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一个韩国人在印度的创业传奇

2019-07-10 11:4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原创:杜展羽
选择印度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个市场的规模和增长速度。
//本文共3387字,预计阅读11分钟//
早在2001年,韩国人Charlie Lee就来到印度,领导西雅图Real Networks公司的亚太业务,并负责管理公司的旗舰产品HelloTunes(后来卖给了Airtel)。
在印度近二十年的深耕,让他摸索出了一套方法,来挖掘这个国度里十亿无银行账户人口的潜力。
Lee在2006年开始了他的创业之旅。那一年他创立了增值服务(VAS)公司Access Mobile。2014该公司终止运营后,他又创立了Balance Hero,运营手机余额查询和充值应用True Balance。
两年后,这位韩国企业家成功从软银那里募得资金,还获得了Line Ventures、Naver Corp和新韩银行等韩国投资者的青睐。到目前为止,他已经筹集了4200万美元。
上个月,True Balance的交易总额达到了1亿美元。Lee表示,他们计划在2020财年实现3亿美元的目标。
在志象网(The Passage)的独家电话专访中,Lee谈到了公司未来的计划,称印度日益受到韩国投资者的关注,并解释了其中的原因。
采访内容经编辑摘录如下:
志象网(The Passage):在印度的这18年中,您经历了怎么样的创业历程?
Charlie Lee:2006年,在离开Real Networks之后,我创办了Accessmobile,主要是给Airtel、Idea和Vodafone这样的电信公司提供各种增值服务。实际上这是我创办的的第一家公司。B2C应用程序Balance Hero就是2014年从Access Mobile中分离出来的。
从2014年9月起,我们正式推出True Balance。到目前为止,下载量已达7000万。自去年以来,我们已开始将服务扩展到支付业务。仅仅一年,就增长了50倍。得益于手机充值和水电费代缴服务,我们的平台上每天都会有超过20万笔交易。从今年3月起,我们增加了数字贷款、延期付款和充值贷款服务,并计划陆续上线各种其他的金融服务。
志象网(The Passage):之前的Access Mobile提供什么样的增值服务?为什么后来又创办Balance Hero?
Charlie Lee:最开始的增值服务有便签和短信等。其实我们跟Paytm的母公司One 97 Communications的发展路线很像,这家公司以前是也是一家增值服务提供商。2012年左右,创始人Vijay决定推出Paytm。我很理解他的决定,因为当时的行业大背景已经发生了变化。手机游戏问世了,社交媒体也开始发展,而电信业务开始下滑。因此我们决定推出自己的B2C应用。这就是我们开设新公司Balance Hero并提供True Balance应用程序的原因。
2014年9月我们推出了True Balance的alpha版本(预览版,或者叫内部测试版),商用版本于2015年1月正式上线。目前,印度是我们的主要市场。而在韩国,我们拥有开发、设计和数据团队。我们大部分的运营团队都位于古尔冈的办公室,包括营销、质保以及风险合规。我们的印度团队大约有120人,在韩国有70-80人。
志象网(The Passage):你是如何拿下那些如雷贯耳的投资者的,比如软银、Line和Naver?
Charlie Lee:我们的愿景是为全印度十亿无银行账户的用户提供金融服务,这是我们的初心。与Paytm等金融科技公司不同,我们的目标客户不在一线城市。所以针对这部分群体的特点,我们实施了各种策略:包括对他们进行用户教育,为他们提供黄金会员资格(提供现金支持)等。因此,这些主张是独一无二的,自然会受到各类投资者的重视。
几年前,为了满足这些来自二三线城市的用户需求,我们推出了余额查询服务,事实上这只是工具应用而非金融服务。2017年末,我们推出了大范围的手机充值和水电费代缴服务。去年我们的用户群和交易基数增长了50倍。今年3月,我们开始了延期付款和数字贷款服务。
志象网(The Passage):在仅有余额查询工具运营的时候,公司是如何创造收入的?
Charlie Lee:仅仅依靠手机充值和水电费代缴业务很难有收益,因为我们收取的手续费很低——还不到1%,所以主要的收入模式还得靠广告。当然,这笔收入也不多。在2016-17年之后,我们开始把重点放在获得这个经济体中一半规模的用户基础上。所以我们主要关注的不是收入,而是创建用户群和用例。由于去年我们的重点是支付业务,因此手续费成为我们的额外收入来源。
我们正在与ICICI银行合作,在6月推出P2P服务。之后会扩展到其他支付和金融服务,如贷款和保险。首先我们将推出P2P转账,然后为我们的用户提供保险产品。但我们不会跟线下商家打交道。
7月,我们会通过EMI(Equated Monthly Installment每月分期付款)方式供应手机。我们的目标是每个月都推出新的金融服务。
志象网(The Passage):你说做移动充值无利可图,保险和共同基金也赚不到多少钱,这就迫使所有玩家都进入信贷服务领域。那么找到可持续的收入模式是挑战吗?
Charlie Lee:不,我不这么认为。因为我们(目标)用户群是10亿。实际上他们对信贷的需求更高,无论是数字贷款、分期付款还是EMI。如果我们推出其他产品,如杂货、小型电子产品、手机,然后支持EMI和现金贷款支付的话,我认为这将会是非常好的生意,因为利润率会很高。
一旦我们有了这些产品组合,就会是有利可图的业务。
志象网(The Passage):你们公司的信贷业务会收取什么利率呢?
Charlie Lee:目前,我们为期10-20天的产品收取10-20%的费用。我们的大多数产品都是短期的,从一周到三周不等。虽然我们不收取滞纳金,但我们的利率其实并不算低,差不多是每天1%。一旦我们推出其他高价值的产品,我们可能就会开始收取滞纳金。
志象网(The Passage):公司活跃用户的贷款平均价值是多少?
Charlie Lee:目前,平均贷款还不到1000卢比。这是我们与众不同的地方。因为大多数字贷款公司的目标是1万卢比。很快,我们将会推出各种投资组合——商业产品EMI和现金贷款。
志象网(The Passage):公司在信贷服务方面会与谁合作?
CharlieLee:目前,我们正在与一家名为Happy的NBFC(非银行金融公司)合作,当然我们也希望与不同的合作伙伴合作。
志象网(The Passage):你们打算进入电子商务领域吗?
Charlie Lee:是的,但不会直接参与。我们将与已经拥有商家和产品的各种电子商务参与者合作。我们不会直接和商家打交道,那样会更像是一个市场平台。
最近印度市场在韩国引起了很多关注。Line等日韩投资者都将目光投向印度,寻找优秀的创业公司。
7月份,我们将开始销售手机,从三星手机开始,之后我们将会加入更多品牌,还会陆续上线小型电子产品和快速消费品。
志象网(ThePassage):公司的跨境电商业务也是如此吗?
Charlie Lee:我们用户的支出主要集中在杂货、小型电子产品和智能手机等必需品和实用工具上。所以我们不打算走全品类路线。我们将专注于基本生活产品,而非跨境业务。
志象网(The Passage):公司在印度所面临的挑战有何改变?
Charlie Lee:最大的挑战是资金。几乎每年我们都需要大量资金用来增长。另一个挑战是,当我们计划在印度提供金融服务时,由于监管、Aadhaare-KYC(世界上最大的生物识别ID数据库)和其他阻碍,会导致服务延迟推出。
志象网(The Passage):相比竞争对手,公司在贷款和信贷方面有何优势?
Charlie Lee:大部分数字钱包和平台都为用户提供数字贷,而我们不会局限于这些服务。
拥有自己的数据库来建立一个备选的信用评分系统,是我们最大的优势之一。根据这些信用评分数据,我们将确定用户的信用额度,也就是我们将向未开发的用户提供多少现金。我们的贷款业务完全基于我们的备用信用评分系统。这就是我们和其他平台公司之间的最大区别。
我们的价值主张和目标用户群并非大多数金融科技公司的兴趣所在,想从这些用户那里赚钱太难了。所以目前我没有看到任何大公司与我们竞争。
但是,Truecaller、Shareit(茄子快传)、Battery Doctor(金山电池医生)和360 Security等提供工具服务的公司,都以这些用户为目标。他们有很多来自二线和三线城市的用户群,但他们真的能够发展进入金融服务领域吗?这样的业务扩展是自然合理的吗?我觉得这将是一个问题。
根据我的理解,从文件共享服务、电池管理或内存管理服务转向金融服务,并不是自然合理的。他们当然可以试试看,但无论如何我们更具优势。
还有其他公司,比如Meesho和Krazybee。与工具服务供应商相比,他们是在垂直领域里延伸,这些公司的转向还算是合理的。
志象网(The Passage):有媒体报道称,你们希望筹集到5000万-7000万美元资金。
Charlie Lee:是的,今年我们计划从新老投资者那里再获得一些资金,我们正在和他们进行沟通。
志象网(The Passage):虽然Balance Hero总部设在韩国,但你们聚焦的重点却是印度,为何不专注于韩国市场呢?
Charlie Lee:虽然我出生在韩国,但我的职业生涯主要在亚洲市场,准确的说是印度和东南亚市场。我对这里更熟悉,觉得在这里更轻松自信。当然,选择印度最重要的原因,还是这个市场的规模和增长速度,它是国际业务的最佳市场。而且我对莫迪政府正在进行的伟大改革信心满满,印度经济正行进在康庄大道上。
志象网(The Passage):有进军其他国家的计划吗?
Charlie Lee:至少在接下来的几年,我们没有这样的计划。
志象网(The Passage):你认为Line和Naver等韩国投资者对印度市场越来越感兴趣吗?
Charlie Lee:当然。事实上印度市场最近在韩国受到了很多关注。日本和韩国的投资者,如Line和其他风投,都在印度寻找优秀的创业公司。这是一步步发生的。在过去的几年里,韩国总统访问了印度,三星、LG和现代等许多韩国公司都在印度做得风生水起。与中国相比,虽然有点慢,但是改变正在发生。
志象网(The Passage):作为一个在此奋斗了18年的创业者,你如何看待印度的变化?
Charlie Lee:作为一个生活在印度的外国人,我认为过去五年的变化是惊人的。坦率地说,政府在过去二十年里做了很多事情,但做正确的事情没那么容易。比如说,改革。
莫迪政府几乎每年都会进行改革,比如Aadhaar,UPI(统一支付接口),废钞令,商品及服务税(GST)等。实际上这是非常重大的改革运动,我认为这些改革正推动印度在正确的方向上砥砺前行。
作为一个外国人,我没有任何政治立场,但从纯经济改革的角度来看,我认为过去的五年,令人叹为观止。
阅读原文(“志象网”公众号:passagegroup)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