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思想市场

做不到的“离岸平衡”:从“特朗普高地”事件看美国中东政策

杨炯/南京大学犹太-以色列研究所在读研究生

2019-06-25 14:20  来源:澎湃新闻

今年3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在国际上掀起了巨大争议。近日,戈兰高地又爆出了一个大新闻:当地时间6月16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宣布将戈兰高地上一处新建的社区命名为“特朗普高地”。尽管美以之间的“特殊关系”已经延续了超过半个世纪,但是如此肉麻的“投桃报李”还是十分罕见的。
2019年3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与到访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会晤,并在其见证下签署公告,正式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
对于特朗普来说,这无疑是外交上的一个“里程碑”,他的名字被铭刻在世界上最具曝光度的一个地区,未来可能将有成百上千的犹太民众在他的光环下生活。对内塔尼亚胡来说,这是一个“假虎威”的政治姿态,当前的中东形势可谓山雨欲来,美国的支持对以色列的安全与稳定至关重要,加强与美国的关系,尤其是与特朗普的私交,内塔尼亚胡就有更大的把握赢下即将到来的议会选举。
戈兰高地:从资产到负担
“特朗普高地”所在的戈兰高地,在六日战争前一直是以色列的一块心病。戈兰高地位于叙以边境,原为叙利亚领土。叙利亚军队倚仗地利,在戈兰高地上架设阵地,长期炮击、袭扰以色列北部城市。六日战争期间,以色列军队主动出击,击溃了叙利亚守军,甚至兵锋一度直逼大马士革。战后,以色列便一直占领着戈兰高地,建设各种军民用设施,力求造成既成事实,进而使占领合法化。
对以色列来说,戈兰高地是重要的战略资产。首先,戈兰高地在手,以色列北部城市的民众有了一道屏障,可以免受来自叙利亚的炮击之苦,躲进防空洞避难的场景或将成为历史;其次,可以对叙利亚形成有效的威慑,1970年约旦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发生内战之时,以色列军队正是在戈兰高地集结坦克,使叙利亚不敢贸然出兵干涉。
但如果从更长远的角度看,事情就未必如此了。以色列占领了戈兰高地固然能够肃清边境,可同时却与叙利亚结下了难以解开的仇怨。以色列北部的民众的确不必再为叙利亚的炮击而困扰,代价则是叙以之间旷日持久的对立,解得近渴,但不知道未来矛盾会不会以更为激烈的形式爆发。为了进一步保证安全,以色列只能在戈兰高地加大投入,但这无疑加深了叙以之间的嫌隙,削弱了叙以之间达成和平的可能性。
对美国来说,以色列强化对戈兰高地的控制更日益显得是一种负担。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在美国的斡旋下,以色列相继与埃及、约旦达成了和平协议,这不仅改善了以色列的政治环境,也让美国在中东拥有了更大的话语权。原本,对叙利亚,美以也可以如法炮制,但戈兰高地的问题阻碍了叙以和平局面的出现,也使得美国作为协调者的中立性大为削弱。
今年3月,特朗普宣布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美国对以色列毫不掩饰的偏袒,对叙利亚想必是极大的刺激,这将使叙利亚国内的反美情绪燃烧得更旺,使叙利亚更倾向于投入伊朗的怀抱,反而不利于美国制约伊朗崛起的目标,同时也让整个中东地区陷入了更深重的对立、动荡的阴霾中。此次内塔尼亚胡命名“特朗普高地”,是用一种象征的方式将美国与戈兰高地捆绑在一起,可以想见,美国自己也将越来越难以从这个僵局中自拔。
被美国和以色列国旗装饰的通往戈兰高地的道路。
美国的中东政策:做不到的“离岸平衡”
有趣的是,特朗普似乎也并不在乎让美国深陷于中东的漩涡。
曾经的奥巴马政府正是虑及与伊朗的对立可能给中东带来的糟糕前景,选择与伊朗达成协议,既能缓和中东局势,也能让美国从中东的泥潭中抽身,以便于推行他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有很多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的手段的确过于强硬,但事实上还是沿着奥巴马的道路行进,通过支持沙特、以色列等盟友,让他们相互靠近,共同对付势力越来越强的伊朗,美国自己则可以“离岸平衡”、置身事外,从而实现所谓“美国优先”。
但历史和现实都告诉我们,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回看18世纪末的英国,当年也曾对欧洲大陆推行“均势”政策,希望确保欧洲大陆不会出现一个霸权,同时自己保持中立。可最终,拿破仑的崛起势不可挡,英国只能放弃“光荣孤立”的传统,加入到反法同盟中来,当拿破仑征服了欧洲大陆,英国不得不为自己的盟友在对法战争的前线冲锋陷阵。
现在的中东同样如此,特朗普的作为并不只是在形式上颠覆了奥巴马的政策。仔细考虑一下当前的形势便可了然:
第一,叙利亚方面。内战(包括对“伊斯兰国”的反恐战争)烽火渐熄,伊朗对叙政府的输血功不可没,而美国(西方)支持的反对派大势已去,库尔德人还远未能成长到足堪大任的地步。随着叙政府恢复元气,叙利亚的局势与战前几乎相差无几。原本,伊朗是一个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家,叙利亚是一个世俗的阿拉伯国家,两者并不是天生的盟友,但战争让他们走到了一起,伊朗走到了中东的前台。这显然是与美国最初的政策目标南辕北辙,加上美国和以色列在戈兰高地问题上相互示好,叙利亚的反美反以情绪无疑会更强烈,以色列想必也会更加焦虑。
第二,伊朗方面。虽然目前美国的制裁给伊朗造成了巨大压力,但很难想象伊朗会轻易屈服。自伊拉克战争以来,伊朗已经成长为地区性大国,影响力不容忽视。伊朗不仅在叙利亚战场上建功,如今伊拉克的重建进程也离不开伊朗的力量,更不要说在传统上对黎巴嫩和巴勒斯坦的影响。美国对伊朗的打压不仅会刺激伊朗重拾核计划,更有可能促使伊朗加强对各路武装势力的支持,让他们在敏感地区给美国和以色列制造麻烦。
第三,美国中东盟友方面。以色列与沙特等国能否顺利展开合作?这在现实可行性上是很可疑的。尤其是特朗普上台以来,接连宣布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并搬迁大使馆、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甚至还将推出自己的“世纪协议”,每一个操作几乎都引起了阿拉伯国家的强烈不满,高兴的有且仅有以色列一家。以色列长期以来是众矢之的,那么作为海湾阿拉伯国家的领袖、伊斯兰圣城守护者,沙特该如何与以色列开展合作?沙以合作,那巴勒斯坦民众的感情将置于何地?况且沙特本身的能力也很堪忧:去年造成国际舆论哗然的卡舒吉事件,还有多年来对也门用兵的失败,暴露出了沙特在政治和军事上的低效与落后。
综上所述,在中东地区的所有热点问题上,美国的“离岸平衡”都已是无法实现的了:如果不对叙利亚加大投入,那么这片土地上的主导权必然落入俄罗斯和伊朗的手中,此前惨淡经营的成果将毁于一旦;对伊朗的施压,这已经是骑虎难下了,如果有所放松,必然会让以色列不满,像奥巴马那样违背了美以“特殊关系”;由于历史上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和戈兰高地的问题,沙特和以色列展开密切合作的可能性较低,而且除以色列外,海湾国家军队的战斗力都很难说经得起战场的检验,而伊朗、叙利亚军队则已是拼杀多年的精干队伍,美国对沙特等国的军事投入也必须不断加大,或加强军售,或直接派兵。
从“解决问题”到“攫取利益”
或许我们应当换一个角度,重新审视特朗普时代美国的中东政策。
2007年,约翰·J.米尔斯海默和斯蒂芬·M.沃尔特推出了他们关于美国中东政策研究的经典著作——《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国对外政策》。该书详尽地探讨了美国中东政策对以色列超出正常限度的偏袒与照顾的缘由,指出美国国会中的以色列游说集团在其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他们推动美国对以色列的无条件支持、敦促美国为被占领土上的定居点背书、为以色列入侵黎巴嫩辩护、希望美国对伊拉克、叙利亚、伊朗等“流氓国家”采取强硬措施,并且成功地使美国在伊拉克实施政权更迭。
两位作者在书中呼吁,美国应该与以色列构建一种更为“正常”的双边关系,减少盲目的、不问情由的支持,因为这种无条件支持以色列、对抗两伊叙利亚的鹰派政策完全背离了美国中东政策的原来的目标,在一定程度上也不利于以色列自己的长治久安,但现实的走向与他们的呼吁恰恰相反。
如果粗略地说,自20世纪70年代末的戴维营会议起,到奥巴马的《伊核协议》,美国中东政策的取向是“解决问题”:解决恐怖主义的泛滥、解决支持恐怖主义的“流氓国家”、确保海湾地区航路畅通、确保以色列的生存权等等。很多的尝试是成功的,比如促使埃以建交、打击基地组织、促成《伊核协议》;失败也不少,比如伊拉克战争的流毒就绵亘至今。虽然其中有很多的环节受到了以色列游说集团的影响,但“解决问题”的倾向是一以贯之的,即便是当初发动伊拉克战争,也是在21世纪初,美国相信凭自己的超强实力能够稳妥实现伊拉克的政权更迭,为中东树立民主样板。还有一个很明显的例子,正因美国希望“解决问题”,才在大使馆搬迁和戈兰高地的问题上一拖再拖。
在特朗普时代,美国的中东政策变得更为激进,但也更“切实际”了。包括宣布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在内,特朗普政府所有的中东政策都昭示了这样一个转变:从“解决问题”到“攫取利益”,或者说不再寄希望于通过解决问题来推进利益,而是利用自己的实力、搅动中东各类矛盾,最大限度地实现利益。这既受到了特朗普自身个性的强烈影响,也是多年来美国新保守主义鹰派推波助澜的结果。或者更宏观地说,这也是中东政治本身的特色。
自20世纪初中东地区开启现代化进程以来,这里就盛行强人政治,无论是埃及的纳赛尔、萨达特、穆巴拉克,还是叙利亚的阿萨德,利比亚的卡扎菲,伊拉克的萨达姆,伊朗的最高领袖霍梅尼,甚至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阿拉法特……都是手握军政大权的实权派,而且绝大多数终其一生都把权力紧紧抓在手里,叙利亚的阿萨德家族甚至父子相传。即便是西方寄予厚望的“阿拉伯之春”,也没能彻底改变这片土壤。
长期的强人政治,让这个地区的领导人养成了以私利为指归的行事习惯,国家行为以利益为重本无可厚非,但令人唏嘘的是,甚至是在巴勒斯坦问题上,这些中东国家都没能够做到协调行动,巴勒斯坦的战争遗民在以色列都能取得公民身份(虽然是不彻底的),而在各个阿拉伯兄弟国家,他们却自始至终保持着难民身份,穷困潦倒。
对“特朗普高地”事件,以色列《国土报》17日刊发了一篇有趣的评论文章——《欢迎来到“特朗普高地”,一个不存在的以色列城镇》(Welcome to Trump Heights, the Israeli Town That Doesn't Exist)。作者语带调侃:“内塔尼亚胡政府应该因这个精彩的行动受到赞扬。毕竟,有什么能比看见自己的名字变成烫金大字更让特朗普高兴的呢?”
毫无疑问,“特朗普高地”事件是一场政治表演秀,让特朗普荣耀加身、让内塔尼亚胡如虎添翼。他们互相吹捧、眉来眼去,无视叙利亚人和巴勒斯坦人日益熊熊燃起的怒火,仗着手中的利剑,一意孤行。
责任编辑:朱凡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