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有戏

上海电影节丨《热情花招》:这个“爱豆”演技可还行?

洪三宇

2019-06-23 15:33  来源:澎湃新闻

在2019年上海国际电影节的众多影片中,日本电影《热情花招》(ホットギミック)绝对算不上热门——以至于在“抢票”风潮开始好几个小时后,这部电影的个别放映场次仍然有座位可选。即便如此,《热情花招》还是有一定的话题度,这就是提名亚洲新人奖的女主角——堀未央奈。
《热情花招》海报
并非“演员”
说来有趣,《热情花招》的演员表里,有老派男星反町隆史,有一线女优吉冈里帆,偏偏担纲女一号的堀未央奈,其实连“演员”都不算。准确地说,她是一位“偶像”(アイドル,爱豆),去年十二月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中心演出的日本人气女团“乃木坂46”的二期生。
堀未央奈
这是因为日本的娱乐产业十分成熟,且细化为偶像、歌手、搞笑艺人、演员、主播、声优等。其中的“偶像”也被单独视为一种特定职业,也就是将自身魅力、人设、性格作为卖点吸引粉丝,因各项技能还处于未完成形态而与粉丝共同成长的艺人。在日本,偶像、演员、歌手的界限划分相当严格。比如,二宫和也是明年即将停止活动的日本偶像组合“岚”的成员,十多年前他因为参演好莱坞影片《硫磺岛的来信》受邀亮相柏林电影节,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他就说,“我不是演员,我只是一个偶像,在一个名叫‘岚’的组合里,唱歌跳舞的偶像”。
其实也不只是唱歌跳舞。拿堀未央奈来说,早在2017年她就成为流行女性时尚杂志《ar》的常规模特,她的个人写真集也卖出了超过十万册。偶像的“副业”其实不少,近年来的偶像“触电”的情况亦不鲜见。“AKB48”成员前田敦子与柏木由纪都曾出演过NHK“大河剧”中的龙套角色。与堀未央奈同属“乃木坂46”的白石麻衣也出现在今天春天的日剧《我的裙子,去哪了?》的演员表里,扮演一位世界历史老师。至于偶像“毕业”后正式转型演员的情况就更普遍了,比如在时下正在播出的“狼人杀”日剧《轮到你了》一直“存活”下来的西野七濑(饰 黑岛沙和)也是一位今年年初刚刚从“乃木坂46”毕业的前“偶像”。
不过,像堀未央奈这样现役偶像获得主演电影的机会,到底也不算常见。难怪在“淘票票”的《热情花招》购票页面下,出现了有些异样的画风:“江湖黑话”一望即知是粉丝的留言——“猴(莉)”来自“hori”,也就是“堀”的日语发音。
粉丝的留言
而在《热情花招》上影节首映式的观众席上,更满是应援堀未央奈的推巾与横幅,仿佛置身“乃木坂46”的演唱会现场一样。另一方面,到底不是演员出身,堀未央奈自己也说,“因为是初次出演、主演电影,所以每天对我来说都是挑战,也对很多事情感到过不安。但是,以山户导演为首的演员、工作人员们都帮助着我,让我能够在享受的同时,尽力演好每一瞬间”。
首映式上的堀未央奈
导演山户结希为什么会选择一位“偶像”担纲女主演呢?她本人算是“乃木坂46”的老熟人大概是一个原因——早在几年前,她就为这个女子偶像团体的《抱歉呢…一直以来…》与《当春紫苑盛开时》拍摄过MV。当然,《热情花招》作为青春题材剧本身,也适合“偶像”的出现——山户结希的作品中,不乏那些向往成为“爱豆”的女孩形象。
又是“漫改”
谈到青春题材剧,不能不说这正是导演山户结希热衷的主题,按照这位“准90后(生于1989年)”导演自己的话说,“我想制作一部新时代的青春电影,能够深入到年轻人的心中”。与堀未央奈不是科班出身的演员类似,山户结希自己也不曾正经学过导演(她毕业于上智大学文学部哲学科)。她能够以新锐导演的身份进入电影节,要感谢发掘与培养电影新人才为目的的“PIA电影节”的存在。
山户结希
2016年上映的《溺水小刀》算得上是山户结希之前导演的最成功电影(票房超过7亿日元)。该片改编自GEORGE朝仓的同名漫画,讲述了少女模特夏芽转学到乡下,遇到气质独特的同龄人阿航,二人互相吸引,共同经历挫折与重生的爱情故事。无独有偶,《热情花招》同样改编自销量突破450万部的少女漫画《Hot Gimmick》(原作:相原实贵)。
漫画原作
这样的做法当然有利有弊。一方面,日本作为全球动漫强国,拥有世界上最完善的动漫产业链,凭借庞大且稳固的受众群,漫改电影在诞生之初就往往具备了强大的IP属性,为电影票房的成功提供了强大的保证,譬如《浪客剑心》系列与《寄生兽》系列都是如此。另一方面,受时长的限制,电影在改编过程中不可避免对漫画中一些角色、时间、空间进行删减、压缩,经常会造成对作品深度的表现力不足,使得漫画改编电影容易沦为遭舆论诟病的“视觉快餐”。
令人遗憾的是,《热情花招》的情形正是如此。本片讲的是一个青春期少女的恋爱故事,描述十五岁初中生成田初(堀未央奈 饰)围绕着“发小”小田切梓(板垣瑞生 饰)、“学长”橘亮辉(清水寻也 饰)与父母领养的兄长成田凌(间宫祥太朗 饰)三人之间发生的恋情。众所周知,少女漫画中的恋爱基本上都是以大团圆的结局来收场。即便偶尔有主人公陷入失恋的悲情中,也肯定为她在身边的某个地方安排好了另一场新恋爱的预感。《热情花招》的结尾,也因此变得毫无悬念。
剧情本身不算新鲜,大量故意出格的“少儿不宜”台词与多达七段的吻戏对于推动情节也显得有些没有必要。如此“中二”的故事,由大上五六岁的成年人来演,给观众的感觉就是全片人物看起来都不太正常——除了反町隆史饰演的小田切梓之父一角,可惜留给他的出镜时间还不到1分钟……除此之外,片中各种情节的转折安排又太过巧合——比如暗生情愫的两人坐电梯时电梯突然坏了,小田切梓母亲的出轨对象偏偏是橘亮辉的父亲,成田凌与成田初又恰恰没有血缘关系,如此之多的戏剧冲突点集中在一起,反而让人产生了过于“狗血”的不真实感。
或许这些不合情理来自漫画本身,但作为导演,山户结希似乎应该将剧本处理得更合理一些。至少,作为一部旨在体现“女生通过恋爱逐渐成长、逐渐坚强的青春电影”,女主角是如何在恋爱屡屡受挫后找寻到自我这一至关重要的转变,在电影中几乎是无迹可寻的。
《热情花招》宣传海报
演技如何
话又要说回来,尽管剧情有些令人无法吐槽,但《热情花招》中各种色彩晕镜,画面美学,节奏感的BGM,还是体现出了山户结希导演的独有风格。特别是小窗分屏和照片穿插的理念给观众留下了比较深的印象。值得一提的是,山户结希导演在本片中对于特写镜头的运用显得异常执著,动辄就给女主角一个脸部特写镜头。这其实对于演员是比较“残酷”的一件事,好在堀未央奈的“颜值”经得住这样的考验。
至于堀未央奈扮演的“成田初”这个角色本身,看得出来,山户结希是有野心要表现一些东西的。法国女作家埃莱娜·西苏(Helene Cixous)曾经呼吁:“妇女必须参加写作,必须写自己,必须写妇女。就如同被驱离她们自己的身体那样,妇女一直被暴虐地驱逐出写作领域……妇女必须把自己写进文本——就像通过自己的奋斗嵌入世界和历史一样。”山户结希的导演生涯仿佛就在践行着这段话,她的电影普遍以少女为题材,专注于女性的自我意识。
《热情花招》剧照
这种对于“自我意识”的强调其实与日本社会对女性的态度有很大关系。在日本这样一个男性占统治地位的社会中,女性相对于男性在社会上所处的被动地位和边缘地位,引发少女们对成熟的恐惧。影片《热情花招》的开头就充斥着男性角色口中轻视女性的话语,诸如“女人看来都是傻子”。女主角成田初因此显得自卑而缺乏自信,但在影片最后,她走出了爱情的迷茫,找到了自我的价值。堀未央奈的确将女主角的“自卑”,在情感中的困惑以及到最后获得“自信”表演到位,以电影界新人的标准而言,应该说是相当不错了。尽管她最终没有拿到“亚洲新人奖”,但获得“提名”本身已经算是评委的认可了——毕竟任何一个《热情花招》的观众都会产生这样的感觉:作为青春恋爱片的题材与其狗血情节,对于演员本身而言都是减分项。
提名亚洲新人奖的堀未央奈
尤其令人惊讶的是,堀未央奈在片中的演技,做到了完全不像作为“乃木坂46”成员表现出来的那个“偶像”。说到底,“偶像”并不是一个终生的职业,女性“偶像”的职业生涯尤其短暂,将美好的短暂青春作为“爱豆”永远地留在了粉丝的脑海里。偶像毕业后,脱离演艺圈的有之(比如前乃木坂46成员中元日芽香现在是一名心理治疗师);向歌手发展的有之(比如前NMB48成员山本彩);成为综艺艺人的有之(譬如数月前从AKB48毕业的指原莉乃);就像前面所说的那样,投身演员的更是不在少数。无论如何,既然堀未央奈自称“十分憧憬成为米拉·乔沃维奇那样的动作女演员”,还是要祝愿她在未来的演员之路上能够有所成就,毕竟,她是一位人民网也曾报道过的“励志”偶像。
人民网对堀未央奈的报道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