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有戏

上海电视节丨全媒体下原创综艺的升级换代

澎湃新闻记者 黄小河

2019-06-12 11:01  来源:澎湃新闻

随着4K、5G、AI等技术的飞速发展,技术的进步必将促进内容的革新。6月11日,在上海上视大厦9楼,中国最流行综艺IP的幕后推手以及业内大佬齐聚2019年上海电视节“守正创新攀高峰”主题论坛,从守正创新、传播方式及模式输出三个方向,讨论了中国原创综艺的升级换代。
“守正一方面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之正,另外一方面是守电视行业的优秀、传统之正。在日新月异的时代,作为精神产品的视听内容,我们需要有明确且正确的价值观,从中华优秀文化当中汲取养分,以工匠精神琢磨产品。”上海广播电视台台长高韵斐在开幕致辞中表示。
论坛现场。本文图片均由上海电视节提供。
守正创新:有价值的东西一定有趣味性
从《中国诗词大会》到《诗书中华》,从《国家宝藏》到《上新了!故宫》,近年来中国在文化选题上的创新,让传统综艺进入了全新的阶段。中国传媒大学广播电视艺术学博士冷凇提到了现在电视综艺发展遇到了两个困难和两个挑战。一方面经济下行遭遇一些瓶颈,导致了综艺客户的摇摆和观望;第二个困难是竖屏化的短视频冲击影响到大屏;而挑战之一是我们对价值观的要求和标准不断在提高,另外一个挑战则是中国综艺节目的跟风和雷同太多了。
《国家宝藏》总导演于蕾
面对困难和挑战,文化创新节目还是率先走出了一大步。此前的文化节目总是显得那么“严肃刻板”,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国家宝藏》总导演于蕾认为,是因为电视节目的创作者没有做好一个“翻译”的工作,没有把有价值的东西讲得有趣。她说:“我们相信有价值的东西,一定有它的趣味的,只是我们没有讲好,一定是我们的责任,不是博物馆和文物的责任。”
《一本好书》总导演关正文
《一本好书》总导演关正文制作的综艺节目被称作“综艺界的一股清流”,他认为“现在的节目越来越作品化”,一方面越来越有个人的影子,另外一方面,更多的是发自内心的喜爱和对这个题材的价值的认同,而不是出于某种投机的需求。
《闪亮的名字》制片人陈辰
“怎么样把故事讲得更好?在平行世界穿插,把人物讲饱满,这是我们在后期执行当中想得最多的问题。”东方卫视主持人、《闪亮的名字》制片人陈辰介绍,《闪亮的名字》的核心是讲好英雄故事,一个纪实寻访加上演绎重现的体系,从而让观众走到英雄的内心深处。
全媒体传播:不比时段,要算大账
5月28日,在成都举办的“第七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便首度聚焦5G与AI应用、内容规范化、消费移动化,全面展示内容创新、技术创新、服务创新和融合创新成果,视听消费内容势必产生迭代更新。全媒体时代,究竟该如何传播?
“我们跟上海科技大学建了一个全国最大的视频VR实验室。我们要研发下一代的VR的内容。今年在《明星大侦探》的基础上做了一个剧《头号嫌疑人》,剧中所有的线索,用户可以自己发现,根据你发现的线索不同,做出判断不同,剧情会引导到不同的方向。”芒果TV总裁助理、广告营销中心总经理方菲认为“争取用户更多的时间是最重要的”,让用户沉迷,获得更大的沉浸感,才得以增加用户的黏着度。
谈到发行,芒果TV这几年做了非常多的创新尝试,把一些制作分销给其他的卫视和互联网竞争的平台。虽然可能其他平台的点击量和收视率超过了自己的平台,但芒果TV总裁助理、广告营销中心总经理方菲强调:一定要把我们传统的电视的时段思维转换成一个用户思维。现在不是比时段,不要纠结是不是一个线性编排,而是要算大账,这些钱是不是换回了最多的用户数?
上海广播电视台副台长宋炯明
改变思维,持有同样观点的还有作为SMG的融媒体中心的负责人、上海广播电视台副台长宋炯明。他强调了三点:一是怎么用好别人平台上的产品特性来传播好自己的内容;第二是针对不同的平台,不同的人分布到不同的地方进行生产,如何用好人才?第三是用好资源。从建台之初到现在所积累的大量的音视频资料都是财富,但这些能不能变成受众感兴趣的产品?就要对资源进行重新开发。
另外,不管是《人间世》还是《上海巡逻现场实录》,或是《梦想改造家》,宋炯明认为这些节目始终还是在讲述新闻人秉持的一些东西。就是对社会现实的关注,对主流价值观的表达。为什么这样的节目大家能印象深一点呢?也是因为秉持了全媒体发行的概念。“把发行这个词,用到今天的广电媒体转型当中,我觉得是有价值的。”他说。
众所周知,《上新了故宫》也是一个“带货王”,它不光是带一些文创产品,节目也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全媒体传播进阶的项目。
《上新了故宫》总导演毛嘉
《上新了故宫》总导演毛嘉一直觉得,节目最大的好处就是实现了“五个W”,任何人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通过任何的接收终端,获取你想要知道的任何信息。“不要把观众僵化地想象为一个一个看节目的人,他就是我的信息的接收终端。”她说。
因为节目播出,一个月之内,故宫文创产品,一个月之内的众筹金额突破了一千万。毛嘉觉得随着全媒体手段的更加丰富,技术手段的更加发展,产业链和传播链的连接,一定会越来越紧密,这种节目形态一定会越来越多。
“我认为人工智能肯定代替不了内容创作人的灵感、创意,但是它能带给你很大的内容生产上的辅助。”芒果TV的方菲认为5G之后,平台对于用户的了解,可以到达非常精准的程度,“假如你这个用户被平台打上十个兴趣标签,平时就比你的同事更加了解你。假如你被打上三十个兴趣标签,平台比你的老婆更加了解你。”
模式输出:从买家到卖家
从去年开始,中国原创节目模式“走出去”提速和升级。2018、2019年的戛纳电视节上,16个中国原创节目模式相继亮相,《国家宝藏》《我就是演员》《声入人心》等中国原创节目模式成功与欧美主流平台实现模式输出的合作签约。曾经高度依赖海外模式的中国电视综艺行业,在自身原创和制作能力显著提升和政策、市场的引导下,完成了由模式进口到出口的显著升级。
比如《声入人心》和《我就是演员》能被海外买家关注的核心原因在哪里呢?
Fremantle大中华区CEO尹晓葳
Fremantle大中华区CEO尹晓葳认为:首先是题材吸引人。像《声入人心》这样的题材,一定可以在欧洲很多国家更容易落地。另外,节目的模式并不是单纯的选秀。
作为卖家,中国和海外的通路越来越多了。但是尹晓葳想强调说一个好的原创节目,不等于一个好的原创模式。她紧接着介绍了具有全球发行基因的模式有四个标准:一是跨文化落地,二是资源很好,素材丰富,三是预算可大可小,第四是有足够的卖点。
《我就是演员》总导演吴彤以自己的节目为例谈到,请了憨豆先生来了一集。我们会问他们怎么看这个节目。他们团队会说,第一这个节目很新鲜,在国外没有一个成熟的演员类的节目。其实刚刚做这个节目之前,台里2/3都反对的原因就是这个,都认为国外都没有一档成功的类似节目,国内不可能成功的;而且对于表演,大家的评判也不一致。但如果国外有一样的题材,这个模式就不一定卖得出去了。
湖南卫视创新研发中心主任罗昕
湖南卫视创新研发中心主任罗昕也介绍说,“《声临其境》也是湖南卫视真正原创的作品,这个原创作品是关注配音的分众领域。这个领域对于整个市场来说应该是一个小众化的尝试,怎么样能够把它做出大众的角度,这个可能是我们探讨的。《声入人心》同样也是,它进行了美声的尝试。”
“中国不缺好的创意人跟好的团队,但缺少一种把经验化成标准化的能力。”SMG互联网节目中心副主任孙侃表示。中国电视人20年间把很多国外成熟模式买完了。现阶段,尹晓葳觉得“共研”是我们到现在为止最好的方式。
韩国的模式,无论在亚洲地区还是欧美主流地区,都取得了很好的反向。对于韩国模式,尹晓葳认为它是真正扎扎实实的消化过欧美模式的方法论,以及亲自去实践过欧美最经典的节目模式,从里到外本土化。她认为韩国市场跟中国市场经历的阵痛是一样的。
Endemol Shine中国区董事总经理陈伟文还补充说,在做文化输出的时候,不仅仅是模式,也可以是一些元素,或是一些衍生,这些其实都是文化输出的重点。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