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评论

马上评|“有病”员工大闹航班,国航不该束手无策

澎湃特约评论员 熊志

2019-07-15 17:30  来源:澎湃新闻

图片来自上游新闻
7月13日,编剧李亚玲在个人微博上爆料称,其12日在乘坐国航飞机时,一位自称是国航监督员的人士大声斥责乘客,态度极为恶劣。此后,在这位监督员的电话举报下,飞机上的几名乘客在航班降落下飞机后被迫接受各种调查笔录,滞留7个小时。经媒体核实,涉事女子牛某某并非监督员,而是国航员工,“因为患有精神疾病,已经很久都不工作了”。
此事由微博爆料发酵,起因是有乘客在飞机起飞前未及时关闭手机,遭到该国航员工的大声呵斥,并诬告报警,冲突由此升级。不过随着调查介入,被指滥用职权、扰乱公共秩序的监督员,真实身份曝光,更多的“黑历史”也被挖掘出来。
目前事件的来龙去脉已基本清晰,国航前期的现场处理不完善,让纠纷发酵成“监督员大闹航班”的戏码。争议的焦点在于,牛某某属于不能解除劳动合同的精神病患者,之前没有任何飞行限制措施,对该员工而言是否过于放纵?
面对精神病人应该禁飞的舆论声音,国航方面解释称,触发“飞行黑名单”有严格要求,不经过司法机关判决,国航没有权利拒绝有精神障碍的患者登机。
国航的解释并非全无道理。精神病人虽然特殊,但并非连一些基本的权利也该剥夺。《民用航空安全保卫条例》等相关条款中,并没有精神病人禁止坐飞机的规定。涉及这一特殊群体的,如《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第三十四条,也只提到,传染病患者、精神病患者或健康情况可能危及自身或影响其他旅客安全的旅客,承运人不予承运。注意,不承运的前提,“危及自身或影响其他旅客安全的旅客”。
可见,无论是基于人道主义还是法律规章,精神病人乘飞机都无不可。但出于航空秩序和公共安全考虑,航空公司有风险评估的责任,尤其是对独自乘机且患有精神疾病的乘客,如果出现了“危及自身或影响其他旅客安全的旅客”的状态,就该果断干预,拒绝承运。
国航回应媒体称,当时无法判断牛某某的精神状态,这种辩解显得难以服众。首先,国航员工乘坐国航飞机,难道对其精神障碍病史都没有掌握?其次,牛某某有过多次近乎失控的行为。比如她早期停飞就是因为将开水泼到公务舱乘客身上,此外她还曾辱骂警察、大闹北京地铁。
对这样一位随时可能“发作”的自家员工,国航如果有公共安全风险意识,如果出于提升乘机体验和服务水平考虑,在她购票时就应该提高警惕,对精神状况合理评估,自然不至于出现“当班机组人员缺乏经验,未能意识到其精神疾病发作”的业余场面。或者退一步,在她和乘客发生口角时,妥善干预处理,避免纠纷升级,冲突也不会发酵如此。
可以说,回顾事件的来龙去脉,国航的操作应对存在着不少瑕疵,乘机时不做评估干预,发生纠纷后处理不果断,难免遭致“双标”的质疑。值得诟病的还不止于此,国航最初为了及时切割,曾回应称不设任何监督员,结果很快被“打脸”,不得不删除了这一回应。
由此可见,此次大闹国航航班风波暴露出来的,不只是秩序管理问题,还有回应舆情时不够坦诚。当然,此事对所有航空公司都是有力警醒,精神病患等特殊群体的健康状态评估工作必不可少,它是航空秩序和飞行安全的重要一环,在任何时候都不可掉以轻心。
责任编辑:甘琼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