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评论

夏天结束的时候,你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浪潮吗?

云白

2019-08-08 14:56  来源:澎湃新闻

 一位19岁的女孩站在好声音的舞台上这样介绍自己:这个节目刚开始我才11岁,没想到我现在都能站到台上。这档节目8年了,你感觉到了吗?
好声音的第一代观众已正式登台成了选手。这些当初守在电视机前的小镇少年,可能就是这档节目给了他们对音乐的最初理解,然后让他们怀揣着登台的梦想走向世界。
8年的电视综艺里,翻天覆地。好声音也终于不是一家独大,一些人跟风,一些人闪退。马东几乎以一己之力扛起了《乐队的夏天》。每一档节目都已经不再是节目本身,更是互联网时代下的传播现象,就像已经很少人真正关心和谈论音乐一样。人们只关心,有没有哪首歌能在网上成为神曲。
一切都已经和8年前不再相同,基于移动互联的传播,就像人们热衷于分享对一部热剧服化道的点评一样,如果不能激发起社交平台的二次或者三次传播,任何节目都将迅速冷却。
人也是,中年女演员们的日子不好过,中年男歌手们的日子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连周董也不例外。以前叫单曲打榜,现在叫话题打榜,不能登上超话榜,就要凉凉。尽管他自己可能不在乎,尽管他背后的那群80后粉丝们也不服气。
已经很少发片的周董唱着那首很青春摇的《等你下课》已经让人觉得装嫩了——你耳机听什么,能不能告诉我?我能告诉他,我听的还是齐秦的那首《大约在冬季》(北京工体演唱会版)。
原创歌曲的匮乏让一代又一代新人唱着前辈们的歌,只是舞台上那些动情的选手,会不会真正读懂音乐里的人生况味而爱上一首歌。
8年前往前,坐在下面的叫评委,后来有了导师,再后来叫超级乐迷。导师们可以和选手一起构筑起强大的IP。《乐夏》播出后,也有人在问,那个中年人是谁呀?朴树的一首《new boy》 就能把他唱哭了?有人说,张亚东真“装”,每次都端着在那说“真的特别好”。
是这样吗?
如今,只要话题成立,只要吵得起来,都可以是流量。可别忘了,流量以前是货真价实的白金、超白金大碟,只是现在它改名叫神曲。
那个为鼎盛时期的王菲做制作人的张亚东,可以在听到《new boy》的时候黯然神伤,回想起千禧之年,也可以在复古的迪斯科舞曲风里坦白自己的喜好和口味的变化——这种听着就是一个爽,我们以前就是太紧了。
在这冰冷无情的城市里
在摩登颓废的派对里
每当吉他噪音又响起
电流穿过我和你
你,你,你,你要跳舞吗?
《你要跳舞吗?》成了这个夏天的神曲。
在百度百科里,对这首歌的描述是:像一种本能式的冲动,直接,紧迫,不由分说,无法拒绝。
如果你第一眼看到新裤子的演出,一定也会讶异,恍如从未离去的90年代初。等再听第二遍的时候,它确实有一种单曲循环的神奇力量,这可能就是那种本能式的冲动,他冲破的是每一个兵荒马乱的中年日常。
8年倏忽而去,小镇少年变成了小镇青年,小镇青年又变成了小镇中年,陀螺般的蹉跎,只能让你在别人的成长里观照自己的颓去。摇滚中年的歌声里有最后的倔强,荷尔蒙再怎么旺盛也敌不过头顶上的时光。曾经绷得透不过气来的战斗人生,泪点拉到无穷低,那是因为唱歌的人、听歌的人都活得太紧了。
白岩松在现场嘲马东,我就是想来看看一个完全不懂摇滚的马东是怎么来做一档音乐节目的?但事实上,在自制综艺里,马东已然游刃有余,每一个设计都看得出背后的脑洞。乐夏的总决安排了两个回合,一个命题作文“夏天”,一个叫你不得不唱的一首歌。
夏天是什么呢?它抽象也具象,难住了那些一路杀进前五的乐队,而那首你不得不唱的歌,就是你对这个世界的态度,考验原创和即兴的时候到了,天才怪咖与平庸之辈瞬间可辨。
每一首创作都像是每一种人对世界的态度。子健天马行空又行云流水,彭磊用标志性的劈叉跳展示深井冰的疯狂,他要用一首《夏日终曲》送给那些虚假的友情——我们都不认识,抱什么抱?
就像他们,在这个夏日里,总有些人希望暂时摆脱中年日常的烦躁,让自己活得不再那么“紧”。也总有些人要拉黑一切,和这个世界硬碰硬。但不管怎么样,比起朗朗上口却平淡如水的神曲来,这些直逼生活真相、戳穿虚幻假象的音乐,更能让我们从日复一日的生活里探出头来,喘口气。从舞台上流淌出的音符,是生命的浪潮,拍打着我们的灵魂。
不知不觉,立秋已至。当这个夏天结束的时候,你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浪潮吗?
责任编辑:李勤余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