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智库报告

浙师大|非洲观察①南非复苏缓慢,拖累全非经济增长

刘青海

2019-09-09 18:22  来源:澎湃新闻

一、非洲经济增长总体概况
2017年以来,由于石油输出国组织及俄罗斯限产、美国对伊朗重启制裁、委内瑞拉爆发社会政治危机以及强劲的全球需求等各方面因素推动了油价反弹(2016年2月至2018年10月,布伦特原油价格从仅27.45美元/桶上涨到74.34美元/桶),支撑了非洲石油出口国经济的复苏,使得非洲经济呈现恢复性增长态势,2017年SSA(撒哈拉以南非洲)经济增长率上升到2.5%,2018年为2.4%,基本与上年持平。另外,中东北非地区2017年、2018年则分别为1.6%、2.4%。
其中,石油出口国如尼日利亚、安哥拉、乍得、刚果(布)、加蓬、利比亚波动较为剧烈,石油进口国如科特迪瓦、埃塞俄比亚(下文简称为埃塞)、卢旺达、坦桑尼亚和乌干达等国由于农产品增收、消费增长及投资增加而增长相对平稳。一些安全形势相对较差的国家如索马里、南苏丹、刚果(金)、赤道几内亚、利比里亚及政治不稳定的布隆迪、科摩罗等国家,则居全非最低水平。一些大型经济体如尼日利亚、南非、阿尔及利亚特别是南非则复苏缓慢(埃及除外),拖累了全非的经济增长。
二、北部非洲经济多元化趋势有所增强
由于经济多元化趋势有所增强,近年来北非经济增长总体较为平稳。在北非最大,也是非洲第三大的经济体埃及,由于广泛的经济改革特别是新外商投资法的颁布及金融自由化等措施带来的投资环境的改善、实际汇率的调整、投资者信心的恢复、私人消费和出口的增加,2017年、2018年增长率达到4.2%、5.3%,2019年、2020经济形势预计也将保持乐观。
至于非洲第四大经济体、石油大国阿尔及利亚,近年来通过扩张性财政政策以及旅游业、制造业的发展,受到的冲击相对较轻,2014年、2015经济增长率分别为3.8%、3.8%,但由于依赖油气产业的经济结构并未根本改变(石油产品及其衍生品目前仍占其外汇收入的98%),阿贸易赤字大幅增加,第纳尔大幅贬值,2016年、2017年、2018年经济开始放缓至3.3%、1.6%、2.1%。2019年4月出现了政局动荡,但国家总体仍然有序,预计2019年、2020年经济增长预计将与上两年基本持平。
在突尼斯,由于安全和社会冲突问题(由于多次发生严重恐怖袭击事件,2015年11月该国进入为期3个月的全国紧急状态,此后多次延期至今,近两年则因民生问题、公务员涨薪问题爆发多次示威游行),2015年、2016年经济增长近乎停滞(分别为1.2%、1.3%),2017年、2018年开始逐步复苏到1.8%、2.5%。
在摩洛哥,得益于很低的通货膨胀率及由此得以实行的宽松货币政策,加之大量公共机构投资(其中大部分用于基础设施)、农业生产的发展、采矿业的推动、汽车相关产业链(电子、电池、照相机)的大量外商投资以及与中国金融机构合作加强,2017年,2018年增长率达到4.1%、3.3%,未来两年,受欧洲消费市场需求形势的影响,经济增长应基本稳定,略有下降。
受石油价格上涨、产量上升的影响,利比亚经济近年恢复很快:2015年、2016年为-8.9%、-2.8%,2017年、2018年则大幅上升到26.7%、7.8%,考虑到利比亚局势未稳、人道主义危机仍在继续、增长基数提高等因素必然使其超高速增长的态势难以持续,预计2019年、2020年的增长将有所下降。
至于苏丹,由于政治和军事冲突,经济增长倒退严重,2018年实际GDP增长为-2.3%,远低于2017年的4.3%。由于2018年9月签署的旨在结束南苏丹内战的和平协议、政府的经济改革加上美国解除制裁带来的机遇,但又面临青尼罗河、达尔富尔和南科尔多凡州持续的冲突和不安全、较高的外债以及气候变化等挑战,特别是2019年4月巴希尔总统被推翻后陷入政治危机,其未来经济不容乐观。而南苏丹,由于2015年的和平协议没有得到执行,持续的冲突,2015年、2016年增长率仅为-10.8%、-11.2%,预计未来几年也仍然不容乐观。
三、东部非洲平均经济增长近6%
东部非洲经济继续保持平稳快速增长态势。其中,埃塞、吉布提、卢旺达和坦桑尼亚2010-2018年的增速在全非居于前列,平均经济增长近6%。
东非各国中,埃塞经济增长尤为突出,除2012年为8.8%、2018年为6.8%以外,多年增长率均在9.4%以上。由于致力于简化投资流程以及快速发展的工业园,埃塞吸引了大量外资且主要流向主要流向制造业(这在非洲乃至全球极其少见),加上2016年8月以来的政治骚乱总体趋于平缓下降,与厄立特里亚和解后增加了玛萨瓦和阿萨布两大港口、启动国企部分私有化等举措,但同时也存在着安全局势仍不容乐观、旱灾较为严重等不利条件,预计中短期经济仍将保持较高速度增长,但速率有所下降。
至于东非第一大经济体肯尼亚,2016年、2017年、2018年经济增长率分别为5.9%、4.9%和6.3%。未来两年,由于长期的干旱影响了肯农业和电力供应进而制造业的发展,利率上限政策将持续制约肯中小企业商业活动,但2019年8月26日出口了首批20万桶原油使其一跃成为东非第一个原油出口国,可望刺激相关消费与投资,预计增长率将有所上升。
在坦桑尼亚,2016年、2017年经济增长率分别为6.9%、6.8%,由于马古富力总统上台后政策的不确定性增加(特别是针对外国企业的税收政策的担心)影响了投资,2018年下降到5.2%。未来两年,其经济发展的有利因素是大型基础设施支出(如中央标轨铁路、鲁菲济河水电站等)的持续增加、坚挺的黄金价格及趋于多样化的生产结构(其制造业近年来发展较快),不利因素是对雨水灌溉农业的依赖使农业易受冲击、私营部门对经济政策不确定性的担忧仍将持续,预计其经济增长将与2018年大体持平。
由于遭遇干旱天气,卢旺达2016年、2017年经济增长率分别为6.0%、6.1%,2018年由于天气好转,加上服务业、工业特别是制造业的强劲增长,增长率达到8.7%。未来两年, 得益于“卢旺达制造”(Made in Rwanda)政策带来的出口增长、布格塞拉机场等公共投资的持续增长,以及其为实现长期发展目标实施改革的良好记录,预计其经济仍有望快速增长。与此同时,一些负面因素的影响也不可小觑:邻国布隆迪的内乱、刚果(金)东部持续的暴力以及埃博拉疫情、美国暂停《非洲增长与机遇法》待遇(因其禁止进口二手服装和鞋子)、灾害天气等。
受工业(特别是建筑业)、服务业快速增长的影响,乌干达2018年的增长率达到6.1%,相对2017年的3.9%有较大增长。预计由于基础设施、石油矿产投资的持续增加、旅游业的发展(乌干达气候宜人,是多种野生动物的栖息地)以及投资环境的持续改善,其经济还将进一步增长。另一方面,干旱天气的冲击(农业仍然高度依赖雨水的灌溉)、注册和获取贸易许可证的监管力度加大,以及高税负将带来不利影响。
在两个小国布隆迪、科摩罗,由于政治不稳定,增长仍然疲弱。2015、2016年,布隆迪增长率分别为-3.9%、-0.6%,科摩罗则为1.1%、2.2%,2017、2018年布隆迪略微上升到0.5%、1.6%,科摩罗则上升到2.7%、2.8%。
四、西部非洲经济继续复苏
2014年之前,西非一直保持高速增长,2015年后由于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和埃博拉危机的冲击,经济大幅下降,2017年、2018年,在油价反弹的帮助下,西非经济有所恢复。在非洲第一大经济体尼日利亚,近年来经济波动尤为剧烈:2010年、2014年增长率为8.0%、6.3%,2015年大幅下降到2.7%,2016年进一步下滑至-1.6%,2017年由于石油价格回升复苏至0.8%,2018年继续复苏,达到1.9%,预计未来两年将继续保持恢复态势。
至于加纳,其经济仍然主要依赖黄金、原油、可可等资源的生产(2016年制造业占GDP的比例仅为6%),2011年以来,由于实际收入的石油美元远低于预期,导致巨额经常账户赤字及公共财政赤字,引发其货币大幅贬值及通货膨胀,其经济从2011年的14%连年下降到2015年的2.2%,2016年后经济回升到3.6%,2017年、2018年由于石油价格回升,上升到8.1%、6.3%,由于稳定的投资资金流入等原因,预计加纳经济还将保持较高速度的增长。
2018年,在农业、采矿业和建筑业的推动下,塞内加尔经济增长率达到6.8%,略低于上年的7.1%。考虑到在萨勒总统领导下(联合国工发组织2018年11月授予其“联合国第三个非洲工业化十年(2016-2025)杰出人物”称号),塞内加尔商业环境有较大改善(如迪亚姆尼亚久工业园设施得以完善,达喀尔港进行了便利化改革,修建了通往冈比亚等多国的跨国道路和桥梁,能源结构调整及相关投资使得电价降低了10%、简化了征税程序等),预计未来两年经济仍将保持较快增长。
作为《2016-2020年国家发展计划》的一部分,科特迪瓦近年来进行了大量改革,取得了较好成效:2018年,电力装机容量提高到2200兆瓦(相对于2011年增加了56%),农村电力普及率提高到54%,可可、腰果、棕榈油和橡胶等主要农产品的本地加工率和附加值大幅提高,基础教育和卫生服务的质量和可及性也有较大改善,带到了经济快速增长。受可可价格大幅下跌、油价上涨和社会紧张局势加剧等因素的影响,2018年科特迪瓦的经济增长率从上年的7.7%略微下降到7.4%,预计未来经济前景依然乐观。
近年来,毛里塔尼亚大力改善商业环境,在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报告》排名中,从2015年的176位升至2018年的150位,3年上升了26位,为全球营商环境改善最大的十个国家之一。2018年,由于灌溉农业、渔业、建筑业、金属价格上涨和制造业推动,其增长率达到3.6%,相比2016年、2017年的2.0%、3.0%有所上升,总体经济状况良好。不过,由于经济仍未实现多样化(如2018年第二季度,铁、金、铜出口仍占出口总额的47%)因而易于受到矿产品价格波动的影响,加之债务风险较高(2018年其外债与GDP之比达103.7%),使得其基础设施融资等较为困难,预计未来两年经济继续保持小幅上升态势。
另外,贝宁、布基纳法索、几内亚等国2017-2018年的经济增长率均达到5%以上,表现出色,其中贝宁为5.8%、6.9%,布基纳法索为6.3%、6.5%,几内亚为13.4%、8.7%。如无意外,预计未来两年将继续保持这一水平。另外,受农业(特别是棉花)和服务业(主要是金融活动和贸易)的推动,马里2018年经济增长率为4.9%,但低于2016年的5.8%,2017年的5.4%,2019、2020年预计将进一步放缓。
五、中部非洲债务水平相对较高,经济增速低于非洲平均水平
受大宗商品价格回升、农业产出提高的影响,中部非洲经济有所恢复,但总体仍然低于非洲平均水平。由于债务水平相对较高,一些国家相继削减了公共支出,希望减少债务负担,但也使得经济增长速度下滑。
在刚果(金),由于仍属于单一的资源型经济及东部地区冲突带来的安全风险,经济自2014年的9.5%大幅下滑到2015、2016年的6.9%、2.4%。2017年以来,由于需要使用钴的电动汽车等行业的兴起(其钴产量占全球的60%),钴矿投资及价格大幅上升,经济有所恢复,2017、2018年增长率分别为3.7%、5.8%。未来两年,考虑到电动汽车制造商对钴的需求及价格日益上涨、刚宣布钴矿为战略矿产(使得相关税费将高达10%且管理趋于严格)、东部地区安全局势紧张、埃博拉疫情持续等因素,预计其经济将稍有回落。
在石油出口国刚果(布),2015年石油价格的冲击使得其经济大幅下滑,2014年为6.8%,而2015年、2016年、2017年下降到2.6%、-2.8%、-3.1%,2018年才有所恢复,为1.0%,考虑到其近年来在经济结构调整以及反腐败等方面的努力,石油部门增产以及非石油部门的发展、内债严重等问题,其经济应会继续成温和恢复态势。
赤道几内亚经济在经历了多年的快速增长之后,2013年起由于石油产量下降,而非石油行业尚未成长起来,经济多年均在萎缩,2013年,2014年为-4.1%、0.4%,2017年、2018年为-4.7%,-2.9%,真实GDP相对5年前低了约三分之一。
六、南部非洲增长乏力,预计未来两年仍然低迷
2018年1月,南非开普敦美丽风光。 IC 资料图

受公共和私人投资低迷等因素的影响,南部非洲经济增长仍然乏力。在南非,由于矿业低迷(高投入成本、全球需求下降和大宗商品价格低迷导致)、电力成本上升、公共和私人投资低迷及主权信用评级可能下调等因素,经济增长十分乏力,2014、2015、2016、2017、2018年增长率仅分别为1.8%、1.3%、0.6%、1.3%、0.6%。由于罢工频繁、土地政策带来的不确定性、采矿业能源供应问题、农业生产疲软以及非国大在政治和派系方面存在分歧削弱了拉马福萨总统当选后的乐观情绪,预计其2019年、2020年经济仍然低迷。
在莫桑比克,2015年以前,莫桑比克经济曾多年以较高速度增长(7%左右)。2015年以后,受大选以及天然气价格下降、国内出现严重财政危机的因素影响,经济开始下滑,2016年、2017年均仅为3.7%,2018年受财政紧缩、债务违约、外资流入下降等因素的影响,经济继续下滑至3.3%。由于北部德尔加度角省遭伊斯兰激进分子攻击造成政治上的不确定性,预计2019年经济将略有收缩,但由于莫将出现大量商机,对莫投资的兴趣或将增加(如经济特区投资项目趋于增加),加之鲁尔玛盆地天然气项目的投产,预计2020年后经济将持续稳步增长,前景看好。
在安哥拉,如大多数产油国一样,2004-2014年,经济曾经以平均5%左右的较高速度增长,2015年油价下跌后,经济一蹶不振,增长率仅为0.9%,2016、2017、2018年继续下跌,分别为-2.6%、-0.1%、-2.1%。未来两年,考虑到其犯罪数量大幅上升且有些刑事案件刻意针对外国公民、油田老化及石油产量下降、公共投资削减(以避免债务增长)等因素,预计其经济将略有恢复但很难大有起色,预计在0.4%左右。
自2010年以来,马达加斯加经济保持稳定增长态势,2016、2017年分别达到了4.2%、4.3%。2018年,尽管遭受大规模的鼠疫,但受纺织业、香草、精油、基础设施投资(道路、机场、能源和托阿马西纳港)的推动,其增长率仍然达到5.2%。由于2018年总统大选平稳渡过,未来两年,受港口、能源、公共工程、采掘业和出口加工区投资的影响,以及在丁香、荔枝、香草、可可豆、绿咖啡和精油生产方面的比较优势(均易于加工且附加值高),如果未遭遇飓风和干旱等灾害天气、油价上涨幅度不是太大,预计其增长率还将进一步上升,超过5.2%的水平。
在赞比亚,2010以来经济连年下滑,从10.3%下降到2015年的2.9%,2016年开始,由于铜矿价格上涨等原因,经济开始温和复苏,2016、2017、2018年分别为3.8%、3.3%与3.8%。由于铜矿价格总体趋于上涨,加上经济正逐步多元化,预期经济还将保持温和上升态势。
在博茨瓦纳,由于钻石贸易的发展、投资环境的改善、农业的复苏以及温和通货膨胀导致的扩张性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2017、2018年经济以2.9%、4.5%的速度快速增长。在毛里求斯,由于消费需求强劲以及旅游业的发展,其经济稳定增长,2017、2018分别为3.7%、3.8%。
[作者刘青海系经济学博士,副研究员,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经济研究所所长。本文是作者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课题“我国生产要素成本上涨与劳动密集型产业向非洲转移研究”(16BJY083)的阶段性成果。本文数据初标明外均来源于World Bank Group,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上网时间:2019-8-8)]
责任编辑:田春玲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