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翻书党

文创测评|上影节首推文创衍生品,影迷愿为优质原创买单

宋祺

2019-06-27 14:26  来源:澎湃新闻

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24日落下帷幕,在本次上影节中,令人最为眼前一亮的当属文创衍生品。不仅品类多样,设计可圈可点,据官方信息,这还是上影节举办26年来首次推出衍生品,难怪吸引了不少多年捧场上影节的影迷们。
部分上影节衍生品展示
实用性诚意满满,SIFF系列不输大牌
上影节衍生品主要分为SIFF系列及海报系列。
从功能上看,SIFF系列非常实用。文具、马克杯、晴雨伞、帽子、T恤、包,都是大家在日常生活中用得着的物件,以红、黑、白三色为主色调,上影节缩写“SIFF”为主LOGO,设计简洁又百搭,给影迷提供了不错的选择。
上影节SIFF系列衍生品
上影节SIFF系列衍生品
许多实用性的衍生品,在宣传品牌或作品的同时,并未兼顾其时尚度,也不考虑对生活中其它单品的搭配是否友好。上影节SIFF系列算是基本避开了这个雷区,从配色到字母印花,都能看出花了心思,让影迷在使用这些衍生品时,不会觉得尴尬或突兀。在电影节期间,身着以上衍生品,也算是应景又有趣。
其中,SIFF系列的一款透明字母单肩包,显然是做足了时尚功课。自香奈儿品牌带火了PVC透明包包后,这种设计在夏季极受欢迎。而PVC透明包,也有一些显而易见的使用不便——隐秘性不足,物件容易显得凌乱,于是很多时尚达人在使用PVC透明包时,会加入内胆包,上影节则直接增加印花小包作为子母包结构,兼顾时尚与实用,令人好感倍增。
根据笔者观察,SIFF系列的衍生品整体受欢迎度不如海报系列,但在短短5分钟内,这款透明子母包即卖出2个。而在这5分钟里,海报系列共卖出7个海报冰箱贴、3个海报盲盒、3个海报文件夹、2个海报手机壳、1个海报笔记本,共5款商品。SIFF系列除了2个子母包以外,仅卖出3-5个SIFF徽章。现场的工作人员也透露,“总体来讲,海报系列比较受欢迎,前三是大圣的冰箱贴、盲盒和文件夹。”
影迷购买衍生品的场面十分火爆
影迷排长队购买
低价未必畅销,海报系列略胜一筹
说起本次上影节的海报,确实是令人印象深刻。相较于之前北影节引起一片吐槽的官方海报,上影节海报舍弃了往年的保留素材金爵奖,反而更让影迷对主办方心存敬意。海报设计师黄海以上海美影厂1961年的经典之作《大闹天宫》为灵感,创作了这幅主题为“创生万象,幕后为王”的海报。
在这张海报中,不同人会读到自己与电影不同的连结:致敬经典,致敬幕后,致敬创作,致敬观众,致敬国人的共同记忆,也致敬孙悟空的精神……可以说,第22届上影节的海报,真正做到了将上影节与影迷、与电影从业者紧密联系到了一起。而所带来的结果就是,大家愿意为如此优秀的海报作品的衍生品买单。
海报系列衍生品中,销量最好的当属单价最低的海报冰箱贴。冰箱贴一直是文创商品的热门之选:首先,冰箱贴的单价不至于过高,人们接受度较好;其次,冰箱贴小巧易保存,也适合送赠亲友;而且,不少人有收集冰箱贴的习惯,无形中增加了购买概率。
海报系列冰箱贴
上影节这款海报冰箱贴,即使粗糙制作,有海报作主体,也不会卖得太差。但该冰箱贴还设计为可做开瓶器,在实用性上考虑得十分到位,诚意也算是值回28元的价格。相比较而言,单价更低的SIFF徽章,仅售10元,却不如海报冰箱贴受欢迎。甚至有影迷购入徽章后,表示10元的单价略高,8元还能勉强接受,但丝毫不觉得28元的海报冰箱贴昂贵,也是值得玩味的评价。
海报文件夹与大圣手办盲盒
海报文件夹,比海报冰箱贴更加精致,可以说是海报系列中海报主体最为突出的单品,实用性上对学生和上班族都很友好,也难怪受到大家欢迎。但在价格上,28元的文件夹或许不如28元的冰箱贴容易被人接收。
其实,或许很多人没有注意到,衍生品中还有一张大幅上影节海报,可供喜爱海报本身的影迷收藏。海报的卷筒设计为金箍棒的形状,实在太过低调,128元的定价,也相对较高,成交量低也可想而知。
上影节珍藏海报
而海报系列中最为新颖有趣的则是“大圣手办”盲盒。这款大圣手办为时下流行的“盲盒”设计,即购买前不知道盒内的手办模样,而设计好的18款手办中,可能有买家喜欢的,也可能有买家不喜欢的,能抽到哪个,全凭运气。
相对来说,这18款手办的设计,不算新奇,上海的影迷可能曾在上海电影博物馆或上海美影厂的衍生品商店里见过类似商品。但配合今年上影节海报,这18款大圣手办,有了新的意义——在本届上影节抽一个大圣盲盒,是很多影迷乐意为之的事情,这个手办不仅与今年动人的上影节海报主题相关,也是影迷参与上影节的纪念。
有意思的是,68元的大圣手办盲盒,其实定价略高于市面上均价55元左右的流行盲盒;而可以自由选择喜爱图案的大圣钥匙扣,在上影节衍生品中仅售58元,销量却远不及手办盲盒。工作人员回忆说,“一个上午,大圣盲盒已经卖出了两箱,而钥匙扣卖得似乎还不如手机壳。”
一方面,这说明人们愿意为喜爱的衍生品支付溢价;另一方面,人们在购买衍生品时,实用性的优先级或许不如购买时的好心情。显然,实用性的衍生品可以被太多的生活商品所替代,而具有特殊意义的衍生品,能让影迷产生“在场感”和“纪念意义”的衍生品,才是更能打动人心的文创。当然,价格永远都是个不能忽略的因素。
脱离优秀的原创作品,谈何衍生?
本次上影节衍生品中,令人印象深刻的尝试不少。除了主办方的SIFF系列及海报系列外,我们还能在片场看到合作方为影迷赠送电影票、电影贴纸、电影海报等,现场兑换场面气氛火爆,影迷的喜悦溢于言表,这些小小的免费纪念品,对许多上影节的忠实粉丝来说,意义是无限的。
上影节现场领取的各种免费纪念品
最让人兴奋的是,在某些导演的电影场外,还有导演个人及作品的衍生品,凭电影票即可购得。比如希腊导演安哲的电影,美琪大剧院中就有换购书签、电影场刊等活动,这对相对小众的艺术导演影迷来说,是不小的福利。这些衍生品,虽然没有独特的设计,但对于尊重喜爱该导演的影迷来说,是难得的留念,影迷们都排着长队购买。
这些小纪念品,无一不是大浪淘沙后的经典影视作品之衍生品。
上影节安哲电影衍生品
现如今,“打造IP产业”及“IP衍生品产业链”依然是个热门话题。文创产品欣欣向荣的市场,也让不少人嗅到了商机。当从业者雄心壮志地希望将中国电影衍生品市场对标日本动漫周边,甚至对标迪士尼与漫威系列衍生品时,或许应该意识到,相比于优秀的“衍生品”,我们更需要聚焦的是优秀的原创作品。
1960年1月,《大闹天宫》导演万籁鸣与张光宇讨论人物设定
那些让人愿意为了“情怀”及溢价掏腰包的文创衍生品,从来都不可能脱离原创本身而存在。而优秀的原创作品,一定少不了创作者倾注的真情实感与想象力。成熟、完美的产业链是好作品的基础与孕育环境,但不论是电影工作者,还是其他文艺工作者,他们对创作的热情及各自作品的个性,是不可能被批量生产的。
第二十二届上影节海报
如果不能给创作者足够的支持与关注,只是口头上表达“内容是衍生品的基础”,却从未去真正关注何为优质内容,衍生品市场的商机也未必会乐观。为什么我们的衍生品总好像缺了些什么?或许它的问题不在衍生品本身。要知道,井上雄彦在32块黑板上用粉笔画的“《灌篮高手》十日后”,其照片画册一经印刷,最初的限量版在国内单价曾一度由200元炒到了500元,依然有人买单。而原创力的衰退对整个市场的影响是致命的,即使衍生品繁荣如日本动漫,近几年原创力的青黄不接,也让手办圣地秋叶原不复当年。
今年的上影节,我们能看到如此优秀的原创海报,如此多品类衍生品的尝试,是令人振奋的。许多影迷对上影节支持多年,上海市民董小姐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依然早起抢票,密切关注加场信息,利用下班时间赶场观影5场之多,在被问及为何购买衍生品时,她回答,“纪念。”
为自己喜爱的活动与作品购买衍生品,其实购买的早已不是一份商品,它或许是回忆,或许是牵挂,或许是对时光的纪念,或许是将要分享的爱意……消费社会,精美的商品已经太多,文创需要创意,但绝不能脱离文化本身。购买衍生品的意义,其实是我们对文艺创作者的致敬,也是我们与优秀原创作品的一种连结。
责任编辑:彭珊珊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