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直击现场

涠洲岛失联女教师家属:她首次独自旅行,未入传销无自杀动机

罗敏/红星新闻

2019-09-12 09:33 

来源:红星新闻(01:18)
9月10日,教师节,一个不好的消息从广西北海涠洲岛传来:“22岁四川宜宾籍女老师龙其乐,自9月1日晚从涠洲岛旅店出门散步失联,10天过去仍无消息。”
消息一出,立即引发网友关注,目前搜寻工作仍在进行。
9月11日,红星新闻记者从龙其乐母亲、舅舅等亲人处获悉,22岁的龙其乐在云南昆明一家教育培训机构工作两年多,但她不是给学生们上课的老师,而是文秘,主要负责行政方面工作,也有学生叫她“老师”。
亲人说,龙其乐从小在四川与外公外婆生活到十多岁,自幼喜欢画画,是个阳光开朗的女孩。虽然这是她第一次独自出门旅行,但她曾远离亲人在四川西昌读书,具有独立生活能力。失联前家人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家人据此认为,龙其乐不可能自杀。
失联超10天的宜宾女孩龙其乐。家属供图
据澎湃新闻报道,目前警方已将龙其乐当作失踪人口处理,未刑事立案。警方透露,龙其乐失联前最后一通电话,打给了一位从未见过面的网友,但电话未接通。目前,警方已对该名网友做了笔录。
9月11日晚,红星新闻记者致电涠洲岛派出所求证此事,但电话一直占线中。
红星新闻记者从龙其乐舅舅张先生处确认其打过这通电话。“这个男网友是龙其乐打游戏时认识的,四川泸州人,事发当晚他在泸州而不在北海。”张先生说,事后家属与该网友联系过,网友称当晚确实有未接来电。此后,该网友前往泸州辖区派出所报案说明了相关情况,并协助警方调取了他自己的身份信息。
夜晚失联
曾有人见她在路边像是哭着并拒绝帮助

“确实曾有个旅店老板说当晚见她在路边,手里点着两只烟,像是哭着往前走。在家里她不抽烟,我们没闻到过烟味。”龙其乐的舅舅张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事后家属在涠洲岛找到了这位旅店老板。
张先生说,目击者说曾停下电瓶车询问她是否需要帮助或求助,但龙其乐没理他,目击者便骑车走了。而目击者见到龙其乐的地方是一个岔路口,并不特别偏僻,一条路通往人群密集区,另一条则通往稍偏远区域,此路口距离海岸线只有一百步左右。
来自媒体已经公开的监控视频显示,龙其乐是在9月1日20时16分,从所住的涠洲岛西角村12号“隐栖客栈”走出去的。当时光线昏暗,但仍可见她身穿黑色上衣,下着中长短裤(夜间会发光)。而当地蓝天救援队发布的“寻人启事”称,龙其乐失联时蓄黄色短发,戴着一副只有一块镜片的眼镜。
龙其乐的妈妈许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监控拍到的“发光衣”,正是女儿出发前往北海时从昆明家里带去的。而龙其乐9月1日在涠洲岛海滩游泳时,不小心弄坏了一只镜片,因此失联当晚,她出门戴的眼镜只有一边有镜片。
据了解,9月1日20时左右,妈妈还和龙其乐通了电话,小龙说了游泳、镜片之类的事情。到了21时,许女士发现打不通女儿电话,便赶紧向“隐栖客栈”老板求助,但老板找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有。
张先生说,到了9月1日23时左右,小龙“无法接通”的手机显示为关机状态。
遭遇台风
家属4日才登岛,昆明北海两地均报警

9月1日晚手机关机后,龙其乐的手机再也无法接通,直到今天,仍然处于关机状态。9月1日晚,许女士委托旅店方面向涠洲岛派出所报警求助。
9月11日,返回昆明的许女士向昆明当地警方也报了案。
据龙其乐舅舅张先生介绍,小龙8月30日从昆明坐高铁到达北海,当日乘坐游轮登上涠洲岛,原本打算在岛上待三天,9月1日下午离岛登岸。但当日下午涠洲岛遭遇台风,小龙未能按原计划返回北海市区。
9月2日一大早,不放心女儿的许女士从昆明赶到广西北海市,同样受台风影响,许女士无法继续前进,直到9月4日才登上涠洲岛。此时,距离小龙失联已过去50多个小时,煎熬中的妈妈只能不断与岛上联系,打探女儿消息。
但是,登岛后的许女士找遍小龙去过的地方和住过的旅店,都没有任何消息,也没有找到龙其乐的手机。持续寻找多日无果后,9月6日,张先生和其他亲属从昆明赶到涠洲岛协助寻找。
张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涠洲岛当地警方和蓝天救援队在9月1日当晚就组织了搜救,但无发现。据此前媒体视频报道显示,当地蓝天救援队队员称:事发时,海面刮的东北风九到十级,自然环境影响比较(大),限制了救援,导致队员在海上看不到目标。
此后,蓝天救援队发布寻人启事,警方和救援队也没有放弃搜救。9月9日,当地自媒体“涠洲岛网”发布紧急寻人的信息,称“22岁花季少女在涠洲岛已失联九天,整个海岛都在找她”,小龙的遭遇才逐渐为媒体所知。
寻人启事。来自网络
随后两天,媒体开始密集关注龙其乐失联的消息,希望借助扩大影响,尽早找到她。然而,直到红星新闻记者9月11日晚发稿,仍没有她的任何消息。
尚未谈对象
在教育机构做文秘,正筹划继续深造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龙其乐是四川省宜宾市珙县珙泉镇人,是家中独女,从小跟着外公外婆生活在珙县,而妈妈许女士、舅舅张先生则一直在云南昆明工作。直到上初中,龙其乐才到昆明和妈妈一起生活。
张先生说,龙其乐曾独自前往西昌读书,生活自理能力完全没有问题。毕业后回到昆明,在一家教育培训机构工作了两年多,没换过工作。龙其乐从小喜欢画画,经常把画作送给表弟表妹,她开朗乐观,但工作有点压力,正筹划继续深造、提高学历。
许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虽然女儿龙其乐在教育培训机构工作,但其实她不是那种给学生上课的老师,而是文秘,主要负责行政方面的业务。“她最先是打杂,后来因为勤劳,晋升到了行政岗位。”小龙舅舅张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张先生说,龙其乐虽然已经22岁,但一心扑在工作上,因此尚未谈对象,也没有网恋。“我们是比较开明的家庭,支持她谈对象,她妈妈甚至催促她早点结婚,但龙其乐总说没遇到合适的人。”
据了解,从龙其乐失联到现在,老家的外公还不知道外孙女的情况。“我们担心老人受不了这个打击,所以还瞒着。”张先生称,外婆已经知道了情况,并跟他们从北海分手直接回到老家,照顾小龙外公。
失联超10天的宜宾女孩龙其乐。家属供图
家属回应网友关切:
“孩子未入传销,没有自杀可能!”
龙其乐失联的消息在网络刷屏后,引发了广大网友的关切。网上主要有两种分析,一是认为小龙跳海自杀,二是可能落入传销窝点被人控制。对此,龙其乐的妈妈及亲属通过红星新闻予以了回应。
关于自杀猜测:未见异常,没有自杀动机
小龙的妈妈表示,女儿无论在离开昆明前,还是在涠洲岛的三天,跟她通话都没有感觉到她有任何异常。即使是事发当晚与女儿通电话时,妈妈也没有感觉到她有任何情绪反常现象。
舅舅张先生也不相信龙其乐会自杀:“虽然工作中感到有压力,但她平时开朗乐观,也经常自拍,这说明她自信;她要深造,说明她的生活有目标。”
“在旅店,她住的房间160元一晚,她听说如果跟员工一起住,可以便宜到只要45元。她就跟老板商量可否和旅店员工住,并盘算自己带的钱够她在岛上住几天。想自杀的人,何必费此周章?”张先生认为,现有迹象显示,龙其乐没有自杀的动机。
“事后得知,龙其乐上岛后,曾向朋友表示过她要去‘跳海’,但在涠洲岛跳海,跟我们说的‘跳海自杀’不是一回事,而是一个亲近大海的娱乐运动。”张先生认为,涠洲岛语境中的“跳海”,其实就是游泳的一个项目,在游泳地从高处纵身跳进大海,放松自己、释放心情。
关于传销猜测:并没有龙其乐的离岛记录
有网友表示,担心小龙不慎落入传销窝点。
对此,小龙妈妈许女士表示,她从涠洲岛当地人口中得知,涠洲岛上没有传销组织存在。而涠洲岛距离北海码头行程40分钟,不坐游轮小龙不可能离岛登岸。而目前,并没有龙其乐离开涠洲岛的记录。
(原题为:《涠洲岛失联女老师家属:她首次独自旅行,未入传销无自杀动机》)
责任编辑:李敏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