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如何理解拉美左翼新民粹主义

2019-07-17 17:34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原创:金晓文
编者按:
近年来,随着民粹主义在西方国家的勃兴,世界各地的民粹主义现象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在拉美,自20世纪以来民粹主义就反复活跃于该地区,直至今日,包括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墨西哥总统奥夫拉多尔、巴西总统博索纳罗、萨尔瓦多总统布克尔等政治领导人均被冠以“民粹主义”的标签。尽管学界对于民粹主义的认识并没有形成共识,但是相关研究却日益增多,这也为深入了解拉美民粹主义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本期智讯将选登智利著名智库自由与发展学会(Libertad y Desarrllo)2019年2月发布的报告《拉美左翼民粹主义的兴盛与危机》,对新千年以来活跃在拉美的左翼新民粹主义进行了概要性地介绍。需要指出的是,对于“民粹主义”的评价不同学者观点差异较大,在此推送的报告仅为读者了解该话题提供新的线索,不代表栏目观点。
自由与发展学会成立于1990年,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发布的《全球智库报告2018》中排名智利第一,拉美第四,在公共政策领域拥有广泛的影响。该机构发布的这份报告共分为六个部分,包括对民粹主义概念的阐释、对拉美经典民粹主义的回顾,以及对21世纪以来拉美左翼新民粹主义(neopopulismo de izquierda)的介绍。
一、民粹主义的主要特征
“民粹主义”是一个具有争议性的概念,报告认为相对作为一种意识形态而言,民粹主义更是一种战略和从政方式,能被不同的、甚至是对立的运动所使用。就现存的民粹主义而言,主要有以下一些特点:
(1)有弥赛亚特征的克里斯玛型领袖。这些民粹主义领袖认为自身是必不可少的,上天注定要来弥合、阐释民众的需求,并使民众从一个腐化的秩序中净化与重生。
(2)围绕这一领袖来发展一场政治运动或一个政党,以凸显其形象。
(3)认识不到权力具有时限性,试图发展一套机制使其永存。
(4)批判精英与国际强权,例如左翼民粹主义就批判寡头与国际资本主义。
(5)强调“人民”以及和人民的直接联系。民粹主义者强调他们将会使权力回归人民,但“人民”这一概念十分模糊,能在不同的环境中被反复重新定义。
(6)批判传统建制,认为现有建制或是腐化,或是无力应对现有社会问题,进而质疑代议制民主。当代议制民主机构不被其掌控时,他们会通过公投、创立平行机构等方式直接行使权力。
(7)激进的话语及诉求,承诺推动社会的革命性变革,建立新的社会契约或回归国家传统。
(8)对异见的打压、极化的话语和敌我关系的建构。他们散布“阴谋论”,以强化自身的政治立场。
(9)通过诉诸媒体与宣传手段使其合法化,其中一例是查韦斯的“你好,总统”节目。
(10)意识形态的模糊性,并不拥有一个固定的理论体系,政治与经济方案会根据环境及利益诉求的变化而转变。
(11)庇护主义和经济的父爱主义。特别是左翼民粹主义推行广泛的社会和劳工补贴,并寻求对工会的控制或联盟。同时在经济上倾向于保护主义,推行短期的再分配政策。
二、拉美经典民粹主义
在拉美,民粹主义诞生于20世纪上半叶,当时出现的民粹主义被称为“经典民粹主义”,代表人物包括巴西的瓦加斯、阿根廷的庇隆、墨西哥的卡德纳斯、秘鲁的阿亚·德拉托雷等。一些学者认为拉美民粹主义源自于殖民统治遗产和19世纪的考迪罗主义,但报告认为这是一个更为近代的现象,出现在拉美社会和经济转型的背景下,受到1929年世界经济大萧条和极权主义运动的影响。尽管这些民粹主义有不少差异,但它们之间也存在某些共同点:
第一,它们均诞生于社会危机的背景下,传统建制逐渐衰弱,不再能适应新的社会环境,也无法代表新兴阶层的利益。社会的财富高度集中,并掌握在当地精英阶层和外国公司手中。当1929年世界经济大萧条发生后,社会极化现象加剧。
第二,民粹主义领袖有洞察现实政治发展的能力,并建构起一套职团主义的架构,和某一社会阶层结成联盟,呈现出一条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外的第三条道路。
第三,一旦获得权力,通过媒体与宣传手段建立起和社会边缘群体的联系,推动再分配政策,打造福利国家。不过这些民粹主义领袖即使倾向于威权统治,但在很多时候也不得不接受代议制民主规则,并没有转变为极权主义体制。
第四,协调与企业阶层的关系,推动实施进口替代战略。然而这一模式会导致财政赤字的出现,并十分依赖国际汇率,也会抑制私人投资和海外资本,在中长期不可持续。
三、拉美左翼新民粹主义
在21世纪,拉美衍生出一种新的民粹主义,即左翼新民粹主义,以委内瑞拉查韦斯及其“21世纪社会主义”为代表。与拉美经典民粹主义兴起的背景不同,左翼新民粹主义的崛起受到了三大国际形势变化的影响:第一,冷战的结束和苏联的解体,给左翼知识分子和政治领袖带来了巨大冲击,需要通过自我革新来发展新战略;第二,中国的崛起和古巴共产主义政权的延续,前者给拉美地区经济增长带来重要推动力,而后者给查韦斯及其伙伴鼓舞与帮助;第三,美国在国际舞台上的霸权地位与华盛顿共识的推行,拉美绝大多数国家回归到代议制民主并施行经济自由化改革。在此背景下,拉美从1999年开始分化成两大不同阵营:一方是尊重代议制民主、倡导市场化措施及开放自由贸易的国家;另一方则是新民粹主义国家,除查韦斯外还包括阿根廷的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玻利维亚的莫拉莱斯、厄瓜多尔的科雷亚、尼加拉瓜的奥尔特加等。这些政权的主要特征是:
(1)在意识形态领域无统一的理论体系,但有三个重要元素:一是强调左翼民族主义,将国家某些重要人物作为其象征,如玻利瓦尔,反对帝国主义;二是推动拉美地区的一体化项目;三是强调民族平等与赋权。
(2)卡斯特罗是他们的“导师”及精神领袖,古巴模式是其意识形态的灯塔。此外,古巴还向委内瑞拉提供情报援助、设计宣传政策、发展社会公共服务,古巴成为了以查韦斯为代表的拉美左翼的协调人和粘合剂。
(3)拒斥华盛顿共识,利用初级产品繁荣和高油价强化经济的再分配政策,以维护民粹主义领导人的权力。
(4)控制媒体、打压反对派,并扩散“阴谋论”。一旦政府施政出现问题,如通胀危机,就寻找外部的过错,帝国主义、中情局、哥伦比亚等都是其指责的对象。
(5)采用庇护主义的方式,给予政权的支持者物质利益及好处。
(6)收买军队、司法部门和其他国家权力机关,给予其特殊的经济利益。
(7)修改宪法允许连选连任,维持权力终身制。
(8)腐败蔓延,在委内瑞拉、尼加拉瓜等国,腐败的程度在拉美历史上世所罕见。
(9)宏观经济上的异端,利用出口经济的红利维系庇护主义政策和腐败,导致财政赤字攀升、市场的严重扭曲、贫困率的上升等问题。
当世界油价下跌和查韦斯逝世后,拉美左翼新民粹主义处于解体之中,阿根廷和厄瓜多尔又出现了民主转型,而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则陷入到人道主义危机之中。他们所承诺的社会公正、经济独立、公民安全、反腐败等均没有兑现,相反,贫困率上升,基本自由受到压制,社会极化现象加剧,腐败与犯罪率攀升。正是由于左翼新民粹主义带来了诸多问题,在拉美当前面临不确定性增强的状况下,更需要警惕新的政治强人,如右翼的博索纳罗和左翼的奥夫拉多尔。通过强化制度建设来限制公权力,保障公民的政治参与。
参考文献:
Ricardo Cubas R., “Auge y crisis de los populismos de izquierda en América Latina,” Serie Informe Sociedad y Política 169, Febrero 2019.
撰稿:金晓文,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讲师、中国拉丁美洲学会理事、中拉青年学术共同体(CECLA)研究员。
●《拉美研究通讯》由中国拉丁美洲学会主办,下设智讯、会讯、刊讯、书讯、访谈等栏目,全面系统介绍全球最新的拉美研究成果、活动、机构和学者等。
●《拉美研究通讯》(中文)主要向中国读者推介全球的拉美研究动态;《拉美研究通讯》(西文)主要向域外读者推介中国的拉美研究动态。
● 欢迎有志于全球拉美研究信息交流的青年学者/生加入我们团队(编辑、记者、作者、通讯员等),有意者请将简历发送至calas_cn@163.com。
●中国拉丁美洲学会(CALAS)是中国研究拉美地区的全国性民间学术团体, 旨在团结全国涉拉人士,推动中国的拉美研究发展,加强同全球拉美学界的交流合作。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