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有戏

上海电视节丨白玉兰奖纪录片和动画片评委见面会举行

澎湃新闻记者 黄小河

2019-06-12 14:22  来源:澎湃新闻

从左到右:傅红星、小谷亮太、马克·爱德华、霍文东、刘阔、盐田周三。本文图片均来自上海电视节
6月12日,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纪录片评委和动画片评委见面会在金茂君悦酒店二楼嘉宾厅举行。纪录片类别评委会主席、美国制片人马克·爱德华,纪录片类别评委,导演、电影学教授傅红星,NHK执行制片人、日本导演小谷亮太;白玉兰动画片类别评委会主席、美国制作人、资深动画咨询师霍文东,动画片类别评委日本制作人盐田周三,中国动画导演刘阔出席了本次见面会。
上海电视节的纪录片的质量很高,拍摄得很成熟
马克·爱德华
作为纪录片类别评委会主席马克·爱德华从1998年起专门从事国际合作制片,制作了大量关于历史电影文化的纪录片,在欧洲和北美地区广泛播出。他认为上海电视节纪录片的质量很高,拍摄得很成熟。他认为评审的标准取决于很多方面,比如是否满足艺术的特点,因为纪录片有作者非常重的观点在里面,所以拍摄节奏、时间线处理,对于时代的考量,包括观众有什么样的反馈,都在考量范围内。除此之外,评委会也将会以观众视角来看待每部片子。
傅红星
在上海读了小学、中学和大学的评委傅红星,因为电视节又回到了家乡上海,他很兴奋也很感谢组委会能够给他这次机会。傅红星历任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编导,副总编辑,副厂长,2006年至2013年任中国电影资料馆馆长,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主任等职。曾担任多个国际国内电影节评委和评委会主席,导演代表作有《旋风九日》《周恩来外交风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
在评审标准上,作为教纪录片的电影学院教授,傅红星表示自己的标准来自很多方面,比如在历史上,美学上,纪录片形态上是不是有价值?纪录片要关注现实,要关注人的状态,这也是纪录片特别重要的。“还有一个意义,我怎么跟我的学生来介绍。”他说。
对于自己的喜好,他则坦言全球这么多片子,各种风格各种样子,经过几轮选择,三位终极评审看到的作品已经是很好的了,初审评委就非常有眼光,自己能够做终审评委很幸运,评审们对好看的认识是一致的,但是好看的理由各不相同,所以当然也有争论。
小谷亮太
日本导演小谷亮太曾执导《拉吉夫·甘地死后的紧急报道》《地球卫星交响曲与小泽诚二和世界音乐家现场》《打破铁幕的欧洲野餐计划》等纪录片,他和中国的纪录片人有很多合作经验。此次作为纪录片单元的评委,他表示中国纪录片市场发展速度是非常快的,自己希望能看到很多纪录片人才。在小谷亮太看来,纪录片最重要的一点是创作者的意图。
想要做叙事性还是艺术性?还是传递知识?想要吸引怎样的观众?它必须是有目的性和目标观众的。小谷亮太强调说:我认为纪录片传递的一个瞬间或传递一个时刻,是非常重要的!这么多年纪录片传递了非常多的重要时刻,我们非常开心看到这些优秀的纪录片。
马克·爱德华也认为纪录片一定要具备一种深刻的能力,比如挖掘了周边的现实状况。他举例说道在伊朗有部片子,拍摄的是一个养牛的女性,听起来很简单,拍摄的内容也都是生活中的细节,但是能激发我们很深层次的思考,通过思考,我们也能够站在她的角度看待这个世界。
要改变大家对动画片的认识
动画片制作人通常都在幕后棚内,很少会来到幕前,几位评委都调侃说“从来没看到这么多摄像机对着自己,自己能够这么重要”。
霍文东
霍文东参与制作了不少迪士尼最令人难忘的电影,包括《谁陷害了兔子罗杰》《小美人鱼》《美女与野兽》《阿拉丁》和《狮子王》。作为华纳兄弟动画公司的总裁,他曾监督过像《钢铁巨人》《空中大灌篮》这样的热门电影。霍文东表示自己非常幸运有这个中国名字,也幸运能在上海居住,并且能够看到中国在动画片市场的成长。
他也认为上海电视节参选的动画片质量很高,能看到这么多国家的作品,自己也非常开心兴奋。他认为“所有的动画作品都是故事性”,“将艺术带入生活中,讲故事是非常重要的。”
对于国产动画片的现状,执导了《画江湖之不良人》《风语咒》的中国动画导演刘阔最有发言权。他认为从形式上,我们中国人在看待动画片的‌‌时候,往往把它看成是‌‌玩的东西。‌‌其实任何一个文化自信的一个国家,‌‌它的动画片都是针对各个年龄段,‌‌所以这次白玉兰也甄选了针对各个年龄段的作品,品种上‌‌会‌‌复杂一些。
刘阔
刘阔认为,从内容上来讲,‌‌应该主要是‌‌要看情感,他觉得世界各个国家和‌‌文化原型,‌‌情感上是相互的。‌‌
被问及中国动画的发展前景如何,刘阔觉得首先要改变大家对动画片的认识,现在主流媒体最先关注的肯定是影视剧,“我觉得这个局面要改变的话,‌‌应该是‌‌从90后、95后甚至‌‌00后。”
刘阔说:“中国目前关键是‌‌对于动画没有刚需。‌‌但我观察到,特别是00后,我的学生这批,‌‌我感觉他们对动画是有刚需的。‌‌我们的动画的未来会怎么样,它取决于观众。‌‌观众如果对它有强烈的需求,有硬核的刚需,那么就一定会发展得非常好。‌‌这个是一个反求的过程。‌‌所以我觉得随着我们90后和00后这波观众的崛起,‌‌当他们成为很多观众的时候,‌‌我相信我们的动画会迎来更加‌‌蓬勃‌‌更加多样更加多彩。”
责任编辑:程娱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