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政坛“老油条”成组阁关键,以色列将告别内塔尼亚胡时代?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王晋

2019-09-21 13:26  来源:澎湃新闻

以色列大选落下帷幕,以色列中央选举委员9月20日公布的大选最终计票结果显示,长期执政以色列的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获得了120个国会席位中的31席,很可能会失去总理宝座;而成立不到一年的中左翼政党蓝白党则以33个席位崛起为以色列国会第一大党,并很可能掌握组建新一届政府的先机。对于以色列来说,内塔尼亚胡时代可能即将结束,但是未来的国内外诸多难点和敏感议题,则难以随着政治力量的新变化迎刃而解。
内塔尼亚胡的“三板斧”未能制胜
今年4月以色列大选结束后,由于各党未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组阁,所以才在9月进行了第二次大选。从5月到9月,内塔尼亚胡所领导的利库德集团,其选举战略主要是三个方面,即鼓励右翼声音、争夺右翼民众选票和“妖魔化”中左翼政党。
首先,内塔尼亚胡和利库德集团,继续渲染以色列面临的安全威胁,尤其是“伊朗威胁”,来突出当前以色列的周边敏感形势,扩大右翼选民基数。长期以来,内塔尼亚胡被一些政治分析人士称为“安全先生”,一方面是因为内塔尼亚胡一直突出“安全议题”来主导以色列的政治舆论和政治话题;另一方面是因为内塔尼亚胡在对外政策上奉行较为强硬政策,比如号召打击伊朗,吞并约旦河西岸的部分土地,坚持将耶路撒冷作为以色列的首都等。这些都使得内塔尼亚胡在以色列国内的右翼民众里获得了较高的支持率。
其次,内塔尼亚胡希望能够获得更多右翼选民的支持。在以色列国内,右翼政党内部也因为不同的社会、族群和政治理念,而划分为不同的政治团体。比如利库德集团是老牌政党,具有较强的包容性和代表性,但是一些宗教背景的右翼和极右翼政党,如沙斯党(Shas)、圣经犹太教联盟(United Torah Judaism),往往拥有较为固定的支持选民群体,因此其他右翼政党很难与之争夺这些选民。因此内塔尼亚胡和利库德集团希望能够从其他的右翼选民中获得支持。在今年4月的大选中,两个右翼政党,前教育部长纳夫塔利·贝内特和前司法部长艾叶蕾特·沙凯德领导的“新右翼”,和前国会副议长摩西·费格林领导的右翼政党,并未能达到得票率3.25%这一进入议会的门槛。利库德集团认为,这两个右翼政党相当于“搅局者”,白白浪费了25万多右翼选民的选票。所以利库德集团和内塔尼亚胡确实还有继续扩大右翼选民支持度的空间。
最后,内塔尼亚胡将左翼妖魔化为“阿拉伯人的政党”。在选举造势中,内塔尼亚胡将蓝白党形容为“阿拉伯人的政党”,警告以色列国民如果蓝白党执政,很可能会在外交上做出一系列重大让步。此外,内塔尼亚胡和利库德集团还通过一些小手段来干扰以色列籍阿拉伯选民的投票,希望能够削减以色列籍阿拉伯选民的投票热情。比如内塔尼亚胡呼吁要在一些阿拉伯民众聚居区附近的投票站内加装“录像装置”,以保证“投票安全”,而这被很多批评人士视为是要“监控投票人”。再比如在以色列南部的内盖夫地区,投票站点往往距离贝都因人的定居点较远,往返可能需要5-6个小时。而以色列选举委员会则裁定,不允许一些公益组织在投票期间,开车接送那些前往投票站投票的贝都因人。
但是千算万算,内塔尼亚胡还是未能如愿带领右翼政党取得议会中的过半议席。
想拉政坛“老油条”组阁不容易
这次选举的最大赢家看似是以色列国防军前总参谋长甘茨领导的蓝白党。在4月份的选举中,蓝白党还不得不屈居于利库德集团之后,没有组阁的主动权;而在此次选举结束之后,蓝白党就已经成为了以色列国会第一大党,并将掌握未来组阁的主导权。但无论是内塔尼亚胡还是甘茨,未来如果想成功组阁,建立自己主导的政府,仍然存在较大难度。
这次选举计票结果显示,蓝白党和其他的左翼政党一共只获得了44席,即使加上未来可能联合的以色列阿拉伯人政党,其议席数也难以过半,因此要想组阁成功,只能寻求其他右翼政党前来“增援”。而鉴于绝大多数右翼政党在外交和社会议题所秉持的激进政策,很可能与左翼政党无法调和,因此有可能合作的,很可能是阿维格多·利伯曼领导的右翼世俗政党“以色列我们的家园”。此次大选之后,“以色列我们的家园”获得8个席位,鉴于当前的议席分配格局,无论是内塔尼亚胡和甘茨,如果想组阁成功,都需要来自于利伯曼的支持。
但是想要得到利伯曼的支持,似乎并不容易。利伯曼本人是以色列政坛的“老油条”,长期游走于各个政治力量之间。利伯曼本人的独特之处在于其领导的“以色列我们的家园”奉行“世俗右翼”理念。因此一方面,在坚持“世俗”方面,利伯曼与内塔尼亚胡及其盟友存在着深刻的分歧。在4月的大选中尽管内塔尼亚胡以议会第一大党的地位赢得选举,但却在组阁环节受到了利伯曼的阻挠。
由于内塔尼亚胡所领导的利库德集团,需要与其他右翼和极右翼政党组成执政联盟,而其中的沙斯党(代表以色列国内中东裔犹太极端正统派群体)和圣经犹太教联盟(代表以色列国内欧洲裔犹太极端正统派群体)提出,加入内塔尼亚胡执政联盟的前提是“犹太极端正统派不参军”;而利伯曼作为右翼世俗政党的代表,则强烈要求内塔尼亚胡必须保证未来的政府会敦促“犹太极端正统派参军”。导致右翼政党内部在此问题上形成了无法调和的矛盾,最终使得内塔尼亚胡组阁失败。
但是另一方面,“右翼世俗主义”的利伯曼其政治理念的底色毕竟是“右翼”。在2018年担任内塔尼亚胡领导内阁的国防部长职务时,以色列时常遭到来自于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控制下的加沙地区火箭弹的袭击。当时利伯曼就不断高呼要发动大规模攻击来回击加沙的军事威胁;在2018年3月之后,加沙地区和以色列边境地区时常爆发大规模的加沙民众示威活动,以抗议以色列长期占领巴勒斯坦土地,以及美国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而当时利伯曼就多次提出,以色列内阁应当允许军警“直接射杀”敢于靠近边境线的示威者,因为一些“极端分子”很可能就隐藏其中。
此外,应当指出的是,利伯曼本人一直有着较强的政治野心。在之前十多年里,利伯曼已经先后担任了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等关键职务,利伯曼本人也并不隐藏自己对于未来担任以色列总理的政治期许。所以,想要获得利伯曼的支持,很可能需要满足利伯曼对于关键内阁部长职务的要求,而且还需要满足利伯曼对于“右翼”和“世俗”这两个关键要求。鉴于当前的选举结果和议席对比,利伯曼很可能会借机“坐地起价”,成为未来以色列组阁过程当中的最大受益者。
对于内塔尼亚胡来说,此次选举受挫,很可能意味着自己政治生涯的结束。从2017年以色列警方和检方针对内塔尼亚胡及其家族的贪腐丑闻不断深入调查开始,内塔尼亚胡就希望通过新的大选获得足够多的国会席位,以此为资本拉拢其他右翼党派成功组阁,再在以色列国会通过“国会议员免于司法调查”的相关法案,来阻断以色列司法机构对于自己贪腐丑闻的调查和起诉。
内塔尼亚胡的主张也得到了一些其他政党的支持,因为一些右翼政党的领导人,也在近些年爆出了类似的贪腐丑闻,甚至其中一些政治人物已经开始被以色列警方调查或者传唤。然而如果内塔尼亚胡无法组阁,也就意味着他将会直面自己的贪腐案件。针对内塔尼亚胡贪腐案的法庭程序将会在十月初开启,尽管最后的法庭判决可能会经历很长时间,但是失去权力的内塔尼亚胡,也将丧失权力对于自己的保护。对于以色列来说,内塔尼亚胡时代可能即将终结。
(作者系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郑勇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