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把梦卖给孤独的女人”

2019-07-16 11:3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歌舞伎町
歌舞伎町大概是东京最有名的街道了。在这里,每当夜晚来临,各式“杀马特男”的灯箱招牌亮起,便是男公关们争奇斗艳的时刻。
这里汇聚着300多家的男公关店,是全日本男公关密度最高、竞争最激烈的地方。
前阵子,有个轰动日本社会的新闻:有个叫高岡由佳的女孩,向自己心爱的男孩Runa刺了数刀,致其一度昏迷5天,原因是“太喜欢他了”“太想要占有他”。
但Runa不可能满足她,因为他是一名男公关。而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后,Runa又宣布回归歌舞伎町继续工作,并把名字改成了“不死鸟”。
歌舞伎町的一家“牛郎店”
男公关,别名“牛郎”,主要是陪聊天、陪喝酒。
法新社有篇报道,标题叫《日本牛郎:向孤独的女人兜售梦幻》。
其中提到一位27岁的女商人Nitta,每月要在牛郎店花上1万美元。她说:
“生活里的男人不是很专注,也不太会表达感情。但在这里,他们会像对待公主一样对待你。我想要受宠若惊的感觉,为此我不在乎花多少钱。”
自然,这也是一个吃青春饭的行业:一旦过了30岁生日,许多人只能转到幕后或是退行。
做男公关时的城咲仁
比如,曾经连续5年稳居日本男公关头牌宝座、税后年收入达到1亿日元的 城咲仁 ,退出后转型综艺嘉宾,但无法再维持那种讲究排场的生活,一度出现经济困难。
后来,城咲仁成为一家餐厅的领班:从打扫到点单再到接送客,从早上10点到晚上11点,基本上是全年无休。
做餐厅领班时的城咲仁
做男公关时,城咲仁以自律著称,比如他坚持自己做饭——“吃垃圾食品的男人,不管哪一行都做不好。”
他把这一行“顾客至上”的工作态度也带到了餐厅:
“接待客人没有轻松一说,如果客人回去前没有说出‘下次会再来’这样的话,服务就不算100分。”
那么,这几年头牌宝座上坐着的又是谁呢?
他叫 Roland 。生于1992年。
肄业于东京大学——确切地说,是早早退学了。因为在开学典礼上放眼四周,发现“全是无聊的家伙”。边听校长讲话边想“我到底为什么在这里”。于是不顾家人反对,退学进入了新宿的灯红酒绿。
他曾创下一晚上6000万日元(约合380万人民币)的营业额记录;
生日派对上,收到过一瓶价值3000万日元(约合190万人民币)的人头马路易十三黑珍珠干邑白兰地。
Roland 人长这样:
不太能接受?
他也有机会与莫德里奇这样的人会面——以慈善家的身份。
Roland 又是如何坐到这个位置的呢?
01
“请把我的脸整成《最终幻想》的男主角”

Roland 今年27岁,在竞争激烈的歌舞伎町不是一个多占优势的年纪。
他每天至少要健身一小时,即便是出门旅行也会带上运动服。
“牛郎是为别人带来快乐的职业,自己不努力的人,自然也无法为别人‘加油’”。
他也不避讳自己整过容:
“我别的都有了,只有脸不行。当然要花钱把脸给整好了。”
做手术前,他向医生提出的要求是,希望自己和《最终幻想7》的男主角长得一样......
《最终幻想7》男主角克劳德·史特莱夫
Roland 的房子豪华,但拥有的物品极少。衣服、鞋子等按照用途摆放,很多只有一份,这样他就不用浪费时间去考虑穿搭了。
而且,因为总是穿着一样的衣服,如果体型变化或是身体状态欠佳时,自己很快就能注意到。
虽然出入红灯区,一直以来 Roland 都贯彻着滴酒不沾的原则。
因为他想确保自己始终给客人提供最好的服务。
有时即便是被倒了昂贵的酒,他也只会亲吻一下酒杯,并笑着在客人耳边说“我很开心”。
为了锻炼和客人的交谈能力,他经常在聊天软件上和自己对话。
他还给自己设了一个“恋爱禁止条例”。
因为“既然男公关是我的职业,我就决定了不会谈恋爱”。
Roland 曾经这样描述自己的职业信条:
“‘做不到’这种话,是只有拼尽了全力的人才有资格说的。”
他自己也是从苦日子熬过来的。
一般男公关的月收入约合人民币1.3万到3.2万元人。刚入行的新人由于没有客源,收入要更加微薄。
做男公关的头一年,Roland 每天只能赶在超市快关门前去买打折的面包充饥。
为了节省交通费,每天骑自行车上班,但心里反复告诉自己:“我一定会成为巨星。”
他不喜欢那些表现得谦虚的人。“卖着市价十倍的饮料,态度却是'我也没多少能耐'的谦虚的话,不是很失礼吗?“
“自信满满地提供服务,才是大家应该共同遵守的职业操守。”
一年半的时候,他创造了1000万日元的营业额记录。
两年后,他直接用赚的钱把店子买下,自己当了店长。
03
叫男公关要花多少钱?

男公关的一天是怎样的?
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围着客人转。
“让客人喜欢上自己”是他们的生存手段。
除了坐台以外,每天还得给客人发短信、打电话进行日常维护。
一般的公关从下午1点起床,做联络和准备,晚上7:15出台,到凌晨4点半陪客结束。
一周只能休息一天。
让客人在服务过程中开香槟是最赚钱的。
这也是男公关能力的分水岭。
开一瓶香槟,最少也要3万日元(约合1914元人民币)。
再往上走还有香槟塔,一般在50万日元(约合3万2千元人民币)和100万日元(约合6万4千元人民币)之间。
香槟塔
客人会开多贵的香槟,是男公关实力的直观体现。
Roland 曾说过:
“如果让客人离开时觉得太贵了,那就是自己没有做到与之相配的服务。”
歌舞伎町某男公关店的看板
一提到日本的男公关,很多国人都会吐槽他们丑......
除了审美差异的因素外,男公关最重要的资本其实还不是外貌,而是沟通能力。
让客人爱上自己,但又欲求不得。掌握好这种分寸才能最大可能地让客人掏钱。
在男公关界,女性顾客一般被称为“公主”。
面对“公主”,有些问题是绝对不能开口问的。
比如年龄、职业,是否有男朋友等隐私问题。
又比如“今天干嘛了?”、“喜欢喝什么酒?”这种无聊的问题。
这些都可能破坏聊天的节奏和氛围。
网上曾流出过一份男公关手册,里面将找男公关的女人大致分为四种:
单纯喜欢喝酒、热闹的笨蛋女生;
平常不受欢迎,想要被关注、奉承的丑女;
刚来大城市不久,没有朋友的外省女;
自视为悲剧女主角的喜欢奉献的受虐狂。
猜猜这当中最受男公关们欢迎的是哪种?
答案是:第四种。
这是公认的最容易培养成常客,也最容易为男公关掏钱的客人类型。
为了精进自己的能力,很多男公关都会在工作之余上男公关补习班。
补习班的讲师一般都是业界有一定声望的男公关前辈。
授课的内容,就像是一套标准的质量认证体系,比如:
最开始和客人的对话比例以7:3为最佳。
最终目标是让自己和客人的对话比例变成4:6。
说到底,男公关做的是一个人情的生意。所以,虽然是青春饭,但最受欢迎的往往还是一些更有阅历的人。
出身中央大学的手塚真辉,19岁从公关做起,先后创立了4家男公关俱乐部,并成为GQ等杂志采访过的名人。他认为:
“要让客人满意而归,情感的深度和丰富程度才是最重要的。”
而他的武器就是书:
“通过读书得到的情感深度,是别的东西都都没法交给你的。就像在吃一个东西的时候,我不想变成除了‘好吃’或‘难吃’,说不出别的什么话的人。对于男公关的待客之道来说,这恰恰也是最重要的。”
所以,他后来又开了一家以男公关为店员的书店。
歌舞伎町的男公关书店
04
自恋的“拼命三郎”:
“台风教会了我,珍惜晴空之日”

Roland 也曾说过:“语言就是男公关的商品。”
让他稳居第一把交椅的,也不是那张《最终幻想》式的脸,而是他的语言技巧与察言观色的反应能力。
他经常读一本广告语精选的书,琢磨那种“只用一句话就决定一切”的能力。
他的语录在日本互联网上的流传也很广:
“和平凡男人在一起喝的轩尼诗,
还不如和我一起时喝的雨水。”
“10位女生中,大概只有18位认识我”
“女人只要有水、面包和 Roland,
就可以生存下去。”
“我对名牌没有兴趣,因为我就是名牌”
“Roland 是幸福的象征,
所以这个世界上我的对手只有白鸽。”
“我从不走回头路,所以也不需要认路”
“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男人:
我,和其他男人。”
“‘丑’的反义词就是‘Roland’。”
“我不大看电视。电视不是给我看的,是给我上的。”
“这个世界上能够理解蒙娜丽莎的心情的,只有 Roland。”
除了流传的语录, Roland 还很高频地在网上回复提问。
他自恋的形象,自然也招来不少讨厌他的人。
网民:“ZOZO 的前泽社长要去月球了,从规模上来说 Roland 已经输了呢。”
Roland:“自己选择朝月球出发就已经输给月球了吧?像我这个级别的人,考虑的都是怎么让月球飞向我。”
网民:“我们东京大学的学生都把你当个笑话。你对自己那么有自信,干嘛不像我们一样好好学习考上好大学?我在东大等你哟。”
Roland:“对于 Roland 来说,没有‘去学校’一事,只有‘建学校’一事。”
这种争议性的自恋人设,其实只是Roland 的营销手段。
他说:“一流的男人应该学会如何正确地推销自己。”
他在店面运营上的才能也很被称道。比如,有次电视台跟着他一起去为新店选址,他提到自己的几个标准:
不要冷门地段,要在最激烈的地方竞争;
选择能看见招牌的低层店铺,因为客人“不想一直保持仰望地活着”;
电梯必须整洁美观;
环境必须梦幻,不能让客人因为现实的原因出戏。比如站在窗边看到对面屋顶有一个晾衣架,就决定放弃,这样的细节会让客户的“美梦”破灭。
他给员工的待遇非常优渥——“不要给他们为做不好事情找借口的机会。”
有人问过他:“怎样的工作才算得上是自己的天职?”
他的回答是:“简单来说,就是你买彩票中了一等奖,第二天仍会准时去上班的工作。”
对于自己放弃的“学历”,他说:
“学历不过就是飞机上的座位。坐头等舱当然很舒适,但下了飞机之后谁也分不出头等舱和经济舱的区别。真正重要的,是如何在目的地度过。”
当年,Roland来到东京的原因之一,是他从小一直期望成为足球运动员,想和顶尖的球员同场踢球,发现梦想实现不了后,他一度百无聊赖。
后来他以慈善家身份,与莫德里奇、卡洛斯、菲戈等人会面,一起玩过球。也算另类地实现了梦想。
如今,Roland 也转到了幕后,他的新目标是开10家自己的店。
他说,现在的社会充满了种种制约,比如若没有拿到大学毕业证,就会失去很多机会。相比之下,”公关界因为门槛比较低,反而才有梦想可言,存在着各种可能性。“
他想改变社会对这个行业的看法,而且,预言会有越来越多的大学生进入这个行业。
在”退役“生日结束后,他曾走在下着大雨的街上说:
“台风教会了我:珍惜晴空之日。”
参考资料:
https://matome.naver.jp/odai/2154789128259093201
https://dricho.com/20181208/
http://roland-official.com/message/
https://www.news-postseven.com/archives/20180717_720802.html/2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qRBWtTdNgdy242-CE4fvTA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