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研究所

全球城市观察︱消失的墙绘和关店潮,都柏林的“文化危机”

澎湃新闻记者 李麑 综合

2019-09-21 13:25  来源:澎湃新闻

今年夏天,爱尔兰首都都柏林街头,一栋乔治亚风格的联排建筑外墙上出现了一幅巨大的墙绘,主角是刚刚度过93岁生日的“世界自然纪录片之父”大卫·爱登堡。但9月,这幅肖像被迫“撤除”,都柏林市政厅给出的解释是,尽管它获得了建筑物主人的允许,却并没有事先申请公共部门的批准。
这让不少都柏林人感到不满。Ronan Conroy是爱尔兰皇家外科医学院公共卫生和传染病专业的教授,他就住在墙绘所在的朗伍德大街。他在《爱尔兰时报》上刊登了一封充满讽刺意味的公开信
Conroy称,朗伍德大街的居民们都很喜欢这幅墙绘,它也吸引了来自都柏林各处的参观者。建筑物本身很普通,并非历史古迹,他认为,在维持路面洁净方面,都柏林政府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快速反应能力”。
“接下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接着抱怨(我应该早点发现这个事实),比如都柏林的空气污染超过了欧盟标准,海岸被污染物堆满,还有交通拥堵,大街上的无家可归者,或是糟糕的单车径——说出来吧,政府会迅速行动起来。”
近些年,都柏林正在悄然发生着改变,墙绘的消失只是其中一个缩影。与之同时还有一轮“关店潮”。
CityLab撰稿人Feargus O’Sullivan罗列了最近关门结业的一批店铺,Bernard Shaw是个音乐酒吧,那里常常举办不错的现场演出,本月刚刚宣布结业。Eatyard是一个美食市集,刚刚宣布10月结束营业。类似的还有Tivoli Theatre,一个1930年代建立的电影院,最近宣布将被拆除,代之以一个全新的酒店。
不同于纽约、伦敦等大城市,在都柏林,这些属于本地人的休闲空间并不多,人们在此聚集,或感受文化和艺术氛围,或进行自由表达。
但如今,这样的空间正在越来越少,有的如墙绘被公共部门撤除,有的则如店面,被高涨的租金驱逐,代之以专门服务游客的消费空间。一些人称,关店潮背后是一场更大的危机,这座城市正在丧失原本的活力和精神,变得中空。
结合近些年都柏林的经济发展和社会问题,或许你能理解本地人的困惑。Sullivan称,实际上,都柏林的诸多问题正是经济和城市发展的另一面。
近些年,都柏林吸引了包括谷歌在内的多间跨国公司入驻。2018年第四季度,都柏林就业率创下新高。为了继续发展旅游业,政府还设置了阶段性目标,预计到2028年,访客人数需要增加300万,这将带来每年13亿欧元的税收和3万个就业岗位。
但另一方面则是士绅化和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此前我们曾报道过这座城市的公屋危机。据统计,2017年至今,都柏林无家可归者的人数增长了20%,整个爱尔兰境内无家可归者人数超过一万人,而数字还在不断增加。他们只能借住在父母或亲友家。
但矛盾的是,这座城市存在大量房产长期空置。仅大都柏林区就有三万套,但它们的理想入住者并不是这些无家可归者,而是能负担得起高房租的游客和跨国公司员工。
目前,来自绿党、工党和社会民主党的市议员已经发起了一轮特别理事会,讨论这轮关店潮。他们认为这已经标志了都柏林所面对的“文化危机”,而公共政策却让它继续恶化。
责任编辑:吴英燕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