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长三角政商

外企持续增资苏州的背后:来了就不想走

潘晔、朱程/新华社

2019-09-11 09:54 

新华社南京9月11日消息,陈奕钦在升任位于爱尔兰的强生医疗全球关节制造副总裁后,向总部提出申请,在苏州留间办公室,作为他管理亚太业务的办公点。之前,他是强生(苏州)医疗器材有限公司总经理,用他的话说,这既是战略上的考虑,也有感情上的不舍。
9月初,强生苏州在建的共享产业园,被“覆盖”进新设的江苏自由贸易试验区苏州片区,陈奕钦更加坚定了“扎根”苏州的决心与信心。
记者近日在苏州采访时,不少外企负责人表示,完善的产业链配套、优质的人才支撑和不断优化的营商环境,都是他们“来了就不想走”的原因。
“我们依然坚定地加大对中国的投资”
在苏州工业园区胜浦街道,一片近6000亩的“老厂区”正酝酿着一场蜕变。
“这里是公园,那边一大片是生活区,远处是发电厂和水厂。我们和集团旗下另一家企业已经在苏州落户20多年了,效益非常好。”一位在金光集团旗下金华盛纸业工作了多年的员工对记者说,“未来,这里将诞生金光科技产业园。说实话,刚听说要跨界发展时,我们也挺困惑的。”
1996年,来自印尼金光集团的金华盛和金红叶是首批进驻苏州工业园区的外资企业,如今,它们都已成为各自细分领域的领军企业。打造金光科技产业园,将业务从造纸向孵化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等高科技企业延伸,如此大幅度的跨越背后,是金光集团对苏州发展态势的积极响应。
“苏州正面临机遇叠加优势,我们也要跟着与时俱进,转型升级。”金光科技产业园总经理陈宇说。
目前,科技园项目已落户刚刚挂牌的江苏自由贸易试验区苏州片区。“老厂区”将以提升土地资源集约节约利用、推进产业高端化发展为目标,滚动发展为总投资超500亿元的金光科技园,预计3至5年初步建成,带动就业将超10万人。
和金光集团一样,2001年就“安家”苏州的美国滨特尔公司,也十分看好中国市场环境。“我们对中国的投资每年的增长速度在15%至20%,这是世界其他地区的2到3倍。今年我们还额外投资了600万美元用于销售和市场方面。”公司全球首席企业发展官约翰·杰科说,由于部分原材料依靠进口、产品部分出口美国,受美国加征关税影响,企业今年已经多支出200万美元,但“我们依然坚定地加大对中国的投资”。
苏州市商务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苏州新设外商投资项目475个,新增注册外资60亿美元,实际使用外资31.11亿美元,同比增长15.9%。
“这里功能配套全,产业链半径在百公里左右”
去年,在日资企业阿尔派的一次集团内部会议上,太仓阿尔派电子有限公司的提案引起了讨论。
作为阿尔派旗下的重要制造工厂,太仓阿尔派近年来发展迅速,希望增加生产线。按以往做法,是将生产线要求发往日本总部进行设计和生产,再运到中国调试组装,至少需要3个月。而这次,他们想将订单交给一家上海的本土企业。
“中国的技术到底能不能达到日本标准,会不会太冒险?”集团内有人持怀疑态度。
“我们对这家企业做过深入调查,对它有信心。”太仓阿尔派技术负责人等坚持。
没想到,就是这一坚持,竟在集团内“创造”了一个“太仓神话”。
仅用1个月就完成了从设计、生产到安装的全过程,上海企业交付的整套生产线性能稳定,投用一年多来未遇任何问题。“我们是做车载音响和通信系统的,整车客户对质量要求很高。”太仓阿尔派负责人刘加民说,今年上半年,在汽车行业遇冷和贸易摩擦加剧的背景下,他们的产品依然逆市上扬。
外企“投了又投”的背后,是中国市场巨大的潜能和强大的产业基础、齐全的制造业门类等优势叠加。“这里功能配套全,产业链半径在百公里左右。”三星电子(苏州)半导体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成春说。
高素质人才和劳动力也是外企“舍不得走”的原因。走进总投资超3亿元的博世汽车部件(苏州)有限公司新研发中心,就如同进入了一座未来实验室:外观高度伪装的新款汽车正在进行自动驾驶等实验;融合了高灵敏度传感器的智能手套“手把手”指导工人进行生产;最新款的车载控制系统摆满了大厅里的展架……在它们周围,一张张年轻的面孔来来往往。
“博世苏州1万名员工中,五分之一是研究人员。”博世汽车电子中国区商务及行政高级副总裁余绮玲说。这家落户苏州20年的企业,抓住中国的消费升级机遇和“工程师红利”,不断加快自身高科技赋能步伐。
据苏州市商务局统计,截至去年末,苏州已拥有17万家存量外资企业、300多家外资地区总部企业和28万家外贸企业。
“营商环境是投资者最大的定心丸”
全球生物医药巨头罗氏公司4年前进驻苏州,两年前一期投产,但就在准备二期投产时,企业遇到了牛血清白蛋白和人源血液产品等生物原料进口问题。
当时情况紧迫,如果问题不能解决,罗氏诊断试剂将无法研发和生产。“这件事涉及很多部门,靠我们一家一家跑,时间长难度大,相关规定还是空白。”罗氏公司相关负责人说。
了解到企业的困难,苏州工业园区协调相关部门专程到罗氏工厂召开现场办公会。为了确定人源血液产品的进口安全性,南京海关牵头组织风险评估小组赴罗氏德国工厂进行风险评估。最终,在海关总署批量进口人源血液产品规范出台前,罗氏苏州被允许可小批量多次申请进口许可证,以满足短期内的研发和生产需求。如今,罗氏诊断产品(苏州)有限公司已顺利开业,还把亚太研发中心建在了苏州。
企业用“脚”投票、用“钱”投票,最能看出对一座城市的长期信心。“去年底,太仓市领导在听取我们建议后迅速成立了一家危险废弃物处理公司,帮助企业解决‘后顾之忧’。今年六七月间,太仓的市长、副市长又先后来公司和我们座谈,倾听我们的意见,帮我们解决实际问题。”刘加民说,虽然汽车市场正值严冬,他们依旧在为未来市场谋划,“招兵买马”、扩大生产。
“营商环境是投资者最大的定心丸,办法总比困难多。帮助企业解决困难,是我们应该做的。”苏州市应对中美经贸摩擦工作领导小组相关负责人给记者报了一组数据:在应对贸易摩擦期间,全市先后制定出台近10项政策文件,组织专题座谈会200多次,座谈企业2000余家,实地走访企业1000余家,推动建立市、县两级领导班子带头挂钩联系服务和动态监测制度“全覆盖”。
(原题为《“来了就不想走”——外企持续增资苏州的背后》)
责任编辑:伍智超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