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上海书评

申闻︱扇面、画册与《佞宋词痕》——吴湖帆与毛泽东交往补证

申闻

2019-12-04 09:28  来源:澎湃新闻

关于吴湖帆与毛泽东的交往,今年2月,王叔重曾作《最后二十年:吴湖帆与毛泽东的交往片段》(见2019年2月19日《上海书评》)一文加以梳理。纵览全文可知,两人交往过程中,确有实物往来的,有两个片段:第一段是吴湖帆“委托叶恭绰请周恩来总理将新出版的《佞宋词痕》转赠毛泽东主席一套。不久后,吴湖帆收到毛主席派人送来的诗词手稿影印本作为回赠”,王叔重将此事发生的时间定于1953年。对此,刘聪在《〈佞宋词痕〉出版的前前后后》(见2019年6月20日《上海书评》)一文中,通过考察《佞宋词痕》出版始末,已再次确认《佞宋词痕》第一次正式出版是1954年,吴湖帆自然也就不可能在1953年向毛泽东赠送这本词集。二是吴湖帆拜托老师袁希洛向毛泽东转赠自己所画扇面,王叔重称:
同在这一年,吴湖帆就读草桥中学时的老师袁俶畬去北京面谒毛主席,托吴湖帆作扇面一帧作为礼物。毛主席向袁俶畬询问了吴湖帆的情况,当即请来人带回“一口钟”大衣,回赠吴湖帆。继而毛主席又派人送来五百元作为润格。这在1956年十二月十八日黄炎培致吴湖帆信中有提及。
袁希洛夫妇、吴湖帆等合影(1954年)

黄炎培致吴湖帆函(1956年)
从前文记述看,王叔重将此事发生的时间定在上海中国画院筹备委员会成立的1956年。此前,刘聪已用《佞宋词痕》正式出版的时间,间接辨正了王叔重关于吴湖帆赠送《佞宋词痕》时间的论断,于是他在《〈佞宋词痕〉出版的前前后后》中,换了一个不同于前者的说法:
1954年,吴湖帆将《佞宋词痕》付梓并广赠友朋……在当年广赠友朋后,吴湖帆还陆续将《佞宋词痕》赠送给上海市人民图书馆、南京图书馆、江西图书馆……(见北京匡时2014年秋拍各图书馆给吴氏回函)。后来,吴湖帆更将此书通过表兄黄炎培转赠给毛泽东。(一说是通过叶恭绰请周恩来转赠给毛泽东。)
之所以刘聪会将《佞宋词痕》赠送毛泽东的人改成黄炎培,或许是受到黄炎培1956年12月18日给吴湖帆回信的影响。不过,他在这个提法后,仍把王叔重的说法括注于后,很可能是没找到直接证据,故此存疑。
最近偶然看到袁希洛(1876-1962,字俶畬)晚年用蝇头小楷写的一份手稿,包括《北京观感录》与《唯物辩证的宇宙和灵魂》两部分内容,其中《北京观感录》是1955年9、10月间,袁氏受邀入京,参加新中国建国六周年国庆观礼的回忆录。与《黄炎培日记》所记相合,且黄氏1955年10月8日有“维代我访问袁俶畬见毛主席情况”的记录,证明袁氏在此之前已见过毛泽东。
袁希洛《北京观感录》(1957年)

毛泽东致袁希洛函(1953年12月3日)
检阅《北京观感录》,袁希洛记到,1955年10月4日晚二十一时,在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徐冰陪同下,于中南海颐年堂,会见毛泽东主席:
徐同志引导我俩在厅右客位的丝绒沙发坐下,两个青年同志,穿着整洁的白色制服,敬茶、敬香烟。不一会,毛主席从厅后出来,在电灯光下,面色红润,笑容相接。徐同志介绍了我俩姓名,相互握手。毛主席说:老先生和老太太都很清健。我们说:主席身体康健,托主席的福,我们身体尚好。就座后,我以吴湖帆所作珠穆尔拉峰(下圈去“画扇和其”四字)、所题《沁园春》词画扇,和玻版印画一册,及《佞宋词》一册呈送主席。主席展扇观览,我指珠穆峰顶一红点,说此是红旗在山峰飘扬。主席赞称,画、词都很好,说谢谢吴先生和您。次以我所著的《我的辨证推理唯物史观》六册和《唯物辩证的宇宙和灵魂》四册,呈之主席。说此是拙作,请主席指正。若以为可,即请交新华书局付印。主席略览目录,说现在不比前时,政治首长可以下一条子,须交付主管机关审定,不能即时照办。
在会见过程中,据《北京观感录》的记录,毛泽东并未详细询问吴湖帆的情况。其实,在袁希洛孙子袁哲豫的采访新闻稿《袁希洛——为孙中山大总统授印的“书生”》里,就曾摘录这部分内容,然采访稿件略有差错,关键在赠送毛泽东的东西名称上有讹误,故不惮重复,将袁氏手稿原文抄录如上。
根据袁希洛的回忆,他一共带了三件吴湖帆的东西给毛泽东,一柄吴氏书画扇、一本珂罗版画册、一册《佞宋词痕》。内中第二种珂罗版画册,想来应是吴湖帆新印的《梅景画笈》第二集;至于第一种、第三种,显然就是王叔重认为吴湖帆分别于1953年、1956年通过不同的人转赠给毛泽的书画扇面与新印的《佞宋词痕》。至此,情况已十分明了,真正一起把它们带进中南海的人就是袁希洛,正式送给毛泽东的时间是1955年10月4日晚上九点多。
《佞宋词痕》
此前,一直不知道吴湖帆送给毛泽东的扇子上书画的内容,据《北京观感录》所述,扇子正面画的是珠穆拉玛峰,峰顶上有一个小红点,表示红旗飘扬在珠峰之巅;背面书法写的是《沁园春》词,会不会是十卷本《佞宋词痕》里那阕《沁园春·珠穆拉玛峰》呢:
万里云山,一片银涛,多是雪封。认玉苍苍里,擎天柱石,白茫茫底,大地蒙茸。悬结冰层,空临绝壑,展季节狂飙撼谷穹。人共道,见草莱沾露,飞走潜踪。  横虹康藏西东,绾南国屏藩锁钥通。算云梦风流,凭谁管领,朝阳立马,惟我英雄。左挟昆仑,俯提扬子,正带砺山河顾盼中。齐鼓掌,仰红旗飘飏,第一高峰。
吴湖帆《沁园春》
可惜目前尚无证据表明,吴湖帆在扇子背面所写就是上面的词句,只能寄希望于未来,此扇若能被发现,问题便迎刃而解了。
此稿写出后,曾请教刘聪兄,承提示《沁园春》词中有“横虹康藏西东”一句,1955年10月西康省撤销,康藏公路改名为川藏公路,可为时间上的旁证。并告上海图书馆藏《佞宋词痕》稿本中收录另一阕《沁园春·三英雄登珠穆朗玛峰绝顶》,小序云“一九六〇年五月廿五日天将明时插上红旗”,则此当是1960年吴湖帆听闻成功登顶珠峰消息后所作。附记于此。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于淑娟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