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上海书评

俞晓群︱五行占:马祸之睹灾不悟

俞晓群

2019-12-06 15:30  来源:澎湃新闻

班固汉志论皇之不极,其中有马祸,他强调:“于《易》,《乾》为君为马,马任用而强力,君气毁,故有马祸。一曰,马多死及为怪,亦是也。”
《宋书·五行志》有记马祸七段:
其一,晋武帝太熙元年,辽东有马生角,在两耳下,长三寸。按刘向说,此兵象也。及帝晏驾之后,王室毒于兵祸,是其应也。京房《易传》曰:“臣易上,政不顺,厥妖马生角。”又有“天子亲伐,马生角”。《吕氏春秋》曰:“人君失道,马有生角。”
其二,晋惠帝元康元年十二月,皇太子将释奠,太傅赵王伦骖乘,至南城门,马止,力士推之不能动。伦入轺车,乃进。此马祸也。天戒若曰,伦不知义方,终为乱逆,非傅导行礼之人。伦不悟,故亡。
其三,元康九年十一月戊寅冬,有牝骝马惊奔至廷尉讯堂,悲鸣而死。是殆愍怀冤死之象也。见廷尉讯堂,又天意乎。
其四,晋孝怀帝永嘉六年二月,神马鸣南城门。
其五,晋元帝大兴二年,丹阳郡吏濮阳杨演马生驹,两头自颈前别,生而死。按司马彪说,政在私门,二头之象也。是后王敦陵上。
其六,晋成帝咸康八年五月甲戌,有马色赤如血,自宣阳门直走入于殿前,盘旋走出,寻逐莫知所在。己卯,帝不豫,六月崩。此马祸,又赤祥也。张重华在涼州,将诛其西河相张祚,祚厩马数十匹,同时悉皆无后尾。
其七,晋安帝隆安四年十月,梁州有马生角,刺史郭铨送示都督桓玄。案刘向说,马不当生角,由玄不当举兵向上也。覩灾不悟,故至夷灭。
《南齐书·五行志》记载马祸二段,有序文写道:“《传》曰:‘《易》曰《乾》为马。逆天气,马多死,故曰有马祸。’一曰,马者,兵象也。将有寇戎之事,故马为怪。”
其一,建武四年,王晏出至草市,马惊走,鼓步从车而归,十余日,晏诛。
其二,建武中,南岸有一蘭马,走逐路上女子,女子窘急,走入人家床下避之,马终不置,发床食女子股脚间肉都尽。禁司以闻,敕杀此马,是后频有寇贼。
《魏书·灵征志上》记载马祸二段,有序文写道:“《洪范论》曰:马者,兵象也,将有寇戎之事,故马为怪也。”
其一,肃宗熙平二年十一月辛未,恒州送马驹,肉尾长一尺,鬃处不生毛。
其二,正光元年九月,沃野镇官马为虫入耳,死者十四五。虫似螝,长五寸已下,大如箸。
《隋书·五行志》记载马祸六段,此处录一段:
其一,侯景僭尊号于江南,每将战,其所乘白马,长鸣蹀足者辄胜,垂头者辄不利。西州之役,马卧不起,景拜请,且箠之,竟不动。近马祸也。《洪范五行传》曰:“马者兵象。将有寇戎之事,故马为怪。”景因此大败。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彭珊珊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