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欧洲的忧虑:特朗普“双输”伊朗战略使中东和世界变得更危险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约施卡·菲舍尔

2019-07-05 06:47  来源:澎湃新闻

美国总统特朗普希望在伊朗问题上得到什么结果?对此人们只能靠猜测。与美国已经退出的2015伊核协议相比,特朗普是否在达成核协议上有“更胜一筹”的计策?他和他的顾问们是否认为如果他们不断地提出需求,伊朗现政府总有一天会被迫屈服,甚至下台?又或者他们是否在为以军事手段颠覆伊朗政权的尝试做相应准备?
十有八九,他们自己也没有答案。不过这样也无妨,因为上述的任何一种情况基本不会发生。
能够肯定的是,特朗普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亦称伊核协议)实现了他竞选时的核心承诺之一。但问题是他和他的顾问们似乎都没有考虑过接下来会如何。
极限施压与军事冲突界限模糊
在特朗普的政策决策路径中,为数不多的常量之一就是对赢得核心选区选民支持的关注。考虑到他在竞选中也反对美国对境外事务过多纠缠,我们可以认为这些选民并不想要美国在中东地区发起另一场战争。与美国主导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相比,和伊朗的战争将有可能导致更多的伤亡,并且获胜率更小。
对于特朗普来说,他最有可能想要的是,对伊朗极限施压的同时又避免陷入战争。但问题是在波斯湾的政治环境下,二者之间的界限并不是特别清晰。经验证明,极限施压往往会为军事冲突创造条件。
特朗普不像“鹰派”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那样,他声称暴力颠覆政权不是他对伊政策的目标之一。然而,他目前的行为就好像那些将美国前总统乔治·W·布什带入伊拉克战场的新保守主义者仍然在发号施令一样。
考虑到美国政策制定者自2003年起操纵中东地区的空间已经大幅度缩减,当下的形势更加危险。正因为伊拉克战争推翻了伊朗在这一地区的首要对手,伊朗如今的战略地位比当时更为重要。同时一旦军事对峙升级,伊朗绝不会处于孤立地位,反而会获得来自其他大国的物资和外交支持。
孤立伊朗政策早被认为不可行
至少自从1979年伊朗巴列维王朝倒台以来,西方对伊战略一直建立在幻想之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长期以来依靠经济制裁来促使伊朗政府改变其策略和行动。但是这一举措,伴随着美国在这一地区的诸多错误决策,实际上使伊朗变得更为强大。伊朗的军事力量或者军事代理人如今已经延伸至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等地,一路从地中海地区到以色列的北部边境。同时即便伊朗的经济在制裁的重压下遭受了一定的挫折,却并未崩溃。此外,伊朗的安全机构也没有显现出任何遭受重击的迹象。
为回应特朗普违背JCPOA协议并且重新施加经济制裁,伊朗威胁称要重启浓缩铀炼制。一旦伊朗政府获得核武器,这一地区即刻爆发战争或者展开核武器军备竞赛的可能性将是巨大的,这将进而对欧洲的安全局势造成威胁。
在美国侵略伊拉克后,为防止上述后果的发生,欧洲人在21世纪初期就开启了核谈判,但直到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上台后彻底调整了西方战略布局,谈判才得以进行。如今特朗普正在逆转奥巴马时代所取得的进展,显而易见的是,欧洲一方的力量无法阻止伊朗进一步发展核武器。
除了防止核武器扩散这一目标,JCPOA也致力于使伊朗重新融入国际社会。像欧洲人一样,奥巴马政府意识到孤立伊朗的政策并不可行,在这一地区发起另一场战争也并非明智之举。但通过逆转此前的进程,特朗普封锁了唯一切实可行的前进道路。
特朗普能否走出“伊朗迷宫”?
伊朗作为一个独立的政治和文化实体已经存在了2000多年,它不可能就此消失。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个古老而骄傲的文明在这一地区乃至世界范围内应该扮演什么角色。如果这一问题没有令人满意的答案,整个中东地区将会持续动荡不安,同时战火蔓延至这一区域之外的风险也会持续增加。
自从在奥巴马任期内美国开始在中东地区部分撤离后,伊朗、沙特阿拉伯以及以色列一直在为取得地区控制权持续斗争。并且由于JCPOA曾经展现出美国要与伊朗恢复友好关系的前景,这些长期的竞争对手之间的矛盾并没有得到缓解。同时,通过叙利亚内战以及其他冲突,伊朗提升了其在中东地区的地位,扩大了地区存在。在沙特阿拉伯人和以色列人已经坐立不安的情况下,伊朗重新启动核武器项目将会把这一地区推到大规模战争的风口浪尖之上。
为了阻止伊朗获得核武器以及为这一伊斯兰共和国构建建设性的地区和国际角色,(外部国家)需要在外交层面付出巨大努力。但是即便如此,过去几个世纪的经验证明,这一区域的稳定必须来源于区域内部本身。
通过以并不充分的理由退出JCPOA协议,特朗普已经进入伊朗迷宫内部。不久之后,他有可能到达选择的岔路口,那时他将不得不在丢失脸面和发起军事对抗之间进行抉择。不管是哪一种方式,他都会使其忠实的支持者失望,同时将中东地区以及全世界变成一个更为危险的地方。
约施卡·菲舍尔 1998年至2005年期间担任德国副总理兼外交部长,同时担任德国绿党领袖约20年。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9.
www.project-syndicate.org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