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疫情中的三个武汉企业案例:最担心客户流失,都希望尽快复工
罗知
2020-03-05 08:41  来源:澎湃新闻
由于笔者深处新冠疫情的最中心——武汉,因此最近一直在调研湖北特别是武汉的民营企业运行状况,前期我们撰写了《疫情冲击下湖北省企业的经营状况分析与政策建议》(2020-03-01,澎湃商学院),得到了很多反馈。由于文章披露的是573家企业样本的统计数据,虽然具有代表性,但是一些企业的特殊困难可能在文章中无法体现。
为此,2020年3月3日,笔者深度访谈了三个企业案例:大型制药民营企业、中型高科技化工企业和小型的传统制造业企业,发现大有大的苦衷,小有小的困难。
大型制药民营企业:市场的建立花费几年,客户的流失只需两个月
由于受采访的这家大型制药民营企业在武汉经营多年、业绩优异,属于武汉的明星级企业,而且在疫情中制药行业应该是属于受冲击最小甚至是受益的产业,所以我预先判断这家优秀的大型制药民营企业面临的困难应该是很小的。
但是,访谈结果出乎意料。由于企业生产的部分药物属于防疫物资,因此即使在春节期间这家药企也没有停产,然而不停产也面临很大问题。
第一,由于绝大部分员工无法到岗(到岗率只有20%左右),目前药厂的产能只有去年的1/5到1/4,无法向国内大多数客户供货,出口市场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制药厂负责人说,如果1-2个月无法履行合约、向下游药商供货,他们的市场就会被竞争对手挤占,目前这种情况已经开始频频出现。更为重要的是,不像餐饮娱乐业,药品的市场份额并不会在疫情结束后就马上恢复,因为药品销售合同一般一年一签,客户一旦流失,公司市场份额下降少则一年,多则长期难以恢复,特别是重新夺回海外市场,难度极大。制药企业负责人也指出,市场份额一旦流失后难以夺回的情况也广泛存在于制造业企业,因为供应链和产业链上的合同都是中长期的。
第二,受疫情影响,湖北境内的医疗资源几乎全部被投入到新冠肺炎的治疗中,对企业生产的其他病种的药物需求量大幅下降。而作为一家社会责任感很强的企业,这家民营药厂虽然生产抗疫药品,但是将大部分药品都捐献给医院了,并未给企业带来多少收入。好在由于企业属于政府抗击疫情的重点采购企业,银行主动为企业提供了数亿元的低息贷款,缓解了现金流压力。
当我试图了解企业对于停工忍耐的极限是多久时,企业负责人告诉我,对他们而言,成本都是其次的,只要能开工保住市场份额,多加多少成本他们都不在乎。企业在1月底的高层会议上预判是2月底必须全面复工。然而现在已经是3月了,很多损失无法挽回。企业负责人还谈到,他们在湖北省内的其他地市也有厂,其中一个厂所在的地市已经多天没有新增病例了,是不是可以先安排这些地方的企业先开工呢?“外防输入”当然是必需的,但是有序复工并不会导致疫情的反复啊。3月1日,湖北首次发布县(市、区)疫情风险等级地图,这是不是意味着有逐步分地区复工的可能性呢?对此,也让企业家有所期待。
中型化工材料企业:我是生产防疫物资的企业,可是我到现在也不能全面开工
这家中型化工材料企业生产的是防疫用的原材料,这种原材料是湖北乃至全国都紧缺的材料,但是目前这家企业连管理层和保安全都算进去,开工的人不足全部员工的1/10,远不能满足省内供应需求。如果能够增员扩产,产能可以扩大到目前的10倍,极大缓解省内该原材料的供应压力。
企业家告诉我,他们的生产线工位之间距离很大,企业有充足的员工宿舍,企业按照政府要求为员工定点配餐,可以实现封闭式生产,而且自己准备了大量的防疫物资,完全有能力做到有效防范新冠肺炎在工厂蔓延。企业家非常着急,多次打报告申请增员扩产,但是各个部门之间的协调不顺畅,增员扩产的批准环节困难重重,导致手续一直无法办理。目前仅2月份,企业就预亏1000万左右。如果维持这种状况,3月份亏损还会加大。
我当时就提出疑问:“您的企业在武汉市某区属于中上水平,而且生产的还是防疫物品,为什么扩产这么困难呢?”
企业家的话令我顿悟:现在政府的所有精力都在抗击疫情,公务员几乎都下沉到社区,政府很多日常工作都已经停摆,协调起来十分困难,且主管部门担心扩产增员带来防疫风险。这位企业家补充说,他们的企业并不在某区的网格化管理范围之内,所以至少在2月中旬之前,没有相关的政府部门向他询问关于企业的生产经营、疫情防控和生活保障情况。企业目前的所有防疫物资和生活物资全部是委托朋友组织的,企业留守员工生产生活基本靠自救。他还补充道:其他很多省份对重点保障企业购买生产防疫物资的机器设备补贴高达80%甚至100%,但不知为何,湖北省只补贴了50%。
小型传统制造业企业:我也想申请优惠政策,可是我连办公室的电脑都拿不到
这家小型传统制造业企业是生产汽车零部件的,目前处于完全停工的状态。
企业家告诉我,他们的市场主要是湖北地区,所以如果湖北其他的地区都不开工,他们的下游供应商就不会去找替代的汽配材料工厂,所有合同只是延期而已,并不会被取消,这样他们的市场份额就不会萎缩。但是就在3月3日,他接到湖北境内某地市的大型下游厂商要求他供货的函件。他说,这样的话,情况就会变得糟糕,我如果一个月不能供货,对方肯定会寻找新的供应商。我们小企业这两年的利润很薄,如果市场份额下降三成,企业就无法支撑了。
我问他,您的企业目前具备开工的条件吗?企业家告诉我,他准备了防疫物资,但是没有员工宿舍和食堂。政府是不是能帮助他们联系附近的酒店作为员工隔离点,配送餐饮?他说他愿意承担费用,只有尽快恢复企业的生产,才能保住他辛苦经营多年的小厂。
与前面的大型企业和中型企业不同,这家小型汽配厂对成本还是相当敏感。当问到是否享受各种税收优惠、社保和公积金减免时,他告诉我:目前企业所有的资料都在公司的电脑里,他根本无法出门,拿不到电脑,所以没有办法申请。当然,这些减免应该多多少少会有一些。所以,对于这一块政策优惠的落实,他并不是很着急。
相反,他提到企业租用了两个高压变电器机位,这两个机位每月租金是18000元,但是企业没有开工的情况下,这块费用仍然需要交纳,政府是否可以在这一块对企业进行减免。
对于三位企业家,我都问了同一个问题:“你们觉得政府的各种税收、社保和公积金优惠政策对企业的帮助有多大?”
虽然各自经营的企业体量差异很大,但是三位企业家给我的答案却是惊人的一致:
政府出台这些政策,企业非常感激,但是这些政策对于企业而言可能并不是最紧迫的,我们希望能尽快复工。没有复工,就没有现金流,企业不能运转只能倒闭。对于一家处于如此境地的企业而言,连生产都没有,税收、社保、公积金优惠又有什么用呢?
企业家们也给出了几乎相同的复工建议:
首先,希望停工政策不要一刀切,而要根据疫情的轻重和企业的实际情况来分批次、分类别实施有序复工;
第二,由于三家企业七到九成的员工均是湖北籍员工,因此只需要保证湖北境内的人员流动(人员不出省),企业的大部分产能就可以恢复,再加上物流畅通,企业生存概率很高;
第三,复工虽然对抗疫有风险,但是要权衡疫情风险和企业生存风险,找到一个平衡点。如果等到0新增才能复工,企业恐怕会元气大伤甚至生存困难;
第四,希望中央政府出台中长期(2-3年)政策扶持湖北企业,帮助湖北企业恢复和发展。

(作者罗知为武汉大学中国新民营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经济系主任、教授)

责任编辑:蔡军剑

校对:施鋆

338
全国复工复产指南和政策查询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