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化课

诗人游子雪松因肺炎去世,生前曾发表多首抗疫诗

澎湃新闻记者 范佳来

2020-02-15 09:36  来源:澎湃新闻

1月19日,诗人游子雪松经武汉至荆门,不幸被冠状病毒传染,在荆门市钟祥人民医院救治,被确诊为冠状病毒传染性肺炎。抢救无效后,于2月13日下午15时58分去世。
游子雪松,本名陈学松,曾用名陈松,安徽省寿县人。长淮诗社主席团成员、副社长,安徽省作协会员,乡愁诗人。
诗人游子雪松在生前曾发表多首抗疫诗。在名为《醒醒!人类 》的诗中他提到:“安慰亲朋故旧,告诉她们,我的江湖风平浪稳/你在家乡还好吗?身边,有没有疫情/我们祈祷上苍,不如鞭挞自己的良心/给善良和弱势一些温暖,关注和庇护/也是给我们自已生存留下退路。”
在名为《墓志铭》的诗中,他提到:“假如,在异乡我走不出这次春天的逃亡/当你打开朋友圈,就能读到这首我的/墓志铭。”一语成谶。
游子雪松曾任长淮诗社主席团成员,在长淮诗社主席团的悼词中写道:“游子雪松先生为了生计,一生颠沛流离、浪迹江湖,但一直挚爱诗歌,写诗、编诗、扶持新人。多年来,他先后在风起中文网等多家网络平台、论坛做过诗歌版主。近年来,又发起、组办安徽寿州珍珠泉文学笔会,创办《珍珠泉》诗歌刊物,主编出版《诗意寿州》诗文集,出版个人诗集《我的乡愁依山傍水》。”
“游子雪松为新诗的写作、传播与普及,付出了大量心血,为淮南暨寿县文化、文学事业做出贡献。他为人耿直、忠厚真诚、善以待人、和蔼可亲,在诗歌圈广受尊重、备受爱戴。他的不幸是武汉瞒报疫情的一个微不足道的牺牲品,却是他个体生命的最大悲剧;同时,也是广大诗友痛失良师益友的伤痛。”
诗人李廷武在对游子雪松的悼词中沉痛地写道:“把魂灵留在异乡,无愧游子。愿雪松常驻,在诗歌圣地。”
以下是对他的部分作品摘录:
墓志铭

来自老家确切的消息——
故乡目前还没有发现一例冠状病毒
这让我释然,欣慰。千里之外的那片故土
是我一生都无法割舍的牵绊
这里是生养我的土地,现在
依然住着我的亲人,故旧和亲朋
瓦埠湖,古芍陂,长淮与淝水
骨头里浸润它们生生不息的方言和胎记
这首诗不长,不用公开浏览和发表
假如,在异乡我走不出这次春天的逃亡
当你打开朋友圈,就能读到这首我的
墓志铭

在中果园街,我不想写诗

说到中果园,外地人鲜为人知
其实这里原本就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区
我只有在无聊时才走上三楼平台
看一看车少人稀的石诚大道
即使有三俩个路人,我也无法揣测
他们藏在口罩下的表情和内心

在中果园街,我不想写诗,当然
如果条件允可,我想联系一下女诗人余秀华
问问她的灵感里如何安置这场疫情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