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10%公司

康得集团举报*ST康得管理层签1亿元咨询协议,已付两千万

澎湃新闻记者 徐宏文

2019-06-26 21:31  来源:澎湃新闻

康得新管理层和控股股东康得集团的内斗还在继续。
6月26日,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T康得,002450,以下称“康得新”)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得集团”)在其官网上发表声明,举报*ST康得现任管理层签署约1亿元专项咨询协议,并已支付2000万元。
在这份两千余字的声明中,康得集团主要讲述了四方面内容:事情起源,康得新现任董事会及管理层履职以来对公司权益和股东利益的侵害,康得集团采取的举措,以及康得集团采取的承诺。
据康得集团讲述,2019年1月18日,提名康得新现任董事的拟投资方,主动找到康得集团董事长钟玉,提出3月底之前向康得新注资30亿,以偿还债务及提供经营资金,同时要求徐曙辞去CEO之职,钟玉辞去董事长之职,由肖鹏接任董事长及CEO之职,由其推荐的董事、监事、高管控制和管理康得新。在正式协议没有签署的情况下,2019年1月29日,肖鹏接任CEO之职,2019年2月27日投资人推荐的董事、监事当选为康得新董事、监事,实际控制康得新。
康得集团称,康得新现任董事会和管理层履职已超过五个月,投资人既未依约注资,且董事会和管理层也未勤勉尽责,反而转移资金,肢解核心业务,导致康得新经营频临崩溃。
在声明中,康得集团称,康得新现任管理层与一家注册资本金仅为1元的香港公司签署了一份《专项咨询协议》,协议约定,康得新将向该境外公司支付累计高达1亿元人民币的咨询服务费。在该香港公司未与康得新发生任何业务关系的前提下,康得新已累计支付该咨询公司近2000余万元服务费,且因近日继续支付时被张家港政府截付。康得新目前正处于恢复生产的关键时期,资金极度紧张,如此支付,实在有违常规。
康得集团对此采取的措施是,2019年6月21日,就康得新现管理层签署的《专项咨询协议》并以此为由向香港金石资本公司转款近2000万一事,正式向张家港公安提起报案。
2019年6月25日,康得集团委派专人赴江苏证监局,就现任管理层签署的涉案金额约1亿元的《专项咨询协议》,正式递交了举报材料。
康得集团称,康得新现任管理层缺乏必要的管理能力,搞内部斗争致使公司人心涣散,核心业务骨干流失,公司分崩离析。并且逐步肢解(采用关闭、破产、售卖等方式)康得新的优质业务板块,致使公司经营每况愈下,部分核心或关键技术面临流失风险。
这是康得新管理层与控股股东内斗升级后,双方曝出的最新一例丑闻。
此前的1月15日晚间,账面上拥有150亿元货币资金的康得新公告称,2018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资券不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已构成实质违约。此后,康得新自曝银行账户122亿元存款消失,这引发资本市场轩然大波。接着又发生2亿美元理财借款无法收回、债券违约、暂停部分业务等系列问题。
康得新大股东和管理层随即公开宣战,一方声称管理层引入战投不力,另一方则直指大股东为非作歹。
6月18日晚,康得新公告称,康得集团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罢免董事长肖鹏及董秘侯向京。6月19日,康得集团通过官网直指康得新现任管理团队及董事会“在引入战略投资人及资金、改善公司经营状况等核心工作目标方面均未有进展”。
6月20日凌晨,康得新官方微信开始反击。在《致康得新公众股东书》中,肖鹏、侯向京表示,“现任董事长及管理层将同侵占公司资金的大股东彻底切割”,“决不让掏空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实际控制人继续把持公司为非作歹”。
而在更早前的5月13日,上证报记者独家采访张家港市公安局外宣处负责人获悉,康得新的大股东及实控人钟玉因涉嫌犯罪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刑拘的主要理由是钟玉涉嫌挪用资金,具体挪用资金金额正在核查中。后续不排除有其他罪名。
6月26日,康得新以涨停收于2.98元/股。
责任编辑:孙扶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