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专栏

壮怀南洋:来自顾维钧母校的激越

王泠一

2019-05-04 11:48  来源:澎湃新闻

顾维钧,上海嘉定人;是百年老校上海市南洋中学的杰出校友,也是百年以来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外交家。他生于洋务运动兴起的一八八八年,早年就读嘉定乡贤于一八九六年兴办的南洋中学,后至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深造;归国后成为职业外交官。百年前他作为中国代表之一赴法国参加结束一战的巴黎和会,为山东的归属问题据理力争。面对损害中国主权的所谓和约,中国代表团最终拒签。他在日记中这样写道:“这天清晨,我驱车缓缓行驶在黎明的晨曦中,我觉得一切都是那样黯淡——那天色、那树影、那沉寂的街道。我暗自想象着和会闭幕典礼的盛况,想象着和会代表们看到中国代表座席上空荡无人时,将会怎样的惊异和激动。中国的缺席必将使和会、甚至使整个世界,为之震动。”
面朝滨江的南洋中学大门
巴黎和会相关屈辱的消息传回国内,在北京、在上海、在山东等地就爆发了火山般的五四运动。五四运动的伟大意义,毛泽东主席早就指出:“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做好了组织上、思想上的准备。”我后来选择了就读复旦大学历史系,本科的最后一个学期恰逢五四运动也是巴黎和会七十年。当年,还是青年教师的民国外交史专家石源华给我们详细讲述了顾维钧的抗争,让我们知道了爱国者的细节和无奈。当时,海峡两岸的历史学界也开始交流。来自台北的教授们都赞赏大陆拍摄的影片《血战台儿庄》,第一次正面反映了抗战的正面战场;他们还希望不久能够拍摄出正面反映顾维钧在巴黎和会上抗争的影片,因为很多外交档案已经公开了。
十年后,中美联合摄制的该主题影片《我的一九一九》首先在上海试映,陈道明扮演的顾维钧英姿挺拔、慷慨激越!“中国人不能失去山东!就像犹太人不能失去耶路撒冷!”这台词我至今记忆犹新。邀请我在上海影城贵宾厅观摩这部电影的是出品人之一的杨雪兰女士,她是顾维钧的养女,也是当年在美杰出华人非政府组织“纽约百人会”的领袖。那时,唐德刚教授倾心整理的口述史料《顾维钧回忆录》英文版已经问世,这是民国外交档案的珍贵遗产。回忆录中有一个细节,一九四九年五月顾维钧离开大陆时,座机特地在嘉定和南洋中学上空绕了一圈。紧接着,顾维钧的别离诗只有一句:白云底下是故乡,故国将离感慨多……在影片、回忆录以及顾维钧的传记,时隔半个世纪回到家乡之际,杨雪兰和唐德刚都曾询问我的感想。而我在深思熟虑之后,就续写为:
白云底下是故乡,
故国将离感慨多。
感慨多,多感慨;
多少感慨尽沧桑。
尽沧桑,沧桑尽;
沧桑已逝扬子江。
扬子江,扬子江;
奔流到海,
依稀是故乡!

需要说明的是:顾维钧时代的旧中国,不仅深刻地体现了弱国无外交的惨烈真理,而且外交官们的性命也得不到保障。一九四二年,当时中国驻菲律宾的杨光泩、卓还来、朱少屏、莫介恩、姚竹修、萧东明、杨庆寿、卢秉枢、王恭玮九位外交使节,身陷异域绝境,仍坚守民族气节,在日军屠刀下拒不屈服,最终惨遭日军杀害。一九四七年七月,他们的忠骸由专机运抵南京,同年九月安葬于菊花台。这杨光泩就是杨雪兰的生父,他殉国时女儿只有七岁。而朱少屏,则是南洋中学的首届毕业生校友。他,一八八二年出生于上海,毕业后曾在南洋中学任教。辛亥革命之后,他还曾应孙中山的邀请出任过南京总统府秘书。五四前夕的留法勤工俭学运动,从上海发端,朱少屏倾力相扶,帮陈毅等热血青年订购了船票,并集资提供资助。朱少屏也是同盟会的元老,但不屑于荣华富贵。在五四运动期间,朱少屏给予南洋中学的爱国学子以积极的声援。
南洋中学校园内的英烈雕塑
从一九九九年开始,南洋中学的学子和老师每年都会在五四纪念日前夕,去南京菊花台祭奠他们的烈士校友。年年参与祭奠活动的副校长李瑾告诉我:二十年前,她作为一名年轻的班主任,很荣幸地成为第一批赴南京的带队教师;如今,随着时间推移,每一年这项工作的意义逐渐清晰,就是不断思考“如何把民族英烈的祭奠仪式教育,扎根于青年教师、年轻学生的心里”;那就是南洋中学一直倡导的家国情怀的落实点——“业”,即学业、家业、事业,由此才能成就中国梦的伟业,把自己宝贵的青春以及今后的岁月奉献于公、报效于国。我为此写了祭辞:
滨江魂
菊花台,菊花台
多少英雄在此台
九先烈,舍小家
当年甘将热血洒
从容处,那松柏
精忠报国常盈怀
二十年,正芳华
祭奠英魂有吾辈
石磨崖,鲜青苔
日月光华一代代
新生代,诗如画
南洋学子尽韶华

这祭辞,应该能够告慰南洋先烈了。而关于顾维钧校友,南洋中学还专门建筑了维钧堂。南洋中学陈宏观校长告诉我:这是个二百座的特设礼堂,也叫南洋高中报告厅,是每年学校召开学代会以及五四纪念日前夕举行团代会的地方。我去过维钧堂,庄严肃穆,每每能让学子感怀家国。今年五四,高一五班的陈偲同学就告诉我:弱国无外交,百年前的校友顾维钧发出的中国声音,被无情淹没、消失在巴黎空中,他只能以拒签来传递中国愤慨的态度;百年来,中国发奋图强,已经开始站上世界的舞台,发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呼声,向世界提供中国方案;我们相信,再到新中国成立百年之际,我们一定能真正站在舞台中央、书写大同篇章!
今年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庆典前夕,南洋学子再度赴南京菊花台祭奠烈士校友朱少屏
说得真好!青春,正是担当的如诗年华啊。正如在纪念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向当代青年发出新的动员——“积极拥抱新时代、奋进新时代,让青春在为祖国、为人民、为民族、为人类的奉献中焕发出更加绚丽的光彩”!
值得一提的是:五四运动同年的三月一日,处于日本殖民状态的朝鲜王朝首都汉城,朝鲜半岛独立复国事业的志士们集结抗争但遭到残酷镇压。他们被迫流亡中国,和中国人民一起展开了艰苦卓越的追求独立的反殖民斗争。但与此同时,被日本侵略者囚禁的朝鲜末代国王在威胁下否定了派出密使前往巴黎和会之事。朝鲜密使为自证清白拿出血书,仍然未获得西方列强代表包括东道主法国外长的同情,最后愤然自杀以企唤醒民众。当年中国北洋政府虽派出了顾维钧等出色的外交官,但也是再次证明弱国无外交;作为一战的战胜国,中国在山东的权益居然从战败国德国手中“移交”给日本,而朝鲜半岛自此彻底被日本所吞并所奴役!
百年前汉城的三一运动,并没有丝毫改善朝鲜的国运;当年的越南也正是法国总督残酷管制下的殖民地。而朝鲜、中国和越南,都被列宁称之为东方被压迫民族的代表。然而,总会有率先觉醒!这就好比一个曾经辉煌的英雄,本来已经甘于沉沦和走向暮年,但当他听到唤醒自己青春的激越歌声时,再度满血复活奋起仗剑抗争。这歌声,就是如今已是一百年的五四运动,这英雄就是中华民族!
今天,意气风发的中华民族在中国共产党和习近平总书记的领导下,不仅建设着奔向“两个百年”的伟大祖国,而且在国际舞台的中央担当着捍卫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大国责任。所以说:列强还是那些列强,中国已不是那个中国。
(作者为上海社会科学院上海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
责任编辑:顾明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