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有戏

上海电影节丨金爵最佳影片《梦之城堡》:前路越长,越能疗伤

马纶鹏

2019-06-24 10:48  来源:澎湃新闻

【上海文艺评论专项基金特约刊登】
今年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最大的赢家无疑是来自伊朗的《梦之城堡》(Castle of Dreams)。它一举获得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和最佳男演员三项大奖。评委会对其评价非常高,从影片本身到导演技法,以及男主角的彷徨又深情的演绎。这几年伊朗电影实在是出了太多让人惊奇又叹服的作品,《一次离别》《筹款风波》《推销员》《猪》《人尽皆知》等等。而上影节这个“立足亚洲”的定位让我们对相对陌生的伊朗电影有了越来越多的了解和敬佩,今年也有“伊朗电影周”的展映。
《梦之城堡》剧组上台领奖。 本文现场图片:上海国际电影节
伊朗电影最大的特点就是家庭伦理剧,一直披着些神秘面纱,却藏着最美好、最真挚的感情和叙事;以小见大,从一家人的日常延展到宗教、性别乃至现代东西方文化冲突;类型片这样的国际通行法则并没有太多左右它家庭核心的调性,反而会合理利用与融合,这次的《梦之城堡》就是最好的例子。为电影节审片的时候我就特别欣赏这部温馨又伤情的佳作,它用一个公路片的形式讲述了一位父亲在路上和自己久未谋面的小女儿和小儿子的故事,前路越长,越是疗伤。
《梦之城堡》海报
Jalal三年不见自己生病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他得到妻子病危的消息,貌似冷酷地回去取他们共有的吉普车。在这个传统的社会,信仰依旧十分强大,Jalal的行为已是很叛逆,这为之后的剧情曲折与感情线索埋下了伏笔。他虽然没有离婚,但有自己情人和生活,所谓的“互不干扰,相忘于江湖”大概就是这样。但无论是被狠狠压抑的心债或亲情总有如潮水般汹涌扑来的一天。这就是Jalal来取吉普车的时候。貌似不经意的安排,却因为妻子的妹妹迟到而有些搅局。原因就是这位小姨子坚持让Jalal带走他的儿子和女儿,尽一下做父亲的责任。Jalal肯定不愿意,孩子却被强塞进车厢,他中途甚至带着儿女重回小姨子家,希望悄悄留下儿子和女儿,但聪明的儿子还是带着妹妹上了车。
Jalal的饰演者哈迈德·萨贝里·贝达德(左)与常枫同时获得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
Jalal想逃避,一路上听到的却是女儿萌到融化的各种问题,看到的是和自己一样隐忍又主事的儿子的刚毅面庞。他只好带着他们上路,之后却阴差阳错地遇见自己的情人,路边查测速的警察,以及妻子之前的雇主。观众逐渐发现,Jalal并不是冷血,他现在的状态也是无奈。随着一个个真相的浮出,《梦之城堡》传递给我们十足的泪目和爱意。如果说扮演Jalal的演员以其成熟而压抑的父亲形象胜出,其“表演独具想象力,细节处理常常出人意料,让人过目不忘”(评委会评语),我更喜欢两位小演员的出演,一个萌到爆,一个少年老成,相互映衬,和Jalal的对手戏该嫩的时候嫩,该飙的时候绝不软当,十分过瘾。从主演到配角,一眼一动都是戏。
《梦之城堡》剧照
公路类型只是一个外壳和“借口”,家庭矛盾、误解乃至最后的谅解可以说是伊朗电影永恒的主题,这也最能打动同样注重家庭伦理和家族关系的中国观众的心。在这个母题之下,伊朗电影也从不避讳各种敏感而尖锐的主题,从女性地位和身份,到现代社交媒体综合征,再到宗教、移民、婚姻自由和贫富差距。《梦之城堡》到最后你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这些相对宏大的议题对家庭观念和生活的挤压,同时也是一种渗透。然而能疗伤,终慰藉的还是父爱和母爱,是圆梦的原力。
责任编辑:张喆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