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媒体

你知道百余年前瑞城最会写诗的名媛是谁吗?竟然是……

2019-06-20 18:51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媒体

瑞安发布
中国自古有“女子无才便是德”的信条,尽管历代都不乏文藻不让须眉的才女,但或埋没于深闺,或零落于风尘,甚少能以才艺名世。
这种情形,到了明清时代有了转变。此时士大夫对女性的期望,不仅始于颜值,更要终于才华。
在清代,瑞安有一位才华横溢的女诗人。她就是端木顺(1811-1838),字少坤,系清代浙南名儒、易学家端木国瑚的次女。
端木顺从小天资聪颖,才华出众,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尤喜吟诗作赋,年轻时就崭露头角,成为远近闻名的才女。她后来随父寓居瑞安,嫁与清东南水师名将许松年为儿媳,深居瑞安城关水心街许氏大院中。可惜红颜薄命,未及三十岁就香消玉殒,诗稿也大多散失。现仅有《古香室遗稿》一诗集传世,人们尚可从中领略女诗人当年的风采。
△在孔夫子旧书网,端木顺诗集出售概况。
出生名门,父亲为易学名家
外国使臣慕名求见索要手迹
端木顺的父亲端木国瑚(1773-1837),原籍青田,平生善诗能文,尤精通《周易》。清嘉庆元年(公元1796年),浙江学政阮元见端木国瑚的《画虎赋》,大加赞赏。邀赴杭州,就读于敷文书院。清嘉庆三年中举人。端木国瑚博通经史及阴阳术数,精研《易经》。清道光七年,以治经闻名的龚自珍在京与国瑚论《易经》,端木国瑚阐述“干初九不易世”一节,龚自珍叹为闻所未闻。
清道光十年宣宗皇帝改卜寿陵,端木国瑚受宗室大臣举荐被召赴京,选定陵址后,任为县令,又奏请任教官。清道光十三年考取进士,仍以知县任用,再呈请注销,改任内阁中书,先后三辞县令。清道光十七年,朝鲜使臣慕名求见端木国瑚,求取诗文经注手迹,欣然而去。
晚年,端木国瑚呕心沥血、耗毕生精力,著成《周易指》45卷,使之一跃成为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易学家。1999年,北大季羡林教授担任首席学术顾问,在北京出版社的支持下,《周易指》一字不减重印出版。
端木国瑚娶瑞安陈氏女为妻,后一直寓居瑞安。他与瑞安名流林培厚、曹应枢、项霁、鲍作雨、孙衣言等广结翰墨之缘,交情甚笃,常互赠诗赋,吟咏唱和,在其遗著中可见斑迹。
△端木国瑚墨迹
端木国瑚矢志致力于教育和学术研究。提倡“修德获福,作善降祥”、“有才必似浑金璞玉,为学当如流水行云”。他以“我有金丹不自喫,人饥人渴有人人”勉励自己,一生掌教任劳任怨,赢得桃李遍野,深受当时学士诸生的尊敬。这种“义塾”办学理念对后世有其深远意义,进士孙衣言及其子孙诒让都耳濡目染,受影响颇深,纷纷效仿“义塾”之举。
润物细无声中家学传承自然非同一般,其后人皆是诗人画家。端木顺三弟端木百禄幼承家学,一生治易,好为诗,尤嗜金石文字之学。擅长书画,在瑞安开设画铺,其名众知,被选入现代版的《中国美术家人名大辞典》。有《石门山房诗钞》等多部诗作留世。
端木顺的大姐名悟原,字静贞,嫁瑞安柏树巷洪氏。因夫君早殁,她年轻守节,专心教子育孙。时人皆赞悟原“晚荷旌闾之典,戚族荣之”,贞节贤名载誉乡里。民国《瑞安县志·坊表》载:节孝坊在白岩桥街,清咸丰七年丁巳(1857)为邑增生洪咸妻端木氏立。
嫁入将门,夫君屡立战功
伉俪鸿雁传书互诉衷肠
端木顺是端木国瑚的次女,对瑞安更是情有独钟。早在孩提时,她就随父亲去过瑞安,这人杰地灵的千年古县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
端木国瑚清嘉庆年间未登第前曾在京专治《周易》颇有名气。其时林培厚任翰林院编修,许松年任新设天津水师总兵(创北洋水师之始)。两人既是同乡又是挚友,过往甚密。许松年虽是武将,但平素喜交文墨之友。经林培厚介绍,许松年结识了端木国瑚。道光初年,许松年提升福建水师总督,经乡人鲍作雨做媒,端木顺嫁许家三公子岳恩为妻。许岳恩从小就随父过军旅生涯,曾两次征台,立过战功,世袭云骑尉,其父逝世后,在处州任守备等武职。
端木顺入嫁将门后,夫君长期执戟在外,两人鸿雁传书,互诉相思之情,可惜互赠诗作及“两地书”现均已亡佚。婚后,她恪守妇道,尊老爱幼,妯娌之间和睦相处,许家上下无不交口称赞。许松年也为能娶得这位德才兼备的儿媳妇而感到欣慰。
闺中遗诗为妯娌收存,结集成册
被后人誉为“近时闺秀之冠”
端木顺一生诗作颇丰,可惜大部分诗作均已散失。只有婚前的多首吟咏小诗篇幸被妯娌汪幼安(许松年二媳妇)所收存。道光十八年(1838),汪幼安将端木顺的63篇遗诗悉数编辑成《古香室遗稿》,并请潘素心为其作序。
潘素心,字虚白,山阴人,亦为女诗人(瑞安莘塍九里潘氏名门望族中的女才人),尤精于诗赋,她在序中盛赞端木顺之诗“温柔敦厚、意致高远,逥非涂脂泽粉自逞才华者比,其才其德并著。足以与其父鹤田先生共垂不朽也。”
《古香室遗稿》诗虽不多,但正如湖州名士戴铭金在诗集后所评析的那样:“观端木顺之诗每每有警句入目,灵襟独抱,清光大来;扫尽脂粉气,当推近时闺秀之冠。”诗集中灵思慧眼、才情迸发的佳句随处可见。无论写景叙情把物,都往往匠心独具。遣词造句,平实之中见空灵,令人赏心悦目。
五言
香近花当户,
凉生月满衣。《西轩夜坐》;
半规明月吐,
一剪晚风轻。《拆扇》;
乱云推月上,
老树挟秋鸣。《秋夜》;
积藓高沿砌,
残花乱入池。《雨窗即日》;
无情笑流水,
分头出山去。《石门》;
七言
阶草远分香径绿,
墙花飞作舞衣红。《西施庙》;
金苞秋色堆盘冷,
玉瓣浓香沁齿甘。《瓯柑》;
沙场战镞埋风雨,
玲阁妖姬拥绮罗。《从军》;
云依树影空阶立,
雨蚀苔痕断碣遒。《莺花亭》;
十里荒原烟树外,
一帆残照浪花中。《瓯江舟中》;
休说清光犹如昨,
今宵已减一分圆。《十六夜望月》
端木顺的诗有不少是吟诵浙南山水村貌,至今读来仍引人入胜。温州诗之岛江心屿,也有父女诗书流传。端木国瑚曾写下《登孤屿谒文丞相祠》:
百战飘零越海东,烟尘满目寄孤篷。欲回天地波涛上,只剩山河涕泪中。
渡雁有声催宿雪,扶鳌无力坠秋风。此心不逐狂澜倒,半壁犹悬气似虹。
端木顺诗《舟中望江心寺作》
象浦潮新落,沙鸥泊几双?
晚烟低压树,落日半沉江。
荻港闻遥罄,枫林系钓舟。
罗浮扑晴翠,岚影入蓬窗。

《古香室遗稿》经汪幼安母女编辑成册,后交端木顺姐端木悟原保管,直至光绪十二年(1886)夏四月,由百禄继室宗庆校后由培原之孙洪锦淮、洪锦标兄弟刊印行世(现藏温州图书馆)。
据洪锦淮推测,端木顺诗作一定还有很多,这里仅是她在阁未嫁时的一些作品,她嫁给许家后,必另有藏稿,可惜当时没能找到一起刊印。然而,就从这仅存的63首遗诗中,我们仍可以一睹女诗人的才华。
来源|瑞安新闻APP
编辑|林子涵 责编| 唐亦佳
往期回顾
特别声明
本文为媒体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