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送到福利院后,数千韩国孩子沦为被倒卖的商品

2019-11-22 21:21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原创: 边条 X博士
这两天,人贩“梅姨”的画像传遍了朋友圈。
后来事情多次反转,先是公安部出面辟谣,此画像非官方发布。而后广东警方又回应,梅姨真实存在,后来流传的画像为专家绘制,相似度接近90%。
△ 网络流传的梅姨画像
事情真相如何,可能还得等官方信息进一步核实。
但这件事会爆火朋友圈,足以看出大家对于倒卖儿童的担忧。
而就在梅姨刷屏前几天,美联社爆出消息,韩国釜山一家福利院,从1975年到1987年通过贩卖儿童每年获利达2000万美元。
早在1987年,这家福利院就曾被爆出丑闻,其中包括儿童性侵、500多人被虐致死,福利院烧尸毁迹,甚至联合警方上街掳人。更关键的是,丑闻公之于众后,当地政府却不断地阻挠破案。
这就是韩国“釜山兄弟之家福利院事件”。
△ 有人称之为“韩国版纳粹集中营”
故事要从1987年初讲起。
当时,检察官金永元正在一家名为“兄弟之家“的福利院附近打野鸡,偶然听到了一个奇怪的传闻:福利院收容的流浪汉,经常在武装警卫的殴打下被迫劳动。
金永元开始怀疑:流浪者进入“兄弟之家”,本该享受福利待遇,可为什么会沦为“奴隶”?
金永元的怀疑并非没有道理。兄弟之家福利院建立于1975年。当时韩国经济腾飞,有意申奥证明国力。但与之相反的却是韩国糟糕的市容,街头不少乞讨儿童、流浪汉。
于是,总统朴正熙在全国开展“净化运动”,成立了包含兄弟之家在内的福利院和收容机构,为流浪者提供安身之所,还给他们准备了为期一年的就业培训机会。
意识到事情与之相反疑点重重,金检察官便带领10名警察突袭检查兄弟之家。
呈现在他们眼前的事实令人震惊。表面上搞福利的兄弟之家,其实就是个恐怖集中营。
△ 正在福利院外巡逻的警卫们
兄弟之家内部戒备森严,各处关口都有武装警卫看管,里面关押了4000多人,绝大多数为儿童、残疾人。为了方便管理,院方剥夺了他们的名字,只以数字编号来代称。
为了让关押者服软,刚一进福利院,警卫就会棍棒殴打他们。
有人回忆,他进去第二天,就被打到满脸是血,三天无法吃饭。
△ 流浪者们在兄弟之家遭遇的各种暴行
除了殴打,强奸也时有发生,受害者不少还是孩子。
李彩智在13岁时曾被送进兄弟之家,没多久就被警卫强奸。她试图自杀没有成功,而强奸她的警卫,第二年却升任兄弟之家CEO的私人助理。
△ 每当灯关上,性虐待就会开始。女孩们被捆在床上,任警卫们侵害
当他们被打伤后,会被送往内部病院。但这里并没有医生,只有些十来岁的孩子负责照顾,伤者往往伤口化脓、腐烂也无人管。很多人来了病情反而恶化,痛苦的死去。
据统计,12年间兄弟之家受虐而死的人数,达到了惊人的513位。
△ 这还只是福利院官方的数据,死因大多记录为“心脏衰竭”自然死亡
由于死亡人数太多,福利院建立了一套系统的尸体处理方法。
婴儿和儿童尸体小,通常会被混合着垃圾直接烧掉,尸骨难寻。
成年人的尸体可能相对难处理,所以大多被掩埋。
在案件曝光后几年,兄弟之家被关闭。而当原址被重新开发时,施工队在后山挖出了100多根遗骨。有人推测,在这片山坡上可能还藏着数百具尸骨。
甚至有些尸体,被以300万-500万韩元的价格,送到医学院用作“医疗目的”。
△ 兄弟之家受害者向记者介绍当年福利院抛尸的后山
更可怕的是,金永元调查后发现,这些囚犯90%都不是真正的无家可归者。
除了孤儿和流浪汉,街头小商贩、擦皮鞋的孩子、无业混混,乃至醉倒街边的酒鬼,任何没有背景的社会底层,都有可能被警察抓进兄弟之家。
△ 被收容的流浪儿们
警方如此疯狂抓人,一方面是为了绩效,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福利院在背后推波助澜。
为了获得更多的被收容者,兄弟之家会按人头给警方贿赂,而警方也会更卖力地干活,甚至不惜逮捕无辜路人。比如14岁的崔程宇就是在上学路上,被警察诬陷偷了面包送进的兄弟之家。
△ 警方视察兄弟之家工作
为什么福利院会如此迫切地“收容”流浪者们呢?
钱是根本动力。毫不夸张地说,整个福利院就是一台赚钱机器,流浪者们就是燃料。
福利院的收入主要来源于三个方面:
首先,福利院由政府支持搭建,政府会按人头给福利院发补助,给流浪者买食物、衣服,维护各种设施。人数越多,补助也就越多。福利院每年最高能拿到500万美元,但只有极少部分能用在流浪者身上。
其次,流浪者被收容在福利院内,并不是吃白饭的。
他们会被警卫强迫劳动。兄弟之家在巅峰时期,下辖20家工厂,从服装厂到建筑公司无所不包。赚到的钱全部进了福利院腰包,流浪者拿不到一分钱。
△ 成年人通常从事建筑等重体力劳动
△ 孩子则从事服装、渔具生产这类轻活
但相比于第三项生意,无论是国家补助还是工厂劳动,都是小巫见大巫,每年收入可达2000万美元,这便是向国外倒卖儿童。
韩国向国外输送儿童的历史,从朝鲜战争后就开始了。
战争结束后,韩国曾留下大批战争遗孤,其中不少是美国大兵与当地人的混血儿。
△ 朝鲜战争后遗留的混血遗孤们
美国大兵们打完仗拍拍屁股就跑了,可韩国本地人饭都吃不饱,几乎没有人愿意收养孩子。于是,美国福利机构便主动站出来,建立了国际收养程序,只要美国家庭给监护人或福利院1万-1.5万美元补助,很快就能领到一名韩国儿童。
△ 收养韩国儿童当时成为美国中产阶级身份的象征,颇为流行
据估计,从1953年至今,已有20多万儿童为外国收养。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美国家庭收养的孩子中,60%都是韩国儿童。因此,韩国一度有“儿童出口国”的称号。
谁都希望贫困、无家可归的孩子能过上好日子。但遇到兄弟之家,国际收养却成了敛财手段。
根据兄弟之家原看护人员回忆道,这里的托儿所可以容纳80名婴儿,通常是满员的,但突然某天,这里的婴儿就会莫名消失20-40个。
不过很快,这些空缺就会被新来者填补,然后再度消失。
大一些的孩子,警卫会给他们穿戴整齐的拍照。用不着多久,照片中的孩子就会消失不见。尽管这些孩子中,很多并不是孤儿,而是当初强行被抓到福利院的。
△ 兄弟之家吃饭的孩子们
为了搞到更多的婴儿,院方甚至会主动出击,劝说未婚先孕者、单亲母亲和贫穷夫妇,向他们大肆渲染养大孩子所面临的艰辛,以及孩子在福利院将会受到的良好待遇——吃好、穿好,受到良好的教育。
出于信任,90%的母亲都会接受劝说,将孩子交由福利院抚养。
她们本以为孩子在福利院会生活得幸福,但转手之间,孩子们就被倒卖到了外国。
而那些收养孩子的外国父母们,同样不知情。
由于福利院的官方背景,从这里被领养的孩子,各项证明都齐备,和正规渠道领养的孩子完全没有差别。但收养者却不知情,正如米列所言:越是善良的人,越察觉不出别人的居心不良。
他们好心收养孩子,可能却在无意中拆散了一个无辜的家庭。
由于年代久远,且相关文件被政府和福利院刻意遗失、销毁、扣押,具体有多少儿童被就此倒卖,已经成为一个谜。目前有相关证据的是70人。
但真实数字,显然远不止于此。根据美联社近些年的调查,兄弟之家光靠倒卖儿童,每年获利就高达2000万美元,涉及儿童数量估计可达数千名。
如果把恶也分为等级的话,那兄弟之家的种种罪行,无疑是满级的。
中国老话说,善恶到头终有报。那犯下如此罪行的人,他们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与审判了吗?
△ 韩国漫画中的兄弟之家负责人朴仁根
令人绝望的是,上世纪80年代的韩国,正处于全斗焕军政府独裁时期,政局黑暗且混乱。在这种环境下,对兄弟之家的审判从一开始,就遭遇重重阻力。
兄弟之家的负责人叫朴仁根,在釜山一直是个头面人物,政商两道都颇有影响力。
从1965年开始,他就担任韩国流浪者福利协会的首任主席,两次获得过国家社会福利成就奖章,参与过政府咨询小组,甚至1985年他的“事迹”还被拍成了电视剧。
△ 时任总统全斗焕接见朴友根,双方握手
如果不是丑闻被揭露,他可能一辈子都是民众口中的大善人。
但他遇到了金永元。这个刚来釜山上任的年轻检察官,还没有被官场的黑暗浸染,颇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从发现兄弟之家的恶行开始,他就像鬣狗一样,紧紧咬住不放。
△ 现已64岁的金永元检察官
可是调查刚开始不久,来自官方的劝阻就出现了。
朴仁根被捕第二天,金永元就收到时任釜山市长电话:立刻停止一切调查活动,把朴仁根放了。
釜山市长的理由义正言辞:作为政府一方的检察官,金永元得学会“顾全大局”。
首先,次年就是汉城奥运会,奥运前夕发生这种事,会影响整个韩国的国家形象;再者,从新总统金斗焕政变上台以来,韩国各地抗议运动不断,深入调查只会进一步激化群众情绪。
△ 《辩护人》的案件 ,就发生于这一时期
但大家都明白,官员们最害怕的是,兄弟之家案会暴露釜山官场与其沆瀣一气的事实。
金永元回忆说,当时整个釜山高级官员,几乎都想阻止他的调查,甚至连总统都特派官员过来,让他答应整个调查不会扩大化。
△ 文件中写到:VIP本周将来釜山,必须在周六前更改控诉,删除涉事釜山官员的名字
更令人绝望的是,就连象征法律与正义的法院,同样偏袒朴仁根。
发生在福利院内的虐待事件,被归结为警卫的“个人行为”。两位警卫成为替罪羊,一个被判刑一年半有期徒刑,另一个仅被判八个月。
而收容者的大规模死亡,则被搪塞为他们身体本来就不好,又爱内部冲突。“这些人无论如何都会死在街头。”兄弟之家的负责人如此辩解道。
言下之意,他们的死都是自己作的,跟兄弟之家没有一毛钱关系。
然而,就是这么扯的理由,最后居然同样被法院所接受。
△ 兄弟之家的被收容者们
不过,面对如此多阻挠,金检察官还是找到了突破口。
在对兄弟之家最后一次搜查中,他在朴仁根办公室保险箱中,找到侵吞11.5亿韩元的证明。这些钱是政府给福利院的补贴,大部分进了朴仁根的腰包。
按照法律,贪污超过10亿韩元,足以让朴仁根被判处无期徒刑,下辈子老死在监狱里。
为了让朴仁根伏法,金永元甚至不惜以辞职相逼。但釜山市首席检察官劝诫他,“不要在一个案件中当英雄”,并将贪污金额修改为实际数额的一半(6.8亿韩元),让金额构不成重罪。
△ 金永元向记者描述当时的场景
最终,这个导致513人受虐死去的恶首,只被判处两年监禁,罪名是挪用公款、修建违章建筑。出狱后,他将福利院以2700万美元的价格变卖,成立了“兄弟之家”基金会,继续他的生意,直到2016年才去世。
直到现在,韩国政府还拒绝重新审理此案,并以证据太陈旧为由,阻止反对派议员的推动。
黑暗如巨大而寂静的河流,想要将一切真相淹没。
但万幸的是,民众并没有忘却这件往事。几乎每年在国会前,都会有抗议者要求彻查此案。国外媒体也在持续报道,倒卖儿童的细节,就是美联社前两天刚挖掘到的新线索。
我们常说,世界的黑暗与光明同时存在。面对无处不在的黑暗,有的人选择妥协,甚至同流合污,就像釜山官场高层们。他们认为适应这个世界的黑暗,是识时务的精明表现。
但也有的人选择不妥协,甚至不惜以职业生涯为代价,也要揭露事实真相。
他们明白,不管是倒卖儿童的釜山福利院,还是梅姨。坏人横行的重要条件,就是好人的沉默不语。正义是不分国家疆界的,任何地方的黑暗,都是对其他地方光明的威胁。
△ 至今,仍有兄弟之家受害者在国会前抗议示威
而世界,终将记住站在正义一边的人。
△ 去年11月,韩国检察总长向受害者道歉
参考资料:
1、https://apnews.com/736590a2b96340c4aac66616d94eea33
2、https://apnews.com/c22de3a565fe4e85a0508bbbd72c3c1b
3、https://ko.wikipedia.org/wiki/%ED%98%95%EC%A0%9C%EB%B3%B5%EC%A7%80%EC%9B%90
4、https://en.wikipedia.org/wiki/International_adoption_of_South_Korean_children
5、https://www.cnn.com/2016/10/25/asia/south-korea-brothers-home-abuse/index.html
6、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3545761/Hell-Hell-Child-prisoners-raped-daily-years-tortured-confessing-petty-crimes-did-not-commit-South-Korean-prison.html
7、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BXx2hNJlQM
8、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Y55gBXLDJc
设计/排版:文特森文章已于修改
原标题:《送到福利院后,数千韩国孩子沦为被倒卖的商品》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