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有戏

外国电影节不止有“欧洲三大”,这些“小而美”不妨了解一下

澎湃新闻记者 程晓筠

2019-06-19 12:16  来源:澎湃新闻

作为综合性的艺术形式以及最具普适性的大众娱乐方式,电影的影响力无远弗届。而以电影为契机设立的各种节庆,在全球范围内,恐怕没有上万也有几千。要论历史的久远、公众的传播度,与会电影人的知名度,毋庸置疑首推柏林、戛纳、威尼斯这三家,也就是我们俗称的“欧洲三大”。然而,除此之外,其实还有许多体量可能没那么大,但独具特色的电影节存在于世。藉着上海国际电影设立“一带一路”电影节联盟的东风,其中的许多“小而美”得以首次进入中国观众的视野。
6月18日上午,九位世界各地不同电影节及相关机构的舵手共聚“一带一路”电影文化圆桌论坛,探讨“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电影节”。这九位嘉宾分别为乌克兰基辅国际电影节主席安德伊·卡尔帕奇(Andriy Khalpakhchi)、意大利罗马电影节主席芙兰茜斯卡·维亚(Francesca Via)、波兰华沙电影节主席斯戴芬·劳丁(Stefan Laudyn)、菲律宾著名导演及Sinag Maynila独立电影节创始人布里兰特·曼多萨(Brillante Mendoza)、巴西里约国际电影节执行主席伊尔达·桑地亚哥(Ilda Santiago)、美国纽约亚洲电影节执行主席塞缪尔·贾米尔(Samuel Jamier)、爱沙尼亚塔林黑夜电影节产业业务负责人玛吉·丽斯克(Marge Liiske)、与诸多电影节有合作的艺术电影线上点播平台Festival Scope及Festival Scope Pro创始人亚历山德罗·拉贾(Alessandro Raja)以及“东道主”上海国际影视节中心主任傅文霞。
美国纽约亚洲电影节执行主席塞缪尔·贾米尔
乌克兰基辅国际电影节:电影人才储备从娃娃抓起
成立于1970年的乌克兰基辅国际电影节已经有近半世纪的历史了。成立之初,基辅电影节主要放映苏联导演的作品,进入1990年代后,开始走上国际化的道路。可能因为电影节最初是依托与乌克兰电影学院的合作发展起来的关系,时至今日,电影教育依旧是基辅电影节恪守的重要职能。
据安德伊·卡尔帕奇介绍,乌克兰基辅国际电影节主要把关注点放在三大领域:一是不同类型的短片,包括科幻、纪录、主题片等;二是已经从电影学院毕业的或者非科班出身的年轻电影人的长片作品;此外,电影节还专门设有鼓励在校学生进行创作的学生电影大奖,
乌克兰基辅国际电影节主席安德伊·卡尔帕奇
设有学生最佳影片、最佳短片等奖项。最为特别的是,基辅国际电影节还有专门针对儿童的非竞赛单元,吸收10—15岁的儿童的创作项目,真正做到了电影人才储备从娃娃抓起。
意大利罗马电影节:与威尼斯电影节进行差异化竞争
意大利最具国际影响力的电影节非威尼斯电影节莫属。不过,和戛纳电影节相同,威尼斯电影节对于普通观众来说,其实并不那么友好。它更多的是为世界上最杰出的艺术电影导演提供一个展示最新作品的平台,同时也通过与会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将这些作品公之于众。然而,对于意大利本土的普通观众来说,作为旅游胜地的威尼斯,原本就是物价高企,到了威尼斯电影节期间,更是一房难求;加上购票的难度,想要在威尼斯电影节上一饱眼福,谈何容易。好在他们还有罗马电影节,这才是属于影迷的嘉年华。
芙兰茜斯卡·维亚坦言,同属一国,“我们和威尼斯电影节就是竞争关系”。为此,罗马电影节将更多的关注点放在观众上,不但设立了“观众选择奖”,让他们更多地参与到电影节中来;还和柏林电影节建立合作关系,让本土观众能在第一时间欣赏到最新出炉的电影佳作。
意大利罗马电影节主席芙兰茜斯卡·维亚
波兰华沙电影节:新片的展映非常重要
培育了基斯洛夫斯基、罗曼·波兰斯基、安杰依·瓦伊达、扎努西等一众电影大师的波兰,素来是艺术电影的重镇。创办于1995年的波兰华沙电影节则另辟蹊径,致力于为世界各地新一代的年轻电影人提供交流的平台。
“我们非常坚持每年一定要有很多的新电影。”斯戴芬·劳丁说。那么,他为华沙电影节寻找的是怎样的新电影?“必须是好的故事,而且是用现代化的电影语言呈现。虽然讲起来很简单,但实际做到却不容易。”
不过,年轻的电影人也毋须有怯意,往往对电影怀着更多热忱的人更容易获得机会。劳丁说起了这么一段经历:“2011年,有次我参加完一个会议,走出会场的时候,有一个中国年轻人手上拿了一堆DVD,那是他自己拍的片子,想向我推荐。昨天晚上,我特意抽出时间跟他见了面。我觉得事情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波兰华沙电影节主席斯戴芬·劳丁.
菲律宾Sinag Maynila独立电影节:为本土电影人提供更多走向国际的机会
十年之前,谈起菲律宾电影,恐怕即便是资深影迷也会感到那是观影的盲区。然而,近年来,菲律宾电影在艺术电影领域渐渐崛起,并屡屡在国际舞台闪光。2009年,布里兰特·曼多萨凭借《基纳瑞》(Kinatay)获得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改写了菲律宾电影史。
菲律宾著名导演及Sinag Maynila独立电影节创始人布里兰特·曼多萨
2016年,拉夫·迪亚兹(Lav Diaz)导演的《离开的女人》(The Woman Who Left)问鼎威尼斯电影节最高荣誉金狮奖。这跟菲律宾国内电影创作环境的变化不无关系,而曼多萨创立的Sinag Maynila独立电影节也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跟许多国际性的电影节不同,五年前成立的Sinag Maynila独立电影节主要服务于菲律宾本土电影人,在资金匮乏的现状下,全力为有心投身电影的年轻人开拓出一条道路。曼多萨介绍说:“我们没有巨大的政府支持或者其他形式的赞助。我的合作伙伴是一个中国的企业家,他在菲律宾拥有一个发行的公司。”而Sinag Maynila独立电影节所能给予年轻电影人的帮助主要是两方面:其一,“他可以把脚本发给我们,如果我们觉得这个项目可行,会给他四万美元的资助”;其二,“我们也接受已经完成的电影,虽然无法给出商业承诺,但我们会向其他电影节推荐它们。今年,我们就把其中的一部带到了上海国际电影节,演员本人也来到这里做宣传”。
曼多萨还在论坛上表达了他的夙愿:“现在我们已经慢慢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和赞助了,我希望未来可以有更大的赞助商加入进来。我们也想和大型的电影节进行合作,不仅仅在亚洲,也希望更多地在国际上展现菲律宾电影。”
巴西里约国际电影节:希望用电影节带动电影市场发展
在里约热内卢举办的里约国际电影节,是巴西规模最大的电影节。电影节每年展映的作品大约为250部,包括本土影片和其他国家影片。伊尔达·桑地亚哥透露:“和国家的规模相比,我们电影院的数量非常少,但电影市场的潜力却是巨大的。”“里约电影节不仅对里约来说非常重要,它在里约的周边的确同样具有影响力,因为周边城市或者郊区的人平时可能没办法看到很多的电影。”
巴西里约国际电影节执行主席伊尔达·桑地亚哥
在伊尔达看来,“里约电影节可以把周边所有城市紧密地连接在一起,与此同时,也有机会把影响力扩展到整个国家。最好的情况就是帮助我们把行业影响力拓展到全年。”“我希望巴西观众都能够在大银幕上看电影,希望我们能够帮助他们培养看电影的习惯,能让观众更加关注电影里讲述的故事。这是我的梦想,也是我一直想做的工作。”
美国纽约亚洲电影节:由影迷一手操办
你以为电影节非得要有专业的电影人来当评委,再把作品排个三六九等不可?不一定!我们常说,欣赏电影本是见仁见智。对美国纽约亚洲电影节来说,尤其如此。
已经有18年历史的美国纽约亚洲电影节,是由一群影迷自发创立的电影节。最初多是放映来自中国内地和中国香港的电影,现在的选片已扩展至中国台湾、韩国、日本等其他亚洲地区。不难想见,植根全球最不缺文化生活的城市,也是最不缺电影节的城市(坐拥纽约、翠贝卡等多个电影节),更何况还是由一群影迷牵头,纽约亚洲电影节的筚路蓝缕殊为不易。“有好几年,我们没有任何赞助,基本都靠创始人透支自己的信用卡,仅仅依靠票房收入苦苦支撑。后来,我们申请到了州政府的补助,又获得了税收优惠,才渐渐好转。”资金不足还不是最大困难,片源不足才是致命伤。“一开始我们去香港的那些电影公司,询问能不能让我们的电影节放他们的片子,往往遭到拒绝,渐渐地才有像银河映像这样的公司愿意提供片源。”
虽然在很多方面无法像大型电影节那么长袖善舞,但纽约亚洲电影节也有大型电影节无法比拟的自由度。“我们选片完全按自己的口味,而不是按什么大数据。有些不适合一般电影节的片子,我们会放。所以有的电影,观众看完会说‘怎么那么烂啊’,也有些会让他们感叹‘真是一部好片’。所有展映电影在我们这里都是平等的。”“总之,是由一群爱电影、爱分享电影的人构筑了我们这个电影节。”
爱沙尼亚塔林黑夜电影节:奖项和单元设置兼具特色及丰富性
地处波罗的海东岸的爱沙尼亚只有130万人口,但在首都塔林举办的塔林黑夜电影节却也和“欧洲三大”、上海国际电影节等一样,同属国际电影制片人协会(FIAPF)认可的15个A类电影节。据玛吉·丽斯克介绍,之所以以“黑夜”命名,一方面是爱沙尼亚人习惯在晚上看电影,另一方面是因为电影节安排在每年11月举办,在那个时节,黑夜很早就会降临于爱沙尼亚。
能跻身A类国际电影节,自然有其过人之处。首先,论及主竞赛单元奖项设置的全面性,塔林黑夜电影节的甚至超过了“欧洲三大”,包含最佳电影大奖、最佳导演、最佳剧本、最佳摄影、最佳男演员、最佳女演员、最佳配乐、最佳艺术指导在内共八个奖项。其次,除主竞赛单元之外,其它单元和附件奖项的设立也是兼具特色及丰富性,有处女作竞赛单元、观众选择奖、亚洲电影促进联盟奖、国际影评人协会奖等。玛吉·丽斯克还特别提到:“我们还有儿童和青年电影单元,去年这个单元有来自18个国家的280部影片入围。”她表示:“文化的多元性是我们这个电影节最关注的部分。”
爱沙尼亚塔林黑夜电影节产业业务负责人玛吉·丽斯克
艺术电影线上点播平台Festival Scope:全球电影节展映影片尽收囊中
能在电影节期间,坐在大银幕下一睹为快,自然是观众的首选。但有时天不遂人愿,比如工作太忙脱不开身,比如抢不到票等种种原因,会令我们错失观影的机会。这个时候,你需要的就是艺术电影线上点播平台Festival Scope及Festival Scope Pro。
“我们跟全世界各地的电影节有所合作,会选择在电影节里边展映过的影片,在我们的点播平台上进行投放,观众可自行选择。”创始人亚历山德罗·拉贾说,“虽然在影院观影是最原汁原味的,但现实是很多年轻人已经完全能接受在电脑、手机等智能终端设备上看电影。”
“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平台能够打破电影节的国家边界以及电影观众的国家边界,通过这样的服务就能让更多、更广泛的观众看到电影节上的电影。”
艺术电影线上点播平台Festival Scope及Festival Scope Pro创始人亚历山德罗·拉贾
上海国际电影节:电影节要做好“三件事”
作为东道主,上海国际影视节中心主任傅文霞也通过她在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工作经验,谈了对于电影节的认识。“电影节的第一个作用就是推广国际间电影文化的交流,推广更多的艺术电影给广大的观众。这应该是电影节要做的第一件事。”“第二,电影节这个平台应该给电影产业输送更多的电影新人。上海国际电影节在创办了十年之后推出了亚洲新人奖单元;三年之前,成立了金爵奖短片单元;今年,又设立了创投训练营。我觉得这些单元都是为了中国电影产业,乃至全球电影行业输送新人。”“第三,时至今日,电影产业的发展速度非常之快。中国票房在世界电影票房中占第二位,所以电影节这个平台当然要关注这方面的新气象。”
上海国际影视节中心主任傅文霞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开寅
文艺 158 进行中...
查看话题详情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