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运动家

俄罗斯体育是否禁赛尚存变数,西方机构持续“落井下石”

澎湃新闻记者 李琼

2019-12-10 17:00  来源:澎湃新闻

北京时间12月9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执行委员会(WADA)通过了“对俄罗斯禁赛四年”的提案。这意味着,俄罗斯未来四年来将不得参加国际重大赛事,也不得申办和举办国际重大赛事。
如果判罚成立,俄罗斯将错过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2022年卡塔尔足球世界杯,以及同一年进行的北京冬季奥运会。当然,如果俄罗斯运动员可以自证清白,那么他们可以以中立身份参加国际赛事。
目前,俄罗斯有21天的时间进行上诉,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已经表态将对WADA的制裁决定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发起申诉。而俄总统普京更是称这一决定“带有鲜明的政治色彩”。
“上一届就是这样,没什么可怕的”
俄罗斯的兴奋剂丑闻可以追溯到2013年,当时英国媒体《星期日泰晤士报》率先报道了这一事。之后一年,德国媒体用纪录片的形式,揭露俄罗斯系统性服用兴奋剂和销毁证据、篡改数据等问题。
随着该事件的进一步扩大,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介入,并组成一个三人的独立调查小组。2015年,WADA率先公布调查结果称,俄罗斯田径协会涉嫌”系统性”使用兴奋剂。
2016年,WADA再次公布调查报告: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期间,俄罗斯代表团有组织地使用兴奋剂。而一些政府官员为躲过兴奋剂检测,甚至偷换了俄罗斯运动员的送检尿样。
在当年的里约奥运会上,尽管面临国家指使集体服用兴奋剂的指控,俄罗斯代表队并没有被整体禁赛,只是全部田径和举重项目被禁赛。而在之后的残奥会会上,俄选手则被集体禁赛。
2017年12月,根据瑞士前总统施密德历经17个月完成的调查报告,国际奥委会决定禁止俄罗斯参加在2018年的平昌冬季奥运会,但是能证明自己清白的俄罗斯运动员可以以中立身份参赛。
随后,俄罗斯也开始承认在兴奋剂监管上存在纰漏。去年9月,WADA称俄罗斯已经同意把莫斯科实验室中的数据和样本经由一名独立专家交给WADA,而后者也将考虑对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进行解禁。
但两边和谐的气氛随即急转直下。由于俄罗斯方面未能在2018年12月31日这一指定最后期限前提供上述数据和资料,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对其启动了正式的合规程序审查,并宣布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不合规。
这也最终导致了“对俄罗斯禁赛四年”提案的形成。与WADA同样强硬的是俄罗斯政府,无论是总理梅德韦杰夫还是总统普京,他们认为这一事件带有政治色彩,俄罗斯有权进行上诉。
不过,在俄罗斯体育内部,似乎对制裁已经“习以为常”。
“我认为这对俄罗斯体育来说不是一场灾难。”俄罗斯冰壶联盟主席Dmitry Svishchev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有些无奈,但表示大家也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
“尽管不能代表国家,但运动员依旧可以举着奥林匹克的旗帜以中立身份参赛。我们在上一届奥运会上就经历过这种情况,这没有什么可怕的。
平昌冬奥前,俄罗斯国家电视台称不转播平昌冬奥会,并将奥运五环打上斜杠。
“冷战思维”依旧作祟
俄罗斯被禁赛的消息再度传来后,不少西方国家都持支持的态度,这其中就包括了也曾被兴奋剂风波困扰多年的澳大利亚。
“WADA发出了一个强有力的信息,这是前所未有的禁令。”明年将带队参加东京奥运会的澳大利亚奥委会副主席伊恩·切斯特曼十分支持WADA的禁令。
“每个运动员都应该有信心在干净、公平的环境中比赛。”但似乎,澳大利亚奥委会忘了世锦赛期间他们服用兴奋剂的那位游泳女选手……
而对俄罗斯进行禁赛4年的处罚,甚至有不少人认为还不够严厉。美国反兴奋剂机构负责人特拉维斯·泰加特就表示,WADA的做法是“对干净运动员的又一次毁灭性打击”。
泰加特还认为,WADA在实施禁令的同时也允许能够自证清白的运动员以中立身份参赛,这就为他们个人敞开了东京奥运会的大门,“但他们的行为根本没有改变。”
这位美国反兴奋剂机构负责人的观点得到了由运动员成立的“全球运动员Global Athlete”组织的响应。该组织甚至认为,WADA实际上是被俄罗斯人“愚弄了”,而且这种处罚也是“不合目的”。
但在网友看来,欧美运动员很多人依靠哮喘为幌子进行药物治疗的事实,却从来缺乏合理的解释。我们也能从中看出,欧美机构面对体育竞赛依旧带有“冷战思维”,这并不是现今体育需要的
是否会被禁赛还存在变数
WADA再度提出对俄罗斯禁赛,看似来势汹汹,但其实也不是想禁就能禁的。
目前俄罗斯已确定会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起申诉,WADA所谓的制裁能否在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前生效还不确定,而且有可能延续到2024年巴黎奥运会再执行。
事实上,作为独立第三方机构的WADA只是通过禁赛提案,俄罗斯究竟何时禁、如何禁、禁多少还是要看国际奥组委,以及国际田联、国际泳联等各个国际体育组织的态度。
三年前,WADA也是提出对俄罗斯进行全面的禁赛。但在当年奥运会开幕两周之前,国际奥委会(IOC)最终予以否决,有关个别运动员能否参赛将由各单项运动的国际运动总会决定。
当时,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认为,IOC在权衡利弊之后已经做出了最终的判决,“我这样认为,在集体责任的必要和每个运动员的公平权利之间,我们已经做出平衡考量。”
实际上,IOC对于俄罗斯的态度相对友好。就在今年1月WADA指控俄罗斯未能按时提交反兴奋剂实验室的有关资料和数据时,巴赫就曾表示俄罗斯已经因为兴奋剂问题接受了相关处罚。
“我们在平昌已经就俄罗斯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出现的兴奋剂问题做出了禁赛处罚。根据责任和情况的不同,国际奥委会对相关方面和人员做出了不同的处罚,俄罗斯奥委会已经接受了处罚。”
言下之意,俄罗斯已经为他们之前的行为付出了代价。在最新的声明里,IOC在官方社交媒体上是公开支持WADA的决定,但在未来前者如何对俄罗斯进行制裁仍未可知。
在日本方面,2020年东京奥组委则不愿意对此做过多评论。其发言人Masa Takaya表示东京奥运会组织委员会欢迎所有运动员参赛,“只要他们自身清白,能够与其他组织合作彻底执行反禁药措施。”
另一个态度友好的还有国际足联。在国际奥委会2017年对俄罗斯实施禁令后,国际足联曾回应称,IOC的制裁对2018年的俄罗斯世界杯准备活动“没有影响”。
对于能否参加2022年的卡塔尔世界杯,国际足联则表示正在与WADA接触,希望搞清楚这项决定实际的牵涉范围。不过,目前FIFA尚不清楚以中立身份参加世界杯的实际运作方式。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腾飞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