在两个多月前买好了俄罗斯航空的机票,心想在4月底的时候疫情也许已经缓解很多,想必可以比较顺利地回国。没料到昨天晚上俄罗斯颁布新的规定,每个国家只允许开设一条航线,而意大利的出发城市便是罗马,我从米兰出发肯定是不可能了。
现在还没有办法决定如何及何时回国,也不知道能不能与意大利的学习生涯好好地说声再见。但是也同样是在昨天开始,意大利的新增确诊病例数开始有回落的趋势,衷心希望这是一切好转的真实信号。
(谭秀慧,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都灵大学联合培养项目物理系粒子宇宙学在读博士)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