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有戏

专访丨《漫长的告别》导演中野量太:用电影思考家庭的意义

澎湃新闻记者 夏奕宁

2019-07-04 15:42  来源:澎湃新闻

继2017年《滚烫的爱》登陆上海国际电影节后,今年日本导演中野量太又带着他的新作《漫长的告别》来华了。
中野量太导演与《漫长的告别》展架合影
《漫长的告别》改编自中岛京子的同名小说,讲述了患上阿尔兹海默症的父亲(山崎努饰)与妻子曜子(松原智恵子饰)及两个女儿(竹内结子、苍井优饰)在接下来的七年间充满欢笑、哭泣与烦恼的故事。由于题材温馨催泪、全员演技在线,作品经过北京、香港两站的展映积累了不错的口碑,在豆瓣也收获了8.1分的高分。
《漫长的告别》观影交流会
听闻《漫长的告别》在本次上海国际电影节也颇为抢手,中野量太“小小的眼睛充满大大的惊喜”,连连向记者作揖。除了座无虚席,128分钟的放映还交织着此起彼伏的笑声与擦拭眼泪鼻涕的抽泣,更有观众在映后交流环节谈及触动内心的情节又忍不住潸然泪下。这也让首次来到上海与观众见面的中野量太很是欣慰,“看来我想通过电影传达给中国影迷的情感,大家都接收到了”。
2009年入行至今,算上时长30分钟的短片,中野量太满打满算也只做了6部作品,除了导演还经常身兼编剧、剪辑等职。“慢工出细活”,2017年《滚烫的爱》口碑大爆,不仅帮助宫泽理惠赢得第40届日本电影学院奖的最佳女主角,更代表日本参与了当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角逐。中野量太也随之声名鹊起,据称他的又一部新作《浅田家》集合了二宫和也+妻夫木聪的豪华阵容,《滚烫的爱》也有望被中国翻拍。
中野量太与观众大合影
中野量太毫不掩饰对家庭题材的偏爱,这或许与他来自单亲家庭有关,对于家族生活、亲人羁绊的思考始终贯穿他的作品。《漫长的告别》是他首部根据小说改编的电影,虽然亲人得认知障碍的故事内核比较残酷,但在阅读过程中他却多次会心而笑、很有共鸣,因为他的外祖母也正是一位阿尔茨海默症患者。
“我读原著时完全投入其中,忘记了思考剧本细节的要务。然而我仍记得要把故事拍成电影,有趣的念头在脑中愈发愈大。” 中野量太表示,“那时我知道,我找到了想拍成电影的家庭题材。”巧合的是,主演山崎努在接到角色邀约前也阅读了原著,并认为“父亲”一角非他莫属。
电影节期间,中野量太接受了澎湃新闻的专访。中野量太希望能通过《漫长的告别》这个特别的故事,为家庭片这一他长期致力拍摄的题材带来些许改变。而对于观众关注的演员表现、结尾设置等问题,他也作出了回应。
【对话】
澎湃新闻:你的作品《滚烫的爱》《漫长的告别》都有缘在上海和北京的电影节上放映,和中国的影迷之前有过交流吗?对观众给出的回应满意吗?
中野量太:之前没有来过中国呢,这次(上海国际电影节)是我第一次亲自过来。上午我们也有做一场映后见面会,来了很多观众,而且大家不仅有认真地看,还很投入感情,提问环节有一位女性观众说着说着就落泪了。我很开心,看来我想通过电影传达给中国影迷的情感,大家都接收到了。
澎湃新闻:为了拍好认知障碍这个点作了哪些努力?
中野量太:在影片中饰演父亲的山崎老师告诉我,在接到这个offer之前他就看过《漫长的告别》这本小说,而且在看小说时他就认为,如果这本书能电影化的话,主角(父亲)一定会来找他。所以能促成这次合作真的很有缘分,他也很有自信和意愿去完成这个角色,前期也有邀请我去他家对角色进行了很多讨论和设计。
山崎努
《漫长的告别》电影情节是按时间轴推进的,从早期到晚期,父亲的症状其实会有一定的变化,但是拍摄却是跳着拍的,即便是这样山崎老师心里也很有谱,在进程打乱的情况下完美地演出了父亲认知障碍前后的差异。而且到了影片后期要拍摄爸爸失禁、被剥下裤子的画面,和山崎老师讲了戏之后,他也很配合地说“OK,没问题”,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可谓下定决心要做到底了。
苍井优
竹内结子
澎湃新闻:你如何评价两位女主角苍井优和竹内结子在电影里的表现?
中野量太:决定拍摄《漫长的告别》后,第一个定下的演员就是“妹妹”苍井优,然后是“姐姐”竹内结子。我希望她俩能看起来像姐妹,有一些共同点,但又要表现出不一样的性格美感。这样的话气氛就很重要,比如影片中姐妹在咖啡厅喝茶的场景,我们会提前做很多预演,烘托出影片最理想的创作氛围。
说到苍井优,她在感情表达上是极其丰富的,可以说是女演员里独一无二的存在。而竹内结子这次在电影情感集中的部分表现也很突破,令我很惊讶。同时她也有小可爱的一面,像是后期姐姐和丈夫和好时,竹内结子演绎出的娇俏可爱的感觉特别棒,我很欣赏。
澎湃新闻:从《滚烫的爱》《漫长的告别》,再到还没有上映的《浅田家》,都是以一个家庭为主角,展现矛盾与羁绊的影片,你对这一类型是有什么特别的情结吗?
中野量太:的确是跟我个人的一些经历有关。因为我是在只有妈妈和哥哥的单亲家庭长大,所以从小就在思考家人和家庭到底是怎样的定义。虽然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对它们作出确切的定义,但是围绕这个主题做出的思考、积累的经验会体现在我的电影里。
澎湃新闻:《漫长的告别》中,你个人最喜欢的一场戏是?
中野量太:应该是苍井优和山崎努坐在阳台上对话,然后哭了的那场戏。一开始觉得会很难拍出氛围,但最后还是很好地达到了我想要的效果。
《漫长的告别》海报
澎湃新闻:电影节的映后采访中,很多观众表示,他们最喜欢的是电影海报上旋转木马这段情节。
中野量太:其实旋转木马这段在原作中只在开头短暂地出现了一下,但是我个人很想要拍到爸爸在旋转木马上露出笑容的温暖的画面,拍完我也很满意,于是就做成了海报。
澎湃新闻:能否说说你为何要这样安排用孙子来作影片的结尾?
中野量太:这里我其实想表达的是有关家庭传宗接代的概念。《漫长的告别》是讲到一个家庭的三代人,最后的落点放在孙子,也有孙子接力了前一辈人的故事,向未来踏出步伐这样的含义。
澎湃新闻:日本电影似乎总是特别擅长把悲伤催泪的事用幽默温情的方式表达出来,这样的风格是如何形成的?
中野量太:首先我个人不太认为,日本电影都能有这样催泪或者搞笑的效果。我想在我的作品中我会非常想要表达的,是角色非常努力、积极地去做某一些事情的过程。而当角色特别积极地做某些事情时,可能观众会被感动,但角色积极过头了的话就会产生滑稽的感觉,也就是笑点。这些算是一根表达线上衍生出的观众不同的情绪,但感动要比搞笑更难唤起。当然,我也在努力地让我的作品呈现出和其他日本电影不一样的特别之处。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