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有戏

上海电影节丨王思聪如何 “养”新人,有钱也要花在刀刃上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2019-06-22 13:34  来源:澎湃新闻

6月18日,作为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系列活动的“香蕉好奇之夜”在上海举办。香蕉计划创始人王思聪,香蕉影业执行总裁韦翔东,及众多影视行业大咖悉数亮相助阵。
当晚,香蕉影业分享了自去年“香蕉初夜”一年来的进展和成果,包括第一届“香蕉新编剧圆梦计划”获奖名单揭晓,并现场颁发奖项;首度公布了六部主控项目和两部投资项目,其中新导演新编剧的项目就赫然在列;此外香蕉影业还启动了第二届“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继续为影视产业的发展贡献力量。
去年,香蕉影业开启“香蕉新编剧圆梦计划”,希望“从源头上助力中国电影产业发展”。历时8个多月选拔,最终从三千多名参与者里甄选出了六位优质编剧。
王芸凭《我和我的休·格兰特》拔得头筹独享150万奖金,郭帅凭《男人至死仍少年》、沈大伟凭《镜世界》共同荣膺二等奖各获得120万圆梦奖金,柴楚然凭《我是大明星》、刘晓峰凭《天才编剧》、殷大卫凭《电影在看你》共同荣膺三等奖各获得80万圆梦奖金。
去年首先通过“新导演掘地计划”筛选出的导演们也与今年的优质剧本进行了“配对”。一年选导演,一年选编剧,之后的新人发掘计划依然会按照这个顺序进行,这是从人才入手进入主控项目开发,进而建立自己作品矩阵的一盘周密的大棋。
香蕉影业成立的2017年是中国电影产业开始走向分化的“拐点”,当时资本尚热但已经有声音预言将要迎来“退潮”。当年的新人和创投计划层出不穷,艺术院校里戏文系的学生十有八九都在忙着接活儿写剧本,导演系的毕业生们也有不少机会至少能拍个网剧网大,以至于当时业内人士常有对于新人过于浮躁的批评之声。而如今资本退烧,直接“黄”掉大量的影视公司和“筹备中”的项目,能够给予新人的机会也在减少。
香蕉新编剧圆梦计划
编剧有很高技术门槛,年轻人不必急于“自我表达”
去年王思聪豪言数百万奖金额度的吸引力不小,收到三千多个剧本给香蕉影业带来的“震撼”也不小。韦翔东透露,最初他放出豪言要把这些剧本都看完,结果头一个月看了50个剧本就开始“怀疑人生”,看到一百个的时候,“我想杀人。”
不得不说,大部分的剧本都太烂了。这是这个行业做文学策划、剧本开发各个公司从业者的共识,“前任”系列导演田羽生说他在刚得知“香蕉新编剧圆梦计划”时就觉得这家公司“勇气可嘉”——这些年他在华谊,每每总是面对投来的剧本头疼不已。
在韦翔东看来,这3000多个剧本,的确暴露了当下中国青年编剧某些普遍的问题——比如不太懂得电影剧本的格式,不会写故事大纲,显然缺乏专业的编剧训练;又比如创作内容同质化,内容失真、缺乏生活。“在3000多个剧本里面,有2260个剧本是凶杀、悬疑,题材如此集中,我们也觉得很震惊。”同时,韦翔东还指出,大部分的剧本想象力贫瘠,对社会了解不深入。
“编剧其实是有门槛的,而且门槛很高。”韦翔东说,这种技术门槛具体到剧本的格式,从一开始就是保证一部电影专业化的一部分,“一个不规范的剧本,我们去找专业的导演、制作人合作,别人也看不上。越是优秀的人,他越看重专业。”
同时,这次新编剧圆梦计划的“入门门槛”被调高到45岁,因为在筛选剧本的过程中,团队发现,90后成长于互联网时代,无论是阅读量还是生活经验人生体验都普遍处在一种匮乏的状态中。“好像90后的编剧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生活,沉浸在网络虚拟的世界里面太多了,写的东西很难打动人,这很要命。70后80初的编剧,可能确实成长过程中网络没有那么发达,都还读过点书,也相对多一些就是情感的东西在里面。”
与此同时,“过于强调个人表达”也是此次挖掘新人中遇到的问题,新编剧新导演都有这个问题。韦翔东强调,香蕉影业虽然想要培养“商业片”的创作者,但商业和艺术并非不可兼容,而年轻人有时因为缺乏阅历而急于付诸自我表达,难免使得表达苍白肤浅,“真正深刻的人是需要一定的阅历的,你一天到晚趴在网络上,没有生活,没有对国家和社会的责任感,没有对历史社会的研究,你有什么资格去深刻?”韦翔东认为,商业片的训练同时也是未来助力新人导演更好的自我表达打基础,“为什么要强调年轻导演做商业片,你们先去了解社会、了解市场,知道观众要什么,你再提你的自我表达,我以为真正牛的导演是能把自我表达和观众喜好巧妙融合在一起的。”
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
王思聪有钱任性“养”新人,但才华是通行证
尽管去年王思聪给新导演颁发高额奖金时曾放言“奖金随便怎么花”,但入选的新导演们在过去的一年里都经受了各自的职业训练。香蕉影业执行总裁韦翔东介绍:“对于导演,管生更得管养”。过去一年里,香蕉请到业内有经验的导演来教学,同时,把新导演送到剧组跟组实习。“通过一系列培训,让大家明白导演是很有技术含量的工种,是创作更是技术活,从而培养导演们的学徒意识、团队理念和匠人精神。”
顶着外界看来“有钱任性富二代”标签的王思聪,在韦翔东看来是兼具理想主义与商业头脑的。王思聪曾说,“做这个电影公司,主要目的不是为了赚钱,是希望能出一点钱来帮助一下目前比较缺乏基础建设的电影市场。”
“你要说他有钱,他确实有钱,但他不乱花,对于真正的优秀人才,他很实在的就真金白银投给他。”在韦翔东看在,这就是“把钱花在刀刃上”,“他确实解决了一些优秀有才华的年轻人为衣食所愁的问题,不用去接烂活谋生消耗自己。”“所谓的‘任性’,是这个时代别人都为了要点快钱,他却说我就想发现人才。你别看他一天到晚说话嘻嘻哈哈的,他其实是一个特别有担当、有责任的人。你想想有哪个富二代会说,想为中国影视人才的基础建设做点事?他是因为真的喜欢电影才做这件事的。”
本届“香蕉好奇之夜”的媒体稿件上写着:王思聪豪掷千万“养”新人。对于这个“养”,韦翔东解释说,其实是给新人以营养,“养你干嘛呢?第一,你要去读书。第二,你要去研究项目。第三,你要去跟各种各样的业内的高手去交流。这些都是‘养’。并不是我把你搁在这给你好吃好喝,是指精神层面和知识层面的培养。让你不要被五斗米所折腰,让你可以静心搞创作。”
近两年国内电影公司受到各方面的影响面临变局,作为一家“小而美”的公司,香蕉也需要寻找自身的定位和优势,“正能量、年轻向、反套路、有个性、有意思”这样气质的作品是这家公司希望在未来呈现的。“我承认我可能会错过一些好项目,比如《地久天长》这样的,一定是一部好作品,但我们可能不会选择,因为那不是我们这样的公司能够开发得了的。”在韦翔东看来,找准定位,精耕细作属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在当下也显得尤为重要。
作为一家“有钱”的公司,韦翔东也分享了对如今资本退潮带给行业的变化以及新人深处其中处境的思考。
“现在跟前两年对比,虽然钱少了,但少掉的那部分钱是不专业的、跟影视行业无关的钱。但现在业界还是会有一个共识,其实好项目它是不缺钱的,专业的公司足够判断出一个项目好坏在哪里。如果专业度不够,就会出现烂片、‘17年的中国影视行业大拐点’、‘18年的影视寒冬’这些问题。但是从18年以后,反而对影视行业是一个清洗。你只要是专业的,你只要是对内容在行,一样能够推进下去。”
而不可否认的是,影视行业整体项目的减少意味着留给新人的机会也相应减少,已经有不少青年导演、编剧们现在处在项目停摆的待工状态。
“那就是必须得有才华,有才华的人在今天这个时代是埋没不住的。”韦翔东坚信这一点,“一个人是真有才华还是装有才华,我们是能够判断出来的。这个清洗的过程是让那些平庸的、混吃混喝的人一边歇着去了。”
责任编辑:张喆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