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运动家

孙杨披露检测当晚详细经过:暴力抗检、砸碎血样与事实不符

中新社

2019-11-16 11:19 

中新社蒙特勒11月16日消息,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11月15日现身瑞士蒙特勒,出席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就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诉孙杨和国际泳联案举行的公开听证会。坚决要求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公开审理此案的孙杨说,他想一五一十把事实讲清楚,证明给全世界“自己合理合法合规”,让仲裁法庭还一个清白。
听证会现场
当地时间11月15日上午9时听证会开始,直至晚上7时左右才告结束。一身黑色西装的孙杨在律师团队的陪同下,全程参加听证会,这亦是国际体育仲裁法庭20年来第二次就运动员诉案举行公开听证会。
孙杨在开场提供证言时说,自去年9月4日晚发生兴奋剂检查事件,自己受到巨大不公和困扰,直到现在还对当晚发生的事情感到“不可思议”。正因如此,他决意要求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举行公开听证会,“把诉讼过程中一直不能说的都说出来”,让全世界清清楚楚地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原整个事件,孙杨对备受外界关注的多处细节进行了解释和澄清,如尿检官不仅穿着打扮非常随意,还自称“粉丝”对着他拍照,这一举动令他对检查人员的资质起疑,于是要求他出示相关证件,结果发现尿检官没有任何兴奋剂检查资质,他立即致电主管领导和队医报告此事。
孙杨确认,请尿检官离开后,血检官对他出示了护士证,于是他让血检官抽了血;但队医赶到后,发现血检官的证件也不符合兴奋剂检查资质要求;由于血检官具备兴奋剂检查资质才能采集血样,因此队医表示血检官之前采集的血样不能带走。
孙杨特别澄清,某些媒体大肆报道的“暴力抗检、砸碎血样”与事实不符。当时主检官告之血瓶可以留下,但血瓶外包装他们要带走,为此同在现场的母亲找来小区保安将血瓶外包装“分离”,血瓶根本没有损坏,现在就在他的手上。
孙杨更指,当晚自己不仅一度配合血检官抽血,还提议他可以等到天亮,等检查人员拿来有效证件,或者更换有资质的检查人员再进行检查,但主检官拒绝了这一提议,检查只能“无果而终”。
由于检查未能完成,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在诉状中以“抗检”为由,要求对孙杨施以最短两年、最长八年的禁赛处罚;对此孙杨在听证会上几度反问:是否可以随便找两个人就去检查运动员,要求运动员尊重规则自己却不尊重规则是否公平,乃至“如果有人自称警察半夜闯入你家却拿不出证件你会怎样”?
有意思的是,当在听证会上被问及接受过多少次兴奋剂检查,孙杨说因为次数太多“都记不清了”,看到律师出示的材料显示自己接受了至少180次检查,孙杨惊讶地回应“这么多”;他同时表示,2018年9月4日事发之前,他刚结束了亚运会比赛,连续数天在赛内接受检查,没有任何问题。
孙杨在听证会结束之际再度上前做总结陈词。他说,事发至今已过去430多天,其身心、名誉和团队都遭受巨大伤害,家庭也度过一段艰难时光;如今站在这里,就是想通过公开听证告诉大家事情的真相,“告诉大家没有隐瞒任何东西……相信仲裁法庭一定会做出公正裁决,还我清白”。
会后接受媒体采访,孙杨又表示,自己受到一些运动员的持续非议,这场公开听证会也是对他们的回应,“现在诋毁我的那些人应该短时间内超越不了我,所以不用太在意他们说什么;我会继续做好自己,勇往直前,用更多的成绩和荣誉回击他们”。
(原题为《孙杨公开应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证明给全世界,还一个清白》)
责任编辑:薛冬霞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