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清华iGEM团队:实验室里,我心永恒

2019-11-21 12:54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原创: 杨龙 张霆锴 清华大学清新时报
记者 | 杨龙 张霆锴
责编 | 程海涵
排版 | 谢瑾凌
“3,2,1......”iGEM比赛最终展示现场,陈春宇在心里默默读秒。本该准时响起的《我心永恒》却没有声音,陈春宇不禁捏了一把汗。他意识到,虽然主办方提供的HDMI接口提供了音频输出,但并没有连接音响。第二段音乐马上就要开始了,难道还和之前一样强作镇定掩饰过去吗?
“没想到冯思特直接带着台上的人唱出来了。”陈春宇松了口气,台下的评委和观众都没意识到这里原本应该有准备好的音乐。这场由参赛同学们突发奇想,用贴在黑色队服上的不同形状的冷光线表示不同的细胞组分,通过同学们的相互接触、分离展示细胞内光控相分离作用原理的舞台剧有惊无险地完成,几乎没有遗憾。
陈春宇的口才很好。在清新时报社的沙发上,他几乎一口气说完了这个团队从组建到拿到两个单项冠军的全过程。长时间的讲话让他不得不停下来问:“有水吗?”
清华iGEM团队在比赛现场
焦虑、锻炼和成长
iGEM(International Genetically Engineered Machine competition),全称是国际基因工程机器大赛,由麻省理工学院在2003年创立,是合成生物学领域的国际顶级大学生科技赛事。参赛队伍需用主办方提供和实验室获得的标准化生物模块构建基因通路,搭建数学模型,实现对人工生物系统的操纵和测量。近几年来,这个国际竞赛的参赛者从本科生逐步扩展到高中生和研究生。
2019年,注册参赛的队伍共有375支,其中128支来自中国。波士顿当地时间11月5日下午两点,来自清华大学生命学院和医学院的16名同学夺得了“最佳创新应用”和“最佳新组合元件”两个单项奖(本科生共设单项奖24个)。这是清华自2007年参赛以来取得的最好成绩。“应该说是一次突破。”陈春宇语气中带着一丝自豪。
队长黄子康更加淡定一些。“感觉也不是那么有惊喜,”他微微一笑,“从我个人的意义上来讲,更多的是一个体验。除了基础的生物实验之外,参赛过程中还包括社会实践、高校合作等,都是我以前没有尝试过的。”
自去年12月招新结束、组成队伍,16个年轻人逐渐建立默契。1月份开始做案例分析,直到3月份基本完成前期学习。参加过iGEM的老队员作为顾问给他们出任务,“一件一件完成,然后开始头脑风暴自己的选题”。作为前一届iGEM队员的周立群指着自己的电脑屏幕说,上面是他招纳新人时准备的PPT。2018年,周立群作为队员第一次代表清华参赛,队伍取得了单项奖“最佳信息处理项目”的提名。2019年他作为队伍顾问兼队员,继续参与到了这个项目当中。
16个人提出了十几个选题,之后一一考察选题的可操作性,确保万无一失。最终留下来的两个选题,一个由陈春宇负责,一个由黄子康负责。6月份之前,两个选题的预实验基本完成。刘泓睿和黄子康提出的“光控相分离”被确定为最终选题,黄子康成为队长。
周立群特别喜欢独立建立选题的过程,他多次使用“fancy”一词来形容。“很多大学的iGEM课题是从研究生的课题出发,由老师开一个小课题给他们。但清华非常好的是,这个课题是完完全全是由我们自己想的一个自主的课题,每年其实都不一样。”周立群说。生命学院相分离方向的专家李丕龙教授也告诉这个团队,他不会帮助他们做实验设计,是因为这是他们自己的项目,“我完全可以丢一个小课题让你们做,你们会做得很顺,做得很好,但是你们就得不到锻炼和成长。”
生物旧馆的创新实验室在之后的日子里几乎完全被交给了这个小队伍。这个实验室一直由生命学院的李鹏老师负责,但6月份之后变成了小队的地盘。陈春宇把此举视作“一个大胆尝试”,从经费支出到生物废弃物处理,几乎全部由他们自己负责。最开始,队员们经常会被巡视实验室的李鹏老师在微信群中“@所有人”提出批评,出现问题的照片一个不落地被发到群里。“但暑假开始一两周以后,整个实验室就开始秩序井然地运行,”陈春宇像一个严肃的士兵,“这就成了我们的据点了。”
16个人每4个人一组,承担了暑假期间轮班做实验的工作。来自北京的黄子康整个暑假都没有回家,一直住在学校,实验室出了任何问题他都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帮助处理。生命学院生72班的青楚珩提到这位队长时声音猛地提高:“这是我见过最负责任的人。”但黄子康也焦虑,“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办这个事情”,因为只有暑假的实验出了一些成果之后才能确定社会实践和网页设计等后续工作的进度,他便索性待在学校跟进实验。陈春宇忙着采购药剂,和黄子康一起留在学校。他们也发现了平时没注意过的趣事——一次半夜两点从实验室出来,生物旧馆的门禁已经锁死,用学生卡也刷不开。“不过这不是常态。”陈春宇补充道。
十一假期陈春宇给自己放了假,实验的主体已经基本完成,但还有一些需要完善的地方。他为这个团队的勤奋感到振奋,有一半的人留在学校做实验,实验时间的统计结果十分一致——10月1号到7号,从早上9点到晚上23点。
冲刺比赛的最后阶段,负责网页制作的付嘉乐把自己的台式机从寝室搬到了实验室里来解决寝室23点之后的断电问题。iGEM大赛的服务器在境外,网页材料上传的速度有时候只有几十B每秒,付嘉乐日夜不间断地守在台机前监督网页进度。“他在群里艾特负责网页不同部分的负责人补充材料,有时候是凌晨4点,有时候是晚上1点。”陈春宇说。网页冻结前12个小时他们终于将材料全部上传,付嘉乐揉揉眼睛,把电脑丢在实验室里回去睡觉了。
“你要脑溢血了那种感觉”
10月30号,团队里13个人到了波士顿,入住提前预定的两间公寓。陈春宇算了一笔账,这比住酒店省了三分之二的经费。
陈春宇与青楚珩、李佳颐一道,充分利用公寓的厨房,承包起大伙的饮食。统计口味、超市采买加上烹调制作一条龙服务。“本尼迪克蛋、黄油煎鱼柳、牛排、美式炒蛋,单面煎、双面煎、半熟、全熟,我都会。”陈春宇骄傲地说。回国之后他把这些内容写进了“舌尖上的社会学”这门课的报告里,将近三千字。
意外发生在11月2日,正式展示的早上。从翟紫含电脑上拷贝的PPT不是最新版,但熬夜做了PPT的翟紫含正在公寓里休息。不愿意打搅队友,陈春宇和其他人只好在现场把很多地方重新做过。
除了按比赛惯例进行海报展示和答辩,队伍还专门设计了用来展示酶和光控元件结合催化底物的舞台剧,这是清华队伍第一次采用这种形式来展示反应的核心机理,全场只有他们一个队伍做了。正式展示的前天晚上,舞台剧被反复排练过,整个展示的时间被精准地控制在19分40秒左右。“前后误差不超过5秒。”陈春宇说。主办方给每支队伍的展示时间是20分钟。
正式上台时,现场的音频却出了岔子,第一段计划好的音乐没放出声音。冯思特想到第二段音乐《WE WILL ROCK YOU》是有歌词的,干脆带头唱起来。荧光棒和黑色队服上贴着的冷光线碰撞在一起,模拟出底物被激活的效果。“他太聪明了!”陈春宇提着一口气终于放下来。但是计时的工作人员没有把计时器打开,出于经验判断,他在第十七分钟刚过就打断了主讲的同学。“后来那个小哥跟我们道歉来着,可能是因为我们的内容太多了,所以导致了误判。”陈春宇笑着道。
“稳了!”
11月4号下午,颁奖环节开始。第一次公布的“最佳创新应用”的提名就有这支队伍,陈春宇有点激动,心里悄悄喊了一声。这已经追平去年的成绩了。“结果发现真的拿到‘最佳创新应用’这个奖了!”青楚珩说,“大屏幕上出现的时候真的全体跳起来了,跳完之后就头晕,你要脑溢血了那种感觉。”
颁奖结束后,清华iGEM团队捧着奖杯在台上合影
因为签证原因没去成波士顿的方萌在国内凌晨3点发了朋友圈:“获得清华历史突破,今年非常成功”。他发完就去睡觉了,没料到第二个单项奖“最佳新组合元件”也颁给了他们。穿着羽绒服的冯思特被队友拉上去领了奖,下来之后队员们给方萌发微信:“你朋友圈发早了,可以删了再发一条。”不过方萌已经睡着了。
参加颁奖仪式的大概有三四千人,场馆里只能容纳这么多人。听到这些人的欢呼声,周立群告诉自己:你并不孤单。
颁完奖,黄子康和队员们去吃了一顿著名的波士顿大龙虾,花了660美元,这顿饭钱是靠前几天自己做饭省出来的。“虽然对于单顿餐饮来说是超过了清华接待标准。”负责后勤的陈春宇说。
一小步成长
“如果现在能见到大一的自己,肯定会快速地告诉他应该去做哪些事。”但周立群也不后悔过去做过的选择,“把所有东西都尝试过一遍以后,你才能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去年第一次参加iGEM之后,周立群选择了肿瘤免疫治疗作为自己的科研方向。“最重要的可能是它增强了我的科研信心。”他觉得自己完成了从胆怯到自信的一小步成长。
“世界上和你做同样的事情的人有这么多,哪里会孤单呢,”周立群挺喜欢在实验室的时间,“我每天在实验室想的东西其实也是改一改CAR-T细胞,让它怎么去更好地去杀伤肿瘤。”
青楚珩也喜欢实验室,他把自己的理想和每天的实验挂在了一起。“这个东西本来就是一个很有意义的科学,”他停顿了一下,“我很享受做实验的过程。”
八字班的陈春宇还没想好自己的路怎么走,但他心态乐观。入学前参加清华金秋营时面试他的是生命学院的刘栋院长,“当时就感觉非常聊得来”,后来没有犹豫就签到了生命学院。
暑假采购实验试剂的时候陈春宇加了一个特别热情的销售的微信,有一次团队需要的精细化学品国内没货,从美国调货最短也需要两三周,“这个销售所在的公司在河北廊坊的一个小仓库里备了货,开车给我们送了过来。”陈春宇讲起这件事仍旧热情饱满。
“崩溃的时候就去做实验。”队长职务带给黄子康的焦虑在实验室里会得到缓解。“看到一些比较好的paper,或者想到一些比较好的实验、得到一些比较好的结果,会感觉终于把自己的兴趣付诸实践。”这些少数时候的幸福抵消了多数时候重复工作的辛苦。选择参加比赛是为了“看一看全球的本科生都在做什么”,他们对生命科学的兴趣和热爱也引起了黄子康的共鸣。
“外界很多人会把iGEM评判为一个非常水的比赛,他们觉得只要把一些展示的效果做好,加一些修饰的东西,就能拿到金牌。”陈春宇说。他觉得功利性的目的不是这个比赛的主旋律。“但我们不仅仅是为了完成一个比赛,我们希望我们做出来的项目是一个有意义的项目,是一个不仅有学术意义,而且能锻炼我们自身科研能力的项目。”
生物旧馆门前的柳树在一场秋雨结束后落下厚厚一层叶子,创新实验室里不同的试剂仍旧发生着不同的反应。新一届iGEM的招新马上就要开始,今年这些队员中有人会继续成为新队伍的顾问,把这件事继续做下去。
采访结束之后青楚珩发来微信:“缺少任何一个人的参与,我们都不可能达到这么好的结果”,“大家都付出了很多,谁也离不开谁”。
清华iGEM团队在生命科学馆前的合影

原标题:《特稿 | 清华iGEM团队:实验室里,我心永恒》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