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私家地理

临冬城非一日建成——权游北爱尔兰取景地背后的故事(一)

钱成熙

2019-04-24 19:46  来源:澎湃新闻

让我们在壁炉边坐好,把故事从头说起,从最开始的那个故事说起,说一说在那维斯特洛大陆酷寒荒凉的北国,那座伫立了八千年的临冬城的故事。毕竟,冬天就要来了。
临冬城是如何建成
2005年,坐落在北爱尔兰唐郡的一座城堡——沃德城堡(Castle Ward),收到了一封来自美国的电视频道HBO的邮件,对方在信里说,HBO正在为一部筹拍中的古装剧集寻找拍摄地点,他们需要一个既有森林,也有城堡的地方,觉得沃德城堡不错,想来看看。
这让沃德城堡十分吃惊。沃德城堡是一处建于18世纪的大宅,目前由英国的国家信托管理。这座大宅在建筑上十分有特色,一半是哥特式,一半是新古典主义式样,加上附近如透纳风景画般的风景:草地、湖岸…… 城堡成了北爱尔兰的热门景点之一。不过,HBO却不是为了这座大宅而来,他们感兴趣的,是与大宅同在一座庄园,建于稍早的16世纪的望楼。
真实世界里的“临冬城”——沃德城堡中的一座望楼 本文图除电视剧截图外均为 钱成熙 摄
几番交涉之后,HBO的人终于要来了。城堡方面热心地为他们准备了方向指南和抵达攻略,要来这里很容易,从贝尔法斯特开车只有四十分钟。然而他们发现——当天HBO的三个人是坐着直升机,从贝尔法斯特飞来的。
直到2010年,HBO正式开始《权力的游戏》的拍摄,前后花了将近5年时间,沃德城堡才同意了电视台在此取景。这座望楼以及它的附属建筑,成了《权力的游戏》第一季中临冬城的取景地,也是《权力的游戏》的第一个拍摄地。从搭景到拍摄,剧组总共在此停留了六个月时间。有趣的是,2009年HBO拍摄了《权力的游戏》的试播集,剧中临冬城在苏格兰的杜恩城堡取景。但试播集从未播出,在2011年正式播出的版本中,所有临冬城的场景都是2010年在沃德城堡拍摄的。
剧中临冬城第一次出现时的情景 电视剧截图
那个时候故事才刚刚开始,谁会预料到这部电视剧未来在全球范围内的巨大成功呢?无论如何,如今的“临冬城城主”威廉“爵士”(Ser William)对此很骄傲,“最早,可是他们来找我们的。”
威廉的真正身份,是沃德城堡的导览主管,全名是威廉·凡·德·凯尔斯(William van der Kells)。不过,我这次北爱尔兰之行的导游Dee却坚持称他为“真正的临冬城城主”,Lord of Winterfell。“每次我见到威廉,他总是穿着他那些《权力的游戏》里的戏服。有一次我开车经过沃德城堡,突然见到路边有个人,拎着一只超大的Tesco购物袋,正举着手搭车。我开了过去,突然觉得,他看上去有点像城主,但他穿着现代服装,我不敢确认。于是我停车打电话给他,‘威廉,我在路上看到一个人在搭车,很像你,是你么?’,他回答我: ‘你看到我,居然停都不停就开过去了!’”
威廉每天身穿“权力的游戏”的服装,为游客讲解拍摄地
据威廉告诉我,他天天这样打扮已经4年了。这一天,他身穿一件皮衣,我们也披上北境人斗篷,穿过门楼,正式进入临冬城。
在电视剧的第一季第一集里,我们第一次看到了临冬城,见到一片绿色丘陵上的城墙和圆塔;见到尚且完好无损、其乐融融的史塔克一家——在几个哥哥的教导下练习射箭的小布兰、偷偷使坏的艾莉亚、城楼上观看的史塔克夫妇;最后,我们还通过艾莉亚的眼睛,看到了临冬城壮观的全貌。
国王劳勃的车驾进入临冬城 电视剧截图
如果你期待在这里见到和剧里一样的临冬城,可能要使用一些想象力。本身只是一座小望楼的临冬城原型,比剧里的规模要小不少。CGI特效为它加上了高大的塔楼与城墙,包括后来布兰攀爬并不小心窥见詹姆与瑟曦偷情的那座塔楼,CGI将它大大增高,并且创造了窗户,从那里,布兰被詹姆一把推下,“我为爱能做的事。”
“我为爱能做的事”,场景是特效制作 电视剧截图
威廉则对一个改动有些耿耿于怀,“有一间农舍,我们本来用它来准备宴会,HBO来了以后,居然将它改成了一个妓院——就是小恶魔第一次出现的那个妓院。”
尽管变化很大,但我们还是一眼认出临冬城的门楼、校场、曾经打造出艾莉亚的“缝衣针”的铁匠铺,和曾被改成妓院的农舍,这让我们兴奋。临冬城中央的校场,也是席恩•葛雷乔伊背信弃义地攻进临冬城后,为表示对亲爹的忠诚,而将罗德利克爵士斩首的地方。现在,大家都在这里玩斩首游戏,而校场一角则搭起帐篷,在那里你可以享用一番中世纪风格的宴会,就像劳勃在抵达临冬城第一晚那样:桌子中间点着粗壮的蜡烛,男女“仆人”穿梭其间,见杯子一空就给你满斟上啤酒,面包和大块黄油被放在木板上,任人取用,主食嘛,则要看主人们今天打猎的收获了,或是野猪肉,或是鹿肉。
我还在校场上试了试射箭,这里用的也是剧里的长弓,拉满弓,想起雪诺嘱咐小布兰的话,“别想太多。”一箭射出,还是像布兰一样,把箭射到了靶子外。
布兰在校场射箭 电视剧截图
威廉在同一个校场为我们演示如何像中世纪人那样射箭 
临冬城有两位特别的居民,你一定要见一见。它们就是奥丁和托尔——也许你更熟悉它们的另一个名字——“夏天(Summer)和灰风(Grey Wind)。没错,它俩就是雪诺在北境森林中发现的那六只小冰原狼中的两只,一只属于布兰,一只则属于罗柏。雪诺将小小的夏天抱起来,放入同样小小的布兰怀中的场景,曾融化了多少屏幕前观众的心?
小奶狗奥丁饰演夏天,躲在布兰怀里 电视剧截图
现实生活中的冰原狼早已在一万年前灭绝,而奥丁和托尔当然也不是狼,它们是北方因纽特犬,因为有着与狼相似的外形,而被挑中在第一集中饰演小奶狼。而此后的成年冰原狼由于拥有远大于狗和狼的体形,都不是真“狼”,而由CGI制作完成。
住在当地的三兄弟威廉、罗斯和凯兰是奥丁和托尔的主人,他们也参加了《权力的游戏》的演出,比如第七季中,他们扮演了在冰湖上与雪诺一行对峙的异鬼。而两只狗此后便不再演戏,专心享受生活。不过嘛,在沃德城堡于2015年正式开始“权力的游戏”主题游览后,它俩也时不时要和主人出来接见一下游客,握握手,合合影。呵,大明星的生活就是这样无聊。
现在,它俩长得威风凛凛。(左 托尔, 右 奥丁)
当然,如果你格外讨它们喜欢,狗狗也会对你报以微笑,施以亲吻——就像对我一样。
HBO不止在望楼一处取景,庄园里有秀丽的青草坡,草坡下斯特兰福德潟湖(Strangford Lough)湖水碧蓝如梦,它可是英伦三岛中最大的潟湖。湖畔的一棵大树下,是罗柏和泰莉莎秘密结婚的所在。大草坡顶端有一座堡垒废墟,HBO在此拍摄了孪河城(特效为其多复制了一座堡垒)的一些场景:少狼主罗柏和母后凯特琳·徒利在此与城中侯爵瓦德.佛雷协商婚事,罗柏将迎娶瓦德的一位女儿。“红色婚礼”的丧钟,就在此敲响。跟着城堡提供的徒步或骑行路线,在这座广袤的庄园里多走一走吧,你应该能找到不少熟悉的的场景。
能认出这座废墟么?
湖风景如画,罗柏曾在湖畔扎营
威廉身后便是见证了罗柏和泰莉莎婚礼的那棵大树
城外的小酒馆Cuan虽然不是拍摄地,但如果作为《权力的游戏》的忠粉,你也得去那里看看。拍摄第一季时,尚未成为大明星的奈德、艾莉亚等人,常去那里吃饭和小住。因此,如今 Cuan也推出了“权力的游戏”主题晚宴。晚宴上,我可没舍得破坏盘子上那用糖画出来的冰原狼。
我可舍不得破坏史塔克家的家徽
在这个春寒料峭的下午,我注意到一车车的游客不断来到临冬城,他们乘坐的大巴上不少写着“权力的游戏”的字样。威廉告诉我们,电视剧为沃德城堡带来了源源不断,不断增长的客流。占游客数量第一的是英国人,其次是美国人,第三位则是印度游客,“顺便说一句,他们的盗版下载量是全世界最大的”,威廉很是促狭地说。而来到临冬城的中国游客数量,已经排到了第四位。
导游Dee对此深有感触,她是土生土长的贝尔法斯特人,由于她成长时动荡的政治局势,“年轻时我以为自己活不过30岁。”但现在,她已经年过半百,导游事业正做得风生水起,我到达北爱尔兰的第二天,便是北爱和平协议签订的第21周年纪念日,“我以前做梦也想不到会有这么多外国游客来到北爱尔兰。《权力的游戏》对于我们就像《魔戒》之于新西兰。现在,到我们大放光彩的时候了。”
北境森林的雪
第一季第一集中的另一重要场景,可以说是奠定了整个故事走向的场景,就是电视剧一开头,守夜人在冰雪覆盖的北境森林中先是遇见了被异鬼杀害并摆成神秘造型的野人尸体,再遭遇了异鬼。这段让人记忆深刻的故事的取景地,是在剧里贝尔法斯特大约1小时车程的托利莫尔森林公园(Tollymore Forest Park)。
如果不是森林公园入口那座仿哥特式的门口,我一点都不会将托利莫尔森林和《权力的游戏》那阴森可怖的开头联系起来。剧中,这处位于长城外,属于野人领地的森林到处白雪皑皑,若有若无的雾弥散在四周,就如看不见但在迫近的威胁,那些仿佛千年都没长出过绿叶的树木以令人窒息的秩序排列着,树干伸向天空,周身长满荆棘,世界仿佛只有黑白二色。
剧中的托利莫尔森林 电视剧截图
但真实世界中的托利莫尔森林呢?红杉、橡树、云杉、雪松长得茂盛粗壮,尤其是这里的橡树,由于长得格外好,曾被大量采伐,用作泰坦尼克号上的舱房内饰。潺潺的Shimna河从这片深邃的、散发着清香的森林中流过,青苔铺满了河岸上的乱石。
托利莫尔森林风景优美,是当地人的后花园,他们常来此徒步、遛狗
北爱尔兰的气候其实并不严寒,冬天即便下雪,也很难出现剧中那样厚重的积雪。不过,我们在森林中的向导罗比告诉我们,HBO也不需要真的雪,“那样不好控制,比如拍完一组镜头,雪就乱七八糟,根本没法再恢复原样。”
因此,在2010年9月,HBO用了10个星期,在这里拍摄了开头不到5分钟的雪景。他们先是盖住地面,再覆上假雪,最后加上特效,才成就了我们在屏幕上看到的可怕的北境森林。
跟着罗比,我们走到了那令人毛骨悚然的野人尸体献祭地的拍摄点。那里还几乎保持着原样,长着一片山毛榉。不像森林里的其他常绿针叶植物,时值早春,山毛榉的绿叶尚未长出,枝衩如电视剧中一般光秃秃的。我们一行人披着北境的斗篷,黑压压地向山毛榉林中默然行走的场景,看上去本身就非常像正要去参加什么诡异邪教仪式的教众。
这片树林非常具有压迫感,下方便是野人尸体的摆放处
在林中一处天然形成的凹陷中,我们停下了,这里就是野人尸体被摆放成一圈吊诡形状的地方。罗比拿着一大本相册,逐一指给我们看当时每棵树的位置。突然,他指着我们的背后,大叫了一声,把我们吓了一跳。
“知道这是哪棵树么?这就是守夜人猛一回头,发现被钉死在树上的野人小姑娘瞪住的那棵树!”
电视剧一开头就摆出这么可怕的场景 电视剧截图
在当初摆尸体的凹坑中,罗比向我们指出树的方位
罗比向我们演示小女孩被钉死的位置
不过,在同一片森林中,HBO也拍摄了许多温馨的场景。雪诺和提利昂曾靠在树下休息聊天,不同的向导对雪诺当时到底靠的是哪棵树,意见还不太统一。向下沿着Shimna河,走到一处颇为古朴的石桥边,河水在这儿有些湍急,泛起了白沫。不用说,也许你已经猜到了,这里就是雪诺发现死去的母冰原狼,和六只小冰原狼的地方。
就是在这座桥下,雪诺发现了六只小冰原狼
责任编辑:徐颖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