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直击现场

23岁男子杀害继母一家5口,曾与继母儿子合伙开店并生矛盾

澎湃新闻记者 彭渝

2019-04-26 07:02  来源:澎湃新闻

4月20日下午,安庆怀宁范家“出了事”:范生23岁的儿子范君打电话告诉远在青海的父亲,自己把异父异母的哥哥葛磊“给捅了”。
葛磊是范君继母范萍与前夫所生的孩子。十多年前,范君生母病故,其父范生带着一儿一女与范萍重组家庭。范萍亲生的一对儿女则留给前夫。
当晚,听闻“捅人”消息的葛磊堂哥来到葛磊在安庆的住处,噩耗传来:范君杀害的不仅是33岁的葛磊,还有50岁的继母范萍以及葛磊30岁的妻子、11岁的儿子和1岁的女儿。
“我一个人失去6个亲人。”53岁的范生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再婚后,他把范萍与前夫所生的儿子葛磊和女儿视为己出,还借了一些钱投资葛磊开的麻辣烫店,又让自己的儿子范君帮忙打理。
只是没想到,兄弟俩合伙开店让这个重组家庭内部纠葛更为复杂,最终给了范生沉痛一击。据官方通报,当地110于4月20日晚8时许接警,命案发生后,21日7时许,犯罪嫌疑人范君在亳州归案,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当地检方已派员提前介入,引导侦查。
范君经营的麻辣烫店,店内被打扫干净,案发后暂未营业。澎湃新闻记者 彭瑜 图 
告知父亲“捅人”
4月19日,范萍还住在自己的亲生儿子葛磊家。按照计划,第二天她就要离开安庆前往青海,和丈夫范生一起操持在当地的生意。这天上午,范君和远在青海的父亲说,他要送点东西去葛磊家,给继母范萍买了水果,给葛磊家两个孩子买了一箱奶。
20日中午12点,一直联系不上妻子的范生又找到了儿子范君,想让他再去看看,范君称在做生意暂时没空前去。当天下午,范君向父亲坦言“把磊磊捅了”,不肯再多说什么。
范生称,儿子知道他有高血压,又在青海海拔较高的地方生活,怕他有什么不测,就让青海的姐姐去找父亲。确认父亲跟姐姐汇合后,范君与两人取得联系,一直哭,什么也不说,此后关机,范生再没能再联系上他。
“他(视频通话)见到我,我第一句话就说,‘你把磊磊捅成什么样子了,不管捅成什么样子,都是犯法的,你赶快投案自首,赶快赶快’,我几乎是求他,就是没跪下来。” 范生说。
另一边,距离安庆市50公里左右的怀宁县,范君大伯在20日下午4点接到弟弟范生的电话,得知侄儿闯下大祸,急忙骑上电瓶车准备前往安庆市里。
骑到半道,范君的电话打来,说自己已经离开,叫大伯不要赶往安庆。面对大伯的询问和劝其自首,范君只说想等父亲回来。
返回家中的范君大伯又发动家族中的亲戚寻人,并辗转通知同样在焦急找人的葛家亲属。
当晚,葛磊的堂哥赶到葛磊在安庆的住处。葛磊家门关着,堂哥在门前呼唤及按门铃均无人回应,陪其前来寻人的同学把门打开,伴随血腥味而来的是一桩灭门惨案。
葛磊家所在楼下拉起了警戒线。澎湃新闻记者 彭瑜 图
合伙开店产生矛盾
案发后,这个重组家庭的内部关系遭外界议论。有传闻称,范萍因为太过偏心亲生儿子葛磊,惹继子范君不满,但该说法被葛磊的亲属否认。
“(偏心)不存在的。” 葛磊的亲属向澎湃新闻介绍,范萍再婚后,葛磊及其妹妹与亲生父亲一起生活,范萍将当时只有十来岁的范君“从小养到大;在与范父结婚12年中,范家人还算认可范萍,没有说过她什么不好;并且范萍与范生一起经营生意,很难私下挪钱给葛磊。
葛磊妻子的亲属也称,范萍是对儿子葛磊很好,但和继子范君在一起时,也不觉得她苛待范君或听说两人间有什么大矛盾。
对于妻子是否有所偏心,53岁的范生表示“都是我的亲人”,回避了这一问题。
他还多次用“很好”形容自己与葛磊的关系。范生称,尽管范萍的两个孩子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但他都看做是自己的孩子。
范生回忆,2017年,葛磊想要加盟一家麻辣烫店,找好了店铺,钱不够,打电话叫他也投资入股。他借钱入股后,让范君参与打理,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这样合伙开起麻辣烫店。
澎湃新闻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发现,葛磊、范君二人合开的这家麻辣烫店成立日期为2017年5月8日,组成形式为个体经营,经营者为葛磊,无变更信息。
不知何故,2018年,葛磊不想继续经营麻辣烫店,称要把店铺以7万元的价格转给他人。范生说,店铺没人要的情况下,他以3.5万元的价格接手,由范君一人打理。
范君大伯称,因经营者姓名未变更,该麻辣烫店的加盟总部还是直接与葛磊联系,其中有些经济往来让范君不满,和葛磊产生了些矛盾。
大伯还透露,范萍倾向于让亲生儿子葛磊经营此店。2018年下半年,范君与他见面时,曾给其看过范萍针对开店所说的一些言辞过激的视频。
“矛盾太复杂了。”范君大伯告诉澎湃新闻,范萍嫁给范生后,夫妻俩感情不错,就是范萍对亲生儿子的关照,让范君有些不舒服。
初中念完就进入社会做小生意的葛磊“脱离”麻辣烫店后,于今年1月在所住小区附近开了一家淮南牛肉汤店,与妻子一起操持。店开了一个多月,业绩不佳,此后转手给他人。
葛磊亲属说,葛磊夫妇2008年结婚,两人第一套房是用打工挣的钱买下的。后来夫妻俩卖掉第一套房,首付30万买下第二套房,也就是现在的住处,剩余的钱本打算慢慢还贷。
丧母的“流浪少年”
范家人所在的村子的农田大多被人承包,年轻人外出打工做生意,村中多是60岁以上的老人。因为村内大多数人都姓范,宗族关系紧密,同村人之间也较为熟络。
范君的大伯和二伯称,范君的亲生母亲2006年因病亡故,当时范君10岁。一年后,范君的父亲娶了现任妻子范萍,二人此后前往外地做生意,范君先后寄居在姑姑家、舅舅家。初中未毕业,范君就外出打工,曾有较长一段时间与父亲、继母在青海做生意,2017年才回到安庆经营麻辣烫店。
“流浪这么多年。”范君的二伯称,范君曾在他身边待了一年,他认为这个侄子性格挺好,不算是偏激的人。至于范君性格有什么缺点,范君大伯坦言,侄儿有些犟,有时候受父母管教不服气时会说出自己的看法,但也称不上特别叛逆。
范君大伯称,范生和范萍结婚12年,范家人对其评价不差。尽管范萍与范君关系不算特别亲热,范萍也会口头教育范君,但没听说两人产生大矛盾。今年春节,范生和范萍回家过年,范君也一直“娘长娘短的”,还会帮家里做些事情。
范君的父亲范生在家排行第四。其大哥的房子建在村道边,老二老三在大哥房屋后相邻而住,再沿着小道往里走,上了一个小坡,就是范生的家。
范生家呈L型,正对小路的是其家人一直生活的老房子,侧面是其新装修的房子。澎湃新闻记者 彭渝 图
这栋呈“L”型的两层土房分为两部分。正对小道的是老房子,见证了范生的两次婚姻和范君的成长。侧面的房子是去年新装修的,范生借了一些钱,总共花了几十万,计划装修过后范生和范萍住新房一楼,新房二楼给范君作为婚房,老房子用作厨房和放置杂物。
范君的大伯称,春节过后,范生回青海做生意,范萍因为身体不舒服一直住在这里,3月才离开怀宁去亲生儿子葛磊家帮忙带孩子。
4月22日,范君归案第二天,他被警方押回老家。没有进自己家,只站在大伯家前,让工作人员拍了几张照。
范君归案后,曾被带到大伯屋前的空地拍照。大伯称其一直哭并下跪。澎湃新闻记者 彭渝 图
范君大伯记得,那天他和妻子被拦着,没能与侄儿说上话。范君看到他们夫妇,喊着“大伯”“大妈”,一直哭,还跪了下来。二十分钟左右,范君被带走。
4月23日,范生回到村里,总是哭,脸上很憔悴。和大哥大嫂一起吃饭时,范生胃口不好,只吃了半碗。他在大哥家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上5点半就出门为儿子找律师。
当被问到范生是否有回家看过之后,范生大哥称,“钥匙在他老婆手里”。
(文中人物范生、范君、范萍、葛磊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陈绪厚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