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教育家

南宁一学校被曝剃学生光头、吊打、关禁闭,教育局责令其整改

南国早报

2019-07-04 15:11 

近日,有人反映,位于广西省南宁市邕宁区蒲庙镇的虹桥双语实验学校,因体罚学生引发不满,进而导致一些学生离校转学。相关部门调查发现,该校确实存在体罚学生的情况,且存在教师配备严重不足等问题。目前,该校正在整改之中。
认为学校管理太严格,有学生主动要求转学
张女士来自辽宁,2017年到南宁经营水果生意。生意安顿妥当之后,她把13岁的儿子小朱也接来邕城,后经朋友介绍,将孩子安排到虹桥双语实验学校(以下简称虹桥学校)就读7年级。
涉事学校大门。
据虹桥学校官网介绍,该校是经邕宁区教育局批准设立的,由江南教育集团主办的一所全日制寄宿学校。目前,学校开设小学一年级至初中三年级课程,实行全封闭半军事化管理。截至2019年7月,该校共有400多名学生,其中来自外地的占比七成以上。据了解,不少家长把孩子送到这所学校,主要原因是认为该校管理够“严”——不能带手机、不准带零食、每两周回一次家。
“什么都管,包括吃饭、睡觉。连牙膏摆放在哪,学校都有规定。”小朱说,学校要求学生食不言寝不语,有一次他在食堂吃饭时说话,被教员发现之后,他和同桌的9人全部被罚打扫食堂卫生两周。学校认为,这样的处罚方式有助于培养学生的集体荣誉感。
几名家长告诉南国早报客户端记者,孩子从学校回来后,一些生活习惯确实发生了改变,“会自己叠被子、洗碗,脾气也没那么暴躁”。不过,也有学生表示不认可学校的管理方式,“太严,没有自由”。
据统计,2017年9月刚开学时,小朱所在的年级共有70多人。时至2019年7月,整个年级还剩61人。8年级学生小王说:“有些同学受不了,坚持要转走。”
学生翻墙外出上网,被教员严厉处罚
一些学生表示,学校在管理严格的同时,还会体罚犯错的学生,用软尺打手板、脚底板,甚至用拍痧板拍打手臂肘关节。
今年5月份,8年级学生小钱半夜爬墙出去,校方人员在网吧将其找回后,他说教官用拍痧板拍打他肘部,他还被剃了光头。时隔两个月,他的肘部仍留着两个疤痕:“被拍打时很疼,拍完后手臂通红,还看到了血丝。”
2018年9月刚开学不久,小朱等8名同学半夜翻墙出去上网,后被学校教员找回。第二天早上,教员将8名学生分成两批,接受处罚。“每个人大概吊了5分钟,教官用拍痧板和软尺抽打我们的身体、脸部。不是要害部位,力度也不算大,但很疼。”小朱回忆道。
“当时我正好不在学校,但吊打确实是我授权的。”学校负责人云校长表示,之所以采取这种惩罚方式,除了要惩罚翻墙之错,实际上是要狠刹当时校园里出现的小帮派之风,“这些被处罚的学生已形成一个团体,欺负新来的同学”。
在学生们的口述中,8年级的小赵是上述团体的“大哥”,屡罚屡犯,曾被关在教官宿舍中长达一月有余。据学校工作人员称,小赵的母亲曾来到学校哭诉,希望校方能够好好管教她的儿子。但可惜的是,2019年上半年学习结束后,小赵就离开了学校,混迹于社会。
谈及学校的教育理念,云校长坚持认为,知耻而后勇。“适当的惩罚可以让孩子认识到错误,进而挽救他们。”云校长称,在对学生进行处罚之前,学校会联系家长,询问家长意见,“如果家长不同意,我们就不处理”。
对于上述说法,部分家长表示收到过学校的通知,但也有家长表示并不知情。
惩罚真的能挽救犯错的孩子吗?有家长认为,对于处于叛逆期的孩子来说,高压管理可能会适得其反。
老师配备严重不足,艺术课程无法开课
2019年5月8日晚,小朱再次和3名同学翻墙而出。宿管人员半夜巡查发现后,连夜将他们4人找回。不料,第二天,小朱趁着夜色又翻墙离校。“这回总可以开除我了吧”,小朱毫无掩饰内心厌学的想法,并表示如果被送回学校还会再次逃出。最后,校方让小朱的家长带其回家。
南国早报客户端记者问小朱,为何不想在学校了。小朱说:“待着没有意思。音乐、美术一直没有开课,地理从5月份才开课,语文老师也是晚了一个月才来,而且换了几次人。”
据了解,虹桥学校存在教师配备严重不足的问题。小朱称,其所在班级的英语课和历史课由一个姓何的老师教,物理和政治的授课老师是一名姓李的老师在负责。
课程跨度大,如何保证教学质量,教师是否具备相应的任课资格?面对家长的疑问,邕宁区教育局对此进行了调查,了解到何老师和李老师均具备有效的教师资格证。但是,何老师的资格证专业为语文教师,李老师的资格证专业为化学教师。
部门提出处理意见,家长要求学校赔偿
近日,针对家长曝光虹桥学校存在体罚学生等问题,邕宁区教育部门派出调查组进行核实。
目前,调查组就发现的问题,向虹桥学校提出四点处理意见:
第一,责令学校开足课程;
第二,责令学校加强教师队伍建设,聘请有资质、足量的教师;
第三,责令学校加强食堂管理;
第四,责令学校立即停止体罚学生和开除学生的错误做法。
7月1日,云校长在接受南国早报客户端记者采访时表示,已意识到此前的错误,会对存在的问题逐一进行整改,“我会坚持我的教育理念,但做法肯定要改变”。
目前,小朱已跟随母亲张女士回到东北老家。对于教育部门给出的处理意见,张女士并不觉得满意,“学校教学质量不行,长时间耽误了孩子。如今孩子不愿上学,心理上有了阴影。”目前,张女士向虹桥学校提出了索赔。
3日,南国早报客户端记者了解到,目前就赔偿问题,双方还未正式协商。云校长表示,愿意退还部分学费,“如果家长还想要其他赔偿,可以走法律途径”。
(原标题为《南宁一学校被曝剃学生光头、吊打、关禁闭……部门证实属实》)
责任编辑:陈良贤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