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国际迁移与以色列建国之路

2019-07-18 21:2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犹太人,一个存活了数千年并将民族特性刻在骨血之中的特殊群体,无数次被迫害、流放,又总能在历史的下一时刻重聚,他们繁衍、迁移,都是为了延续某个古老的诺言。而现在的以色列,已成独立国家,却仍深陷于民族冲突之中,我们将从历史回望他们的选择,并借此一窥国际移民的现状。
 一、以色列为什么要投反对票?
2018年12月,联合国大会通过了《移民问题全球契约》(全称为《安全、有序和正常移民全球契约》)。美国和以色列明确投了反对票。我们都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宁愿与民主党彻底闹翻,也要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建墙。以色列为什么也反对?为什么国际人口迁移越来越难?今天我们通过以色列来研究一下这个问题。
关注以色列的视角很多,军事、宗教、民族、地缘政治等视角比较常见,人口迁移视角比较少见。国际人口迁移挑战现有国际秩序、威胁国家主权,这是《移民问题全球契约》可能成为一纸空文的根本原因。
美国和以色列都是依靠国际移民立国的国家,为什么它们还要反对这份没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移民协议?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文化上日趋保守,本国利益优先,是它们投下反对票的动力。联合国通过《移民问题全球契约》
在国际贸易联系越来越紧密,资本和劳动力流动越来越频繁的趋势下,国际人口迁移的规模越来越大。2015年,国际移民人数超过2.44亿。大多数国际移民是为了追求更好的物质生活,少部分是为了避难(战争、饥荒、迫害等)。迁移的方向,主要是从穷国向富国迁移,或者是富国之间的迁移。
以色列是一个特殊的国际人口迁移案例。世界各地的犹太人迁移到以色列,主要不是经济上的原因,而是由于犹太人的特性。犹太人特性传承几千年,不像古埃及人特性、古希腊人特性、古罗马人特性和古巴比伦人特性一样随着历史的风云消失不见,堪称人类文明的奇迹。难怪德国思想家雅斯贝斯把以色列希伯来文明与希腊文明、中华文明一道列为轴心时代的人类伟大文化创造。英国文化评论家马修·阿诺德说:“希伯来文化和希腊文化——我们的世界就在这两极之间运动””。
要“人口杂居”还是“人口隔离”,对于以色列来说,是个一个生死攸关的重大问题。不同民族、种族或宗教信仰的人口能够在同一个国家长期共同生活吗?以色列人的回答是:很难。现在的以色列国民都是犹太人吗?当然并不都是。2017年,犹太人“仅”占以色列全国人口的75%,有25%以色列国民属于非犹太人。
而70年前,以色列独立战争以后,犹太人的比例是80%,可见这个比例有下降的趋势。犹太人有一种焦虑感,只有多生育,才能巩固这个犹太国家。而阿拉伯人也很愿意生育。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生育竞赛的结果,使以色列的生育水平达到了3.0(每个妇女平均生育三个孩子),远远超过其他发达国家水平(以色列属于发达国家)。以色列阿拉伯人大举游行抗议“犹太民族国家”法案
以色列虽然在地理上属于亚洲国家,可是,我们看到以色列加入了OECD国家俱乐部,并且参加世界杯的欧洲区预选赛。从国际人口迁移的角度看,以色列建国时,大部分犹太人来自于欧洲。当然,提起欧洲,那是令犹太人五味杂陈的地方。欧洲旧大陆既是犹太人曾经长期居住生活的地方,又是长期遭受歧视、甚至迫害的地方。唯有北美新大陆成为犹太人躲避歧视和迫害的乐园。但是,为什么犹太人不全部移民北美,而是要选择在一片异族环伺、充满敌意的包围圈中建立国家呢?
二、犹太人心心念念的 ,只有那片“应许之地”
如果不了解犹太人的历史文化渊源和国际人口迁移问题,就没办法理解以色列问题或者巴以问题的复杂性。犹太人先有国家建构的理想,然后才有国家建构的实践。
以色列犹太民族认为他们的灵魂来自于上帝。根据《旧约·创世记》第12章的记载,上帝耶和华对亚伯拉罕说:“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我要把这块地赐给你的后裔”。这块土地从此成为犹太民族故事的核心。亚伯拉罕受上帝之命,举家迁移到迦南(Canaan),即上帝“应许之地”,据说是一个到处“流淌着奶和蜜”的富饶之地,大致就是今天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地区。它成为几千年来犹太人的故土、圣地,无论身在何处,都会口读圣经、心念故土。如果说精神家园确有实际所指的土地的话,那么这块迦南美地就是全世界犹太人魂牵梦萦的地方。犹太人出埃及的路线
亚伯拉罕的后代被迫迁移到埃及,受到埃及法老的奴役,然而他们并不甘心,而是念兹在兹要回到先祖之地,于是有了伟大的摩西带领犹太人走出埃及的故事。犹太人回到故土时,这块土地早已被7个不同的民族占据,战乱不息。为了定居下来,以色列人进行了长期战斗。最终出了一位雄才大略的君主,叫大卫王。大卫王在以色列建立了稳定的君主制和庞大帝国。大卫王死后,儿子所罗门继位,此时大约相当于中国历史上的西周初年,即公元前10世纪左右。所罗门王在耶路撒冷建立了第一座圣殿,从此,耶路撒冷和圣殿山成为犹太人宗教生活的中心。
所罗门王死后,国家分裂为北部的以色列王国和南部的犹大王国。公元前732年,在分裂和衰败中,北部以色列王国终于率先被亚述帝国所灭。公元前598年,巴比伦人入侵,杀掉了南部犹大国王,将犹太人的圣殿洗劫一空。公元前586年,所罗门圣殿被一场大火焚毁。犹太人先知告诫被迫四处流散的犹太人要忍耐、不要放弃希望,要“生养众多”。几十年之后,公元前539年巴比伦被波斯打败,波斯国王居鲁士让流散在外的犹太人回到故土重建圣殿。部分犹太人回去了,并重建了历史上的第二圣殿。但不久又被罗马帝国征服。
公元66年,犹太人发动了反抗罗马人的起义,遭到罗马人镇压。公元70年,罗马人攻陷耶路撒冷,第二圣殿被毁,大量犹太人被屠杀,剩下的犹太人被流放。从此犹太人开始了近2000年的国际流散生活,一直被异族统治,过着受人鄙视、寄人篱下的生活。耶路撒冷被罗马人围困
三、复国运动:以色列与民族积怨相伴相生 
1862年,犹太作家赫斯在《罗马和耶路撒冷》一书中提出,欧洲人永远不会欢迎犹太人,犹太人应该回到巴勒斯坦,建立一个社会主义社会。这个梦想激励了早期犹太人移民到以色列时建立“基布兹”,即社会主义合作农庄。许多以色列建国时的领导人都是来自基布兹。以色列人认为基布兹代表着以色列国家开拓进取的精神,是爱国主义的源泉。
由此可见,20世纪的社会主义运动,不仅在中国存在,也在犹太人中流行。马克思,这位社会主义革命的思想家,本身就是犹太人。如今,以色列这些基布兹,基本上都市场化了,与中国的改革何其相似。历史总是有诸多巧合之处,妙不可言。以色列第一个基布兹,德加尼亚基布兹(1931)
流动人口、外来移民,往往都是最努力奋斗的人,并且常常能够出人头地。犹太人移民正是如此。他们在异国他乡,很多成为当地的精英,比如大商人、金融家、科技精英、专业人士等等。恰逢19世纪是一个工业革命高歌猛进、城市化如火如荼、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蓬勃发展的时代,马克思一生忧思的经济危机在欧洲国家频频发生。
到底经济危机的原因是什么?欧洲普通民众的想法很直接,“东欧犹太人经常被当作革命分子的替罪羊,西欧犹太人则被指责为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报纸、书籍、杂志开始严厉批判贪婪腐败的犹太资本家。因此,19世纪欧洲民族主义的兴起,对犹太人是非常不利的。甚至可以说,犹太人问题刺激了欧洲的民族主义。匈牙利民族主义者和国家反犹党创始人伊斯托奇提出了一个解决“犹太人问题”的方案,那就是:离开匈牙利,去找一块土地,在那里生活并建立自己的国家。
欧洲的反犹主义刺激了犹太人复国主义运动。1897年,世界各地的犹太人代表奔赴巴塞尔,盛装出席第一届犹太复国主义代表大会。大会起草了《世界犹太复国主义纲领》,提到犹太复国主义的目标是“在巴勒斯坦为犹太民族建立一个被公众承认、受法律保障的犹太人之家”。大会号召全世界犹太人,返回耶路撒冷——这片先祖生活过的土地。于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现代犹太人口迁移运动从此展开。第一届犹太复国主义代表大会
1903年4月,摩尔多瓦首都爆发了针对犹太人的复活节大屠杀,49名犹太人被杀死,上百人重伤。这次事件震撼了全世界的犹太人。此后10年,约有100万犹太人逃离了东欧,其中不到35000人移民至巴勒斯坦。这一波人口迁移,明显有两种选择倾向,那些想要美好生活的人大多数去了美国,而那些想要重建犹太人国家的人则组织了“阿利亚”(aliyah)行动,迁移到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这块土地。一战、二战,欧洲的战乱、民族独立和民族解放运动,加速了欧洲犹太人的逃离。
早期那些欧洲有钱的犹太人到地中海东部的这块巴勒斯坦土地上购买土地,建立合作农庄(基布兹),吸收了越来越多的欧洲犹太人移民加入,地盘越来越大,势力越来越强,几乎与欧洲犹太人的处境日趋恶劣形成鲜明对比。这片先祖生活过的土地成为犹太人的避难所。然而,一山不容二虎,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犹太移民人口的日益增加,让本地的巴勒斯坦原住民非常不满。冲突逐渐增加。基布兹的犹太人移民逐渐武装起来,捍卫自己的生存权。在冲突中,占领的土地越来越多,被驱逐的原住民巴勒斯坦人越来越多。
1917年,英国在一战后作为战胜国,从奥斯曼帝国手中接管了以色列-巴勒斯坦这块土地,结束了奥斯曼帝国在当地的400年统治。刚开始时,英国人对犹太人移民运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后来,随着犹太人移民与本地巴勒斯坦人冲突加剧,英国人在当地的管理当局开始严厉控制欧洲犹太人迁入。当时,欧洲犹太人正遭受空前的排挤和迫害,包括德国纳粹的大屠杀。物伤其类,以色列犹太人移民当然非常愤怒,千方百计救助那些从欧洲逃难来的犹太人。一边对付本地巴勒斯坦人,一边反抗英国人的统治。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宣布独立
最终,这些犹太人成功了,1948年,也就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前一年,以色列正式独立建国。以色列独立战争也是第一场大规模的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的战争。数十万阿拉伯人离开了以色列北部,相应地,原本生活在北非阿拉伯国家的70万犹太人也离开这些国家、来到新生的以色列国。从此巴以(或阿以)正式结怨,到现在已经70年,难解难分,几乎成为世仇。
四、 中东僵局:巴以恩怨,解不开的结?
新生的以色列国该如何对待这群人?是给与平等的公民权,还是处处提防他们?很多以色列领导人认为,生活在以色列国内的阿拉伯人与生活在敌国的阿拉伯人同样仇视这个新生的国家。中国人有句古话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大概犹太人也有这种想法。问题是中国人可以夷夏融合,而犹太人与阿拉伯人似乎永远是两张皮。
对于巴勒斯坦人而言,以色列犹太人移民是入侵者、殖民者,因为这片土地是自己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对于以色列犹太人而言,这片以色列地是上帝给与犹太人的“应许之地”,是自己的祖先亚伯拉罕开辟的土地。
当两个民族缺乏文化认同,无法在同一片土地共同生活通婚的时候,要建立一个统一的民族国家几乎是痴人说梦。于是,只能诉诸于战争。对于巴勒斯坦人来说,可悲的是,每一次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的冲突,都导致以色列国家占领面积的扩大,进而导致有逃离能力的阿拉伯人离开故土,成为难民。剩下的生活在以色列国境线内的阿拉伯人都是逃不掉的弱者。巴勒斯坦难民
近几十年来,随着人口的增长,目前以色列控制的约旦河西岸定居点生活着40万以色列人,同时生活着290万巴勒斯坦人。以色列控制的另一个杂居地区“加沙地带”,生活着180万巴勒斯坦人。自从以色列总理沙龙决定拆除以色列人在加沙地带的定居点以后,加沙地带的内政逐渐落入哈马斯之手。但由于加沙地带的西部和北部与以色列接壤,南部与埃及交界,加沙地带成为向以色列发动进攻的基地。
几百万被迫离开故土的巴勒斯坦难民的领导力量主要有两个: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和哈马斯。巴解组织早期的目标是收复故土,屡战屡败后,逐渐开始奉行灵活的和平策略。但作为几代人怨气的代表,哈马斯一直不肯善罢甘休,他们的最终目标是要把以色列从地球上抹去。
以色列犹太人怎么可能放弃国家再次到世界各国流离呢?这是中东地区僵局的根本所在。以色列人对“巴以和平”渐渐不抱希望,于是立场日趋强硬。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以后,推波助澜,2017年12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把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今年3月,特朗普再次宣布,正式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
在柏拉图的传世名著《理想国》中,首篇就讲述了苏格拉底与色拉叙马霍斯的对话,讨论正义是什么。色拉叙马霍斯毫不犹豫地断言:“正义就是强者的利益”。这是个令人听来不安的答案,难道在中东地区再次应验了吗?
何谓强者?孔子有不同的解读。子路问强。子曰:“南方之强与?北方之强与?抑而强与?宽柔以教,不报无道,南方之强也,君子居之。衽金革,死而不厌,北方之强也,而强者居之。故君子和而不流,强哉矫!中立而不倚,强哉矫!国有道,不变塞焉,强哉矫!国无道,至死不变,强哉矫!”孔子关于“强者”,提供了另一种境界。
参考文献:
[1]《安全、有序和正常移民全球契约(移民问题全球契约)》https://www.un.org/zh/documents/treaty/files/A-RES-73-195.shtml
[2]【以色列】丹尼尔戈迪斯著:《以色列:一个民族的重生》,第32-34页,第15-16页,浙江人民出版社,2019年。
[3]【以色列】阿里·啥维特著:《我的应许之地:以色列的荣耀与悲情》,第27页,中信出版社,2017年。

本期作者: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副教授 周祝平
本期责编: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副教授 李婷 
本期图编: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本科生 程雪倩
稿件首发于“严肃的人口学八卦”微信公众号,转载请注明出处“严肃的人口学八卦”、作者名以及“发自澎湃新闻湃客频道”。转载和合作事宜请联系yansurenkou8gua@163.com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