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评论

马上评丨改善无障碍出行,是对勇敢的不幸者文军最好的悼念

澎湃特约评论员 敬一山

2019-07-11 17:51  来源:澎湃新闻

几天前,在大理某酒店考察无障碍设施的截瘫者文军和他的轮椅一起,从两米多高的车库顶坠下,直到第二天才被人发现倒在血泊中怆然离世。
最让人痛心的是,这不能算意外,而是某种悲剧性的必然。据文军的朋友介绍,他是在酒店门前的无障碍通道被一辆轿车堵住后,试图寻觅其他路径,该处车库顶棚只有一半区域有台阶阻挡,另一半区域毫无任何阻挡设施,在天色已黑视线不清的情况下,文军坠入车库下方。
如果不是无障碍通道被堵,如果不是危险区域没有防护设备,悲剧当然就不会发生。可是我们联想日常看到的城市公共环境,又会觉得这些如果的假设太过苍白。无障碍通道处处是障碍,高隐患区域往往不设防,不是很多城市的常态吗?诸多隐患不便,让我们这些四肢健全的人都常常觉得窝心,残障人士当然就更是不堪承受。
这次悲剧之后,很多人在网上发出感慨,为什么我们的城市街头,总是很少见到残障人士的身影?不是我们国家的残障人士更少,只是他们更不敢出门罢了。因为无障碍通道等公共设施的缺陷,他们不敢轻易出门;因为他们的“自觉”封闭,社会更意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权力部门公共规划设计敷衍,社会人士停车拦住无障碍通道问心无愧。这种恶性循环始终持续。
文军本来是一个给人带来希望的例外。他勇敢、乐观,不仅自己独立、自强的活着,还在生活中诚心尽力帮助其他残障人士,始终鼓励残障人士多出去走走,并一直身体力行。文军经常独自出行去各地考察无障碍设施,给朋友们探路,教大家怎么坐火车、怎么过马路,住哪家酒店。他激励、组织过多次残障人士的集体出游,这样的努力多了,就有可能倒逼整个社会重视残障群体的权益,在各方面加以改进。
可是这样一个勇敢的领军人物,竟突然被他一直在对抗的无障碍设施隐患所吞噬。这不仅是文军的悲剧,对于那些曾受他鼓舞的残障人士,也是一次无比沉重的打击。在文军朋友看来,“他外出驾驶轮椅会很小心,有坡道沟坎的地方几乎不会走”。已经如此勇敢、如此小心的文军,竟然也未能逃过一劫,残障人士还敢出门吗?
这个沉痛的问题,不知道该由谁来回答。社会亏欠残障人士太多。一个开轮椅的截瘫人士、一个带导盲犬的盲人,如果要独自出门办点事情,我们只消想象一下从出家门、坐电梯到过马路,到坐公共交通的过程,就能立马感受到简直是一场步步惊心的冒险。
不久前网上有个新闻温暖催泪了无数人。一位11岁的盲童,很骄傲于自己每天能“独自”上学,但其实妈妈每天都是默默陪伴在她身边,隔着几步远,为她挡车流,见她遇到困难时偷偷找路人去帮忙。人们感动于母爱的伟大,可是什么时候盲童真的能安全地独自上学,不才是城市可以赋予人温暖的伟大吗?
重视残障人士的权利,完善公共设施,这些道理其实谁都懂,难在上心,难在落地。大理也好,其他城市也罢,应该痛定思痛,尽早做一些改变的努力,那是对勇敢的不幸者文军最好的悼念。
责任编辑:程仕才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