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有戏

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闭幕:不只是上海的电影节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2019-06-24 07:56  来源:澎湃新闻

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于6月24日正式落下帷幕。在过去的十天中,影迷们赶场看电影目不暇接,电影人则在不同场合琳琅繁多的活动上,就各自最关心的议题展开对话。以“世界影视,中国主场,上海气质”为特色,以电影为桥梁,年复一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真正成为亚洲的焦点,世界的平台。“立足亚洲,关注华语,扶持新人”的办节定位,已在亚洲国家电影人中产生了广泛影响。“一带一路”电影节联盟的“朋友圈”也在不断扩大,电影市场的活跃氛围让每一位来宾不虚此行。围绕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主题展开的系列活动和接连重磅亮相的献礼之作,不断宣誓着中国电影人的“不忘初心”和记录时代的使命。
6月23日举行的金爵奖颁奖典礼现场。
电影节的热度:值得通宵达旦、不远千里
今年电影节共放映500多部超过1700场电影。对于这座城市来说,最像“节日”的部分当然是看电影。上海国际电影节因为参与展映的影片数量庞大、影院放映场次众多,而真正成为“全民的节日”。
在电影节期间看了二三十场电影的观众不在少数,朋友圈里随手一翻,都能看到各种晒票根晒见面会晒观后感的分享。尽管也夹杂着对一些偶然发生问题的瑕疵以及观影秩序的吐槽,但无不出于对电影的热爱。从大师们的名作到新人导演的处女作,从好莱坞的科幻大片到冷门小国的意外惊喜,光影盛宴的背后,是策展人费尽口舌的谈判排期,技术人员核对密钥、海关办理手续,字幕人员翻译校对、时间轴核对等无数繁复琐碎的流程,共同促成了这为期十天的幸福体验。
虽然没有了线下通宵排队的“奇观”,线上销售的火爆,30分钟突破20万张的售票数也创下历史新高。
电影节期间,“羡慕上海”几乎成了全国影迷的口头禅,根据票务网站淘票票的数据统计,电影节也对长三角地区产生了强大的吸引力,来自长三角的影迷购票数占据线上总售票数的90.9%,浙江省影迷购票11962张,江苏省影迷购票10497张,安徽省影迷购票1221张。
今年上影节的展映依然保持了超高水准。“向大师致敬”单元的大师们,今年甚至被影评人号称集结了“四大天王”。安哲罗普洛斯、布列松、怀斯曼、卡萨维帝四位大师组成的“超硬核阵容”有着绝不算低的观影门槛,但许多场次都在第一时间售罄,充分体现了上影节影迷的“懂行”。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电影节最热门的影片中,还包括7个半小时的《撒旦探戈》,这部极其考验观众的影片也是一票难求,许多影迷都将这看作参与电影节的“朝圣”仪式。
影迷Youth是位90后,这是他参加的第三个上影节。因为工作调动,他需要从南昌往返上海看电影。周日看完晚场电影打车到高铁站旁的酒店住下,第二天再乘坐清早六点多的高铁回南昌上班。加上公司调休加班,两个周末他请了4天假。“累并快乐着”,是他对自己今年上影节之行的总结。说起今年的上影节,他十分得意自己刷新了自己的两项观影记录,“一个是单日看电影场次的纪录,以前从来没有一天看五场电影;另一个是看过影片片长的纪录,《撒旦探戈》七个半小时,除了一开始稍微‘昏昏欲睡’了一下,基本全程都比较顺畅地看下来。”
Youth的电影票
Youth给自己做的部分排片表
对于Youth来说,上影节除了看电影,还有一份幸福来自于可以和志同道合的好朋友相聚,“我们有一个小群,大家来自天南海北,今天送走了海南的,明天送走了广东的,然后又会迎来武汉的、北京的……这是一个很奇妙的事情,大家都为了这一个事情而来,相聚甚欢然后又相送离开。”每年参加电影节,Youth都会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影迷朋友把酒言欢,有时甚至通宵达旦。“虽然共同的目标是看电影,但看电影的同时也在社交,这是上影节对影迷的意义。”
身兼多个影迷群群主的小卷,今年一如既往地high着自己的电影也为群友们积极服务。影迷们自发形成了默契的观影文化,会在群里监督影院的不文明观影行为及时反馈,遇到加价卖票的黄牛也会同仇敌忾地diss一番。虽然电影节抢票难是公认的事实,但真正爱电影的人在互联网的帮助下相互换票,不少影迷也如愿看全了自己的心愿清单。
6月24日,即金爵奖颁奖典礼的第二天,将全天放映本届各个奖项的获奖影片。而这些票在奖项尚未公布时便早早售罄,也充分说明了影迷们对上影节主竞赛单元的认可和肯定。
电影节的维度:广泛多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
每年的上影节,都集聚了最齐整的从业者阵容。从影视明星、行业大佬到产业链各端的人员,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位置。
今年上影节的论坛涵盖了从“高屋建瓴”的“共筑强国梦”到“落地生根”的衍生品或者电影教育等方方面面。电影产业高峰论坛从中国电影70年的光辉道路出发,向电影人提出未来全新的要求和挑战;电影工业化论坛则多方求解建设中国电影工业化体系行之有效的方法和路径;科幻电影论坛在交流与探讨技术的同时更呼吁“文化自信”;“一带一路圆桌论坛”从全球视野出发探讨电影节的功能和责任;“复兴之路”主题论坛向业界发出信心公告:电影产业向好的趋势不会改变;“新文旅新消费”论坛的讨论拓展了关于电影IP的潜能与边界;电影教育论坛聚焦工业化下电影的人才培养,从业者告诫有志于从事电影的年轻人,须从热爱出发、从基层做起……
“一带一路”电影文化圆桌论坛,主题是: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电影节
除了围绕理念和话题探讨的唇枪舌剑,具体影片的一部部发布更是惊喜连连。
上海国际电影节上,能够看到下半年中国院线上几乎所有值得期待的影片,从讲述不屈攀登精神的《攀登者》,到真实改编川航紧急迫降事件的《中国机长》;从《烈火英雄》的消防队员到《紧急救援》的海上搜救队员;从《拂乡心》记录的台湾老兵往事的厚重,到《春潮》中当代原生家庭描摹的困境;从《银河补习班》温情而又接地气的“现实主义”,到《学区房72小时》中充满针砭时弊的反讽隐喻,国产片在接下去能有多少精彩的表现,上影节做出了吸引力十足的预告。更重要的是,这些影片以及创作者,都不约而同借由电影节的平台表达了今天电影人力图记录时代、弘扬正能量的责任与担当。
去年从戛纳“新鲜出炉”后来到上海国际电影节的《何以为家》,今年在中国市场斩获了极好的票房成绩,成为名副其实的爆款黑马。引进方路画影视的总裁蔡公明就表示,上海国际电影节起了非常大的初期宣传作用,国内的第一波口碑就是从电影节生发而来。今年电影节电影市场的买家沙龙上,来自世界各地的买家也共同探讨了各自买片卖片的经验,并得出“疲于押注爆款、打击盗版,不如精耕细分领域、扎实内功”的共识,借由电影节的平台,曾经并不算入流的“批片玩家”也在成长。
荣耀七十载
电影节的温度:来上海,就对了
除了专业性,上海国际电影节也在变得越来越有温度。“上海服务”贯穿在电影节的方方面面,从天山电影院给观众送毛毯送水的“影院海底捞式”的服务,大光明工作人员大清早与老年观众相约影院帮着提前线上抢票;到超过800名志愿者在电影节的各个岗位上悉心周到的各司其职,历年来参加电影盛会的嘉宾们,都会对电影节井井有条的安排和服务赞不绝口。而今年,电影节给来宾们带来更多的附加惊喜。难怪走遍全世界电影节的戛纳当家人福茂说,“建议全球电影人把参加上影节排入每年的日程。”
电影节期间,电影节组委会为来自各个国家的电影人推出了上海一日游活动。各国嘉宾、参与剧组、市场来宾等“一带一路”影人,参观了具有红色记忆、海派精神和江南韵致的城市景点,加深了对上海的了解和认识。
入围金爵奖主竞赛单元的剧情片《光影守护者》的制片人卡纳特·托雷与片中主角“泰山叔叔”的扮演者莫卡萨诺夫一起参加了上海游览活动。
卡纳特·托雷表示,上海是一座非常美丽的城市,此次在上影节的经历十分美妙。而年迈的莫卡萨诺夫在参观豫园的过程中,坚持在每一个角落都拍照留念。谈及对上海的印象,他竖起大拇指,连说了三遍,“上海很棒,我很喜欢这里。”
而另一位竞赛片《生日》的导演,来自德国的卡洛斯同样在这次上海之行收获满满,“发布会当天,就有三四个中国电影公司来找我洽谈电影在中国的发行事宜。此外,还有一位香港编剧给我看了他的剧本,寻求合拍机会。中国电影市场比我想象中还要大。”
伊朗曙光旬国际电影节主席米尔卡里米已经第三次到访中国,这一次他在上影节的推荐下游览了七宝古镇。作为亚洲电影人,他十分肯定上海电影节对亚洲电影的积极促进作用,也表示在上海找到了创作灵感。“亚洲文化是含蓄内敛的、是博大精深的,同时又能带给人灵感与创新……而电影能够加深人与人之间的了解,是不同文化相互交流的最佳桥梁。我想拍一部关于这里的纪录片,这样我可以近距离地了解到他们的生活,这将是一个非常美妙的创作过程。”
6月16日,长三角影视拍摄基地合作启动仪式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
而上海,早已准备好迎接这些电影人来到这里创作。上海市影视摄制服务机构给剧组提供的免费咨询协调服务,已经形成了一整套标准化体系,可以在长三角共享“上海服务”的经验。今年的电影市场加强了全产业链布局,参展商覆盖影视制作、后期、发行、营销、教育、投融资和服务等电影全产业链。 “国际合拍片市场”为中外电影制片人提供合作平台,促进市场交易,期间有来自希腊、俄罗斯、意大利等国的优秀电影合拍项目推介。
制片人小强尚未浮上这个行业光鲜的“水面”,他所在的公司规模不大,目前也只参与了一些网剧、网大的作品。但他几乎每年都来参与上海电影节,通过自掏腰包的方式购买论坛的入场券学习,通过各种朋友关系混迹于各种“之夜”。“我知道自己离电影还远,所以更迫切地需要去学习。上影节的论坛有很多‘干货’,无论是关于政策的解读还是关于创作的经验,对我们这样的新人都是非常受用的。”受资本退烧的影响,今年电影节的“之夜”也不如往年多了,小强身为“边缘制片人”对此也深有感触,“但是留下来都是真的热爱这个行业,也更专业、更有实力和根基的。能够在这里结交一些朋友,找到一些后续合作的机会的话,可能也会更靠谱一些吧。”同时,小强也在上影节看了不少电影,“我其实不是那种很迷影向的观众,更多的是从工作的角度出发去看一些国产的新片。尤其是新人导演的片子,看到同龄人很有热诚地做出很棒的作品,我也会觉得被鼓舞更有力量。”
电影项目创投会
而更多有才华的年轻人,在上影节的帮助下发展起步。今年创投进一步发挥聚集优质产业资源的作用,增加奖项设置,引入更多的行业资源。同时,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正式形成包括短视频作品、金爵短片、创投训练营、电影项目创投、亚洲新人奖、金爵奖在内的六级阶梯型新人培育体系。这也意味着,上海国际电影节为电影人才进一步搭好平台、设好阶梯,有才华的新人们可以一路“进阶”,从短视频走向金爵奖。
曾凭借《绿草地》入围上影亚新奖单元的导演宁浩,从当年名不见经传找不到钱依然闷头拍片的毛头小子,如今已经成为今年亚新的评委会主席。在今年亚新奖颁奖典礼上,他感叹,“亚洲的新人们依然肩负着探索电影文化的使命,我们很高兴看到,创作者不负年轻,电影依然年轻!”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