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舆论场

媒体:“嘲羊群众”上百度知道首屏,是不是网络霸凌?

王钟的/“中青评论”微信公号

2019-06-20 21:26 

如果不是上了“首屏”,进了“热搜”,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嘲羊群众”是什么意思。
解释一下,艺人张艺兴被粉丝称为“小绵羊”,而网络上他的黑粉则自称为“嘲羊群众”。作为网络用语,“嘲羊群众”被网络知识社区“百度知道”收录为词条。最近,百度知道的首屏界面也出现了“嘲羊群众是什么意思”的推送,成为这款APP的“热词课代表”。这引发了张艺兴方面的不满,张艺兴工作室发声明怒斥平台鼓励“网络霸凌”。随后,百度知道撤下了该词条,并表达了歉意。
偶像时代,每一个演艺明星都有自己的粉丝群体,很多粉丝群体都有相应的网络称呼。与粉丝相对的,则是黑粉,像张艺兴黑粉那样拥有专属名称的,虽然为数不多,却反映了偶像时代的客观规律——有人喜欢,自然有人讨厌,那些讨厌偶像的网民甚至会结成一个松散的网络社群。无论对于艺人个人,还是其背后的经纪公司,都应该容忍黑粉的存在。即便张艺兴工作室在声明中也承认,嘲讽是自由,公众人物要有娱乐精神。
“嘲羊群众”是网友的原创,反映了网络舆论生态的客观面貌。不过,平台有意筛选这一词条,并在首屏推广,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表达了平台的意志,人为扩大了“嘲羊”的效果。张艺兴方面对此表达不满,可谓其来有自。
以百度方面道歉为标志,双方争执退散之后,我们更应该思考的问题是:在“全民造词”的时代,内容行业如何把稳价值的方向盘,守住网络表达权的界限?
与传统语境下的内容生产不同,互联网信息平台既是内容的发布者,也是内容的组织者。一方面,平台不直接参与内容生产,绝大多数内容来自于网友自发创造,而且会随着更多网友的后续介入不断补充和修正;另一方面,平台发挥了议题引导的功能,平台认为有价值的信息能够在突出位置显示或者以Push的方式推送,以实现相应内容在更大范围传播。
正所谓,在浩如烟海的互联网信息海洋里,什么内容被生产并不重要,什么内容被人关注才是最重要的。平台不生产内容,但平台通过组织内容的方式参与互联网舆论场的构建。
保持中立,当然是互联网信息平台的基本属性。对事物的客观描述,原本不应该涉及价值判断,但每个人都趋向于以自己的理解来解释事物。人们在使用解释权时,常常掺杂了诠释者的价值判断。平台的作用,不是剔除所有的价值判断,而是让不同价值在平台上交锋、互动、融合,从而形成受公众广泛认可的共同价值。
然而,缺乏自我判断的中立,有时并不能让信息更准确地传播。很多人大概还记得2014年的PX毒性大讨论。有人将PX的百科词条由“低毒”改为“剧毒”,以清华大学化学、化工两系学生为主力的保卫者保卫“低毒”属性长达120小时,直到百度百科锁定PX词条的“低毒”属性。如果没有对专业意见的捍卫,这样的“词条保卫战”可能会无休无止,而更多缺乏专业判断力的受众依然会对真相感到莫衷一是。
面对是与非,平台不应该和稀泥;面对正常的观点讨论,平台也不宜拉偏架。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拥有大量用户的平台,只有使足巧劲,方能彰显其格调和价值观。
“嘲羊群众”之所以引发争议,不在于其成为一个词条被平台收录,而在于其被平台不恰当地推荐。其实,作为平台“门脸”的首屏页面,完全可以有更好的呈现方式。例如,网络知识社区应该更好地普及公众匮乏的科学常识,向受众分享小众而实用的“冷知识”。类似形容艺人粉丝、黑粉群体的词条,虽然有一定存在价值,但是并不足以担当向公众普及常识的重任。说到底,一个人不知道“嘲羊群众”是谁,又有何妨?
每一家平台都应该铭记:比一时的流量更重要的,是对权利的尊重,是对科学精神的捍卫,是对正义的守护。
(原题为《“嘲羊群众”上百度知道首屏,是不是网络霸凌?》)
责任编辑:文聪玲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