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国际

美驻联合国大使候选人被曝常翘班:任驻加大使时小半在美渡过

澎湃新闻记者 南博一 实习生 浦一新

2019-07-23 18:09  来源:澎湃新闻

参议院外交委员会调查发现,被特朗普提名为驻联合国大使的现任驻加拿大大使凯莉·克拉夫特(Kelly Craft)在任20个月期间,整整七个月都待在美国境内。调查结果来自美国国务院和克拉夫特在6月19日听证会后向全体委员会提交的未披露文件。
据美国政治新闻网(politico)7月22日报道,在听证会期间,克拉夫特就因经常不在渥太华大使馆而受到抨击。据politico获得的飞行记录显示,在15个月的期间内,克拉夫特的家庭飞机在美国和加拿大之间共往返了128次,这也就意味着平均每周克拉夫特都会返回美国。
克拉夫特在听证会上表示,她返回美国的大部分行程都是为了谈判和推动修改后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但民主党人发现,在她部分或全部离开加拿大的356天中,只有40天左右用于贸易谈判,此外她还请了60天假。
国务院在听证会称克拉夫特的所有缺席都得到了批准。然而,委员会的民主党工作人员则表示,根据记录显示,克拉夫特在未经国务院批准的情况下,至少有11天在加拿大境外度过。这包括一次为期三天的肯塔基之旅,以及多次未经批准的延长出行。共和党人随后解释这些未经批准的情况都是由于行政上的失误。
因此新泽西州民主党参议员梅伦德斯(Bob Menendez)表示,“联合国大使的工作是全球性的,而克拉夫特则缺乏经验,她现在甚至似乎没有时间来处理她本应该处理的事情。所以我们将在周四她的提名投票时对这些事情进行审查”。
然而外交委员会主席的发言人则对所谓的缺席不置可否, 她表示委员会已经审查了国务院提供的信息,并没有觉得克拉夫特的做法有什么不妥。“加拿大最高级别官员对克拉夫特在美加关系方面所取得的成就印象深刻。毫无疑问,她在担任大使期间发挥了积极作用”,她这样说道。
但加拿大参议员本·卡丹(Ben Cardin)向politico表示,克拉夫特比前几任大使更低调,经常因为频繁出行而错过外交活动。“我和两党议员都进行了讨论。我认为这对我们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问题”,卡丹补充说,“我认为她的缺席和没有充分履行大使的职责,让人们很难支持她”。
2017年8月,克拉夫特的提名获得通过成为美国驻加拿大大使,但目前在驻联合国大使的提名上却遇到了不少阻力。除了针对她的缺席情况的担忧外,克拉夫特的外交资历受到了更大的质疑,毕竟她的大部分外交政策经验都来自于担任驻加拿大大使一职。
值得注意的是,克拉夫特是共和党以及特朗普竞选活动的的主要捐助者。据Vox新闻报道, 2016年特朗普竞选时,克拉夫特捐赠了超过26万美元,她那位煤炭大亨丈夫则捐赠了约100万美元。而现在克拉夫特驻联合国大使提名的背后正是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的大力支持。美国总统无论是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经常任命捐赠者和其他支持者担任较为轻松的大使职务。但驻联合国大使这一引人注目的角色,通常由经验丰富的官员或具有深厚外交政策或外交资历的人担任。
此外,Vox新闻认为克拉夫特在听证会上未能完全说服所有人她对联合国内部运作已有详细了解。比如,她淡化了美国去年离开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决定可能会带来的影响,认为自己可以通过安理会进行人权倡议——但人权问题从来不是安理会的优先考虑事宜。
而且一旦上任,克拉夫特还必须面对现实:美国在环境、移民、甚至健康和性别倡议等问题上越来越孤立。尽管她表示自己坚定地相信联合国,但她对内需要面对一个对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多边机构都持高度怀疑态度的特朗普政府。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