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浦江头条

70周年,你不知道的上海丨交大老同志:解放后同学归心似箭

澎湃新闻记者 臧鸣

2019-05-24 16:00  来源:澎湃新闻

《思源·激流》出版首发式暨纪念上海解放70周年座谈会。  本文图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臧鸣 图
5月24日,上海交通大学举行《思源·激流》出版首发式暨纪念上海解放70周年座谈会。
《思源·激流》收录了27位在交大求学及从事革命工作的中共地下党员校友的口述回忆。当天,亲历上海解放、新中国建设和改革开放的上海交通大学地下党老同志重返母校,回顾他们在交大学习和参加革命斗争的鲜活故事,分享他们在社会主义建设、改革事业当中奋斗不已的峥嵘岁月。
1948级电信管理系校友、共和国早期雷达部队参加者、国防科技大学教授李均(左),1946级化学系校友、原上海感光胶片厂副厂长李菊(右)
上海交通大学1948级水利工程系校友、建国初参加过治淮工程的吴沈钏
他们当中有1946级化学系校友、原上海感光胶片厂副厂长李菊,1947级造船工程系校友、上海交大原副校长孟树模,1948级电信管理系校友、共和国早期雷达部队参加者、国防科技大学教授李均,1948级电信管理系校友、上海交大宣传部原部长曹子真,1948级水利工程系校友、建国初参加过治淮工程的吴沈钏等。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了!同学们都归心似箭,从四面八方赶回学校。虽然只离开了一个月时间,校园却已经满目疮痍。最令人发指的是,敌人在临逃跑前杀害了我们两位同学:穆汉祥和史霄雯。这两位都是毕业班的同学,都像老大哥似的对待我们。穆汉祥还是我们电信管理系的,很幽默,总爱和我们开玩笑。他们很聪明、很能干,正是大有作为的时候,可是就这样活生生地被残杀了。我们把他们安葬在大草坪南面,也就是现在的烈士墓中。” 李均回忆道。
李均表示,这事对我影响极为深远,可以说是终生的。每当我因工作需要而牺牲假日时,只要想想他们已经为革命牺牲了整个一生,就会毫无怨;每当我为个人利益而烦恼时,只要想想他们已经为革命利益而慷慨地抛弃了头颅、洒尽了鲜血,就会觉得很惭愧。
吴沈钏回忆道,“学生联谊会还办了‘每日新闻社’,主要任务是通过大字报、广播的形式向校内外报道解放战争的每日最新进展。消息来源是学生会组织同学利用晚上秘密收听记录的新华社电讯、当地的外国和国内的报纸,如《字林西报》《大公报》等。”
回忆起“四二六”大逮捕,吴沈钏记得,“1949年4月26日半夜,我在睡梦中突然听到枪声,接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国民党军队从一辆装甲车撞开的后校门冲进校园,包围了各个宿舍,当时在工程馆顶上瞭望的同学看到一群士兵从东而来,以为是西撤,来不及反应敲钟报警。我当时在西斋宿舍,外面走道已被封锁,等到天亮,特务到房间一一核对‘黑名单’,我们166室没有一人被抓,有的同学躲在小河边的草丛里,有的躲在工程馆后的大烟囱底部,都没有被抓住。事后才知道敌人带来的‘黑名单’中,交大有108人。最终被捕的交大有56人,其中包括严祖礽、魏瑚等学生会著名人物。”
吴沈钏在回忆上海解放时提及,“5月27日,上海解放,我兴奋地赶到学校,但校内人很少,我们在校内露宿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有大量解放军进驻学校,学生也纷纷回校。解放军的严明的纪律、朴素的衣着、艰苦的作风,给市民以全新的感受,激发起人们无限的敬意和感谢,接着,全市人民都沉浸在庆祝解放,迎接新中国的热烈场面中。”
座谈会上,还首次播放了交大师生欢庆上海解放的珍贵视频。
这些视频来源于上海市音像资料馆,其中有1949年6月1日陈毅市长到交大参加“上海各界青年纪念‘五卅’大会”并发表演说、交大师生扭秧歌庆祝上海解放游行等,形象展现了交大师生对新中国的衷心拥护,充分体现了党对高等教育和青年学生工作的高度重视。
史霄雯烈士的化学实验报告和日记
现场还展示了交大档案馆馆藏的上海解放前后革命文物文献。其中包括交大英烈穆汉祥、史霄雯烈士生前用物、陈毅市长签发的校务委员会委员张立秉的任命状、1949年上海解放后中国人民解放军接管交大的两个“一号令”原件、参加我国第一支雷达兵的交大学生名单等。
责任编辑:郑浩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