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美数课

763例确诊患者的故事,还原新冠病毒向全国扩散的路径

澎湃新闻记者 邹熳云 王亚赛 张轶君 陈良贤

2020-02-05 17:53  来源:澎湃新闻

1月12日,一位常住湖北黄冈的居民坐上了前往广东珠海的高铁。到达的第二天,她开始咳嗽,以为是普通感冒,自己就先买了点药吃着,可是症状并没有得到缓解。1月19日,她因咳嗽加重来到中山大学附属第五医院诊治。三天后,晚上10点,她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
这天是1月21日。她不知道的是,再过15天,黄冈会累计确诊1645例新冠肺炎病例,位居全国第二。

有类似情况的还有孝感、荆门和襄阳等湖北地级市。甚至1000公里外的浙江温州、广东广州、深圳等城市,也因与武汉的密切人员往来,随着春运返乡的开始,慢慢成为了重点疫区。
而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截至1月27日的各地卫健委公布确诊病例中,搜集并分析了763例确诊患者的详情,试着还原病毒扩散的路径。值得指出的是,各地之间的个案数量差异主要因为政府的信息公开程度不同,因此地区之间的数量不具有可比性。
368名后期确诊患者在武汉“封城”前一周离汉
1月23日早上10点,武汉关闭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而这距离今年春运正式开始的1月10日已经过去了13天。

过去的这13天,正是每年人们固定返乡的日子。没有多少人被警示到,大家依旧像往年一样,拿起行李,探亲、出游、回家聚餐。
如上图所示,在506例有明确行程信息披露的病例里,368例在武汉“封城”前一周离汉。出入武汉的后期确诊患者人数高峰期在1月19日和20日,这两天一共有130名后来确诊的患者出城,占到了总数的27%。
1月20日晚,钟南山在央视《新闻1+1》栏目中确认了病毒具有人传人的特征。从那天晚上,再到武汉23号封城,又过去了3天时间。21日,56名后来确诊患者出城;22日,62名;23日,36名。
47名患者离开武汉后曾去过不止一个城市
来自河北邯郸的一名患者,1月15日和父母一起到武汉旅游,18日移动到厦门,19日发病,22日抵达深圳就立即入院就诊。
和他一样,离开武汉可能只是很多人春节出行的第一步。在公开的506例确诊患者行程中,47名患者从武汉离开后,又经过了多个目的地,占到了总数的9%。

此外,还有28例确诊患者案例显示,他们和武汉并无直接交际,仅有湖北其他省份的旅游史。更有甚者只因在旅途中途经武汉而患病。
安徽合肥的叶某,1月9日前往湖南郴州出差,中途在武汉换乘,1月10日返回合肥。1月10日发病,1月23日确诊。
还有一名长居深圳的患者,1月19日从深圳出发前往天津,高铁在武汉停留了数分钟,1月22日到达吉林市,1月27日在当地确诊。
不过,停留时间的长短和后期是否患病确实没有直接关系。如下图所示,67名短暂停留过武汉的患者中,17人仅停留一天,4人停留了一天不到。

值得指出的是,上述数据也只反映了患者行程的一部分,只有少数患者的城市内部移动轨迹得以公示。
从出现症状到就诊入院,最长间隔近一月
防控在于警示。“这次疫情其实各方面对我们信息的披露是不满意的”,武汉市长周先旺27日接受央视访问时表示。
确诊患者从出现症状到就诊入院的时间间隔变化,侧面验证了这一现象。由于新冠肺炎症状和普通感冒很像,大多患者甚至医生一开始并不能察觉到患病的严重性。
陕西安康市的一名患者,长期在湖北十堰居住,他早在12月底就出现了症状,但直到1月21日才到白河县就诊。
山东成武县的患者田某,长期在湖北荆州工作。1月9日返回老家,1月20日出现症状,当日在村卫生室输液治疗,未见好转,22日前往成武县田集镇卫生院就诊,依旧未见好转,23日到成武县医院就诊,被隔离治疗。1月26日确诊。

如上图所示,以1月18日作为分界点,前后的时间间隔差距很大。特别是从1月22日起,当日出现症状即就诊的患者数量剧增。这天,湖北省启动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二级应急响应。第二天,浙江、湖南、广东相继启动了一级响应。
家属和同事是人传人特征的主要受害者
“今年上门,明年上坟”,这是网传河南防疫的硬核标语。虽然口气有些绝情,但不是没有道理。
以上所述的时空特征,再加上人传人的特征,带来的后果就是大批的后期确诊患者早已到达全国各地,将病毒带给密切接触者,甚至引发聚集性传染。据新华社报道,截至2月4日中午,山东省发现聚集性疫情60起,其中49起为家庭聚集性疫情。
总体而言,家属和同事是最主要受害者,因为他们属于每天在熟人空间能遇见的人。在151例人传人确诊患者中,共有64例属于这种情况。下图以山东和天津的两组传播为例。

公共空间也是病毒传播的重要途径。在151例人传人确诊患者中,共有20例属于这种情况。他们之中,有的人是因为参加了同行者中有武汉籍患者的云南旅行团,有的人是因为和武汉籍患者同事聚餐,还有的人则是因为在公共交通工具上遇到了武汉旅客。

最后一种常见的人传人场景则是在医院。这种传染案例的详情公布得不多,截至1月27日,仅有以下来自江西新余市的5例。5名医院职工被感染,其中两名又分别将病毒传染给了自己的母亲和妻子。

鸣谢:
王绪静、李虹萦、赵娅男参与数据整理工作

文中所使用的的数据已公开在下列地址:

1、石墨文档
https://shimo.im/sheets/jxtKhwDt6VvYg6xV/MODOC
2、Github
https://github.com/839-Studio/Noval-Coronavirus-763-Cases

数据收集不易,如使用数据请标注:“疫情数据由澎湃新闻美数课整理提供”。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吕妍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